正文 九百七十五章 击溃四怪【一更】

    “刚晋级准宙魂境不久,就已经拥有同时对抗我们四人的实力,这样的天赋和实力,不得不说太强了。”

    虽然心里不愿意承认,但四怪他们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脸色越发的狰狞。四个人同时联手都打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耻辱。

    “不要跟他浪费时间了,使用合体技。”金域一怪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便说出这句充满森冷的话,今天不管如何都要将易辰击毙在这里。

    “是!”听到金域一怪的话后,其他三怪同一时间行动起来,他们双手掐动法诀,魂力疯狂的顺着他们的经脉汹涌而出,劲风搅动起来。

    “合体技。”感受到他们凝聚出来的威势,易辰的双眼眯成锋芒状,他们的合体技非常强大,如果四人合一的话,便拥有宙魂境的修为。

    面对同境界的修者,易辰有非常的把握取胜,要是让他们合体成为宙魂境的话,要应对起来将会更加的困难。

    “绝对不能让他们使用合体技。”易辰牙根一咬,立刻做出这样的判断,而后便将目光锁定在四怪身上,一定要在他们使用合体技前阻止。

    “合体技!”使用合体技的话最怕的就是受到干扰,四怪他们经历过非常多的战斗,自然知道这一点,因此在此时他们同时发出喝声,快冲了上来。

    四人的距离在不断的缩短,要是碰撞在一起的话,便会在瞬间合体,易辰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合体,身形一闪迅朝四怪冲了过去。

    论度的话还没有多少人是他的对手,瞬间功夫他便来到了四怪的身前,腰间一扭,天陨重剑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他劈去。

    “不好。”劲风从前方传来,四怪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身躯一颤朝右边避开,险而又险的躲开易辰的攻击,继续朝前方跑去。

    “七品等魂技——天妖剑诀第一重!”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过,易辰紧握的天陨重剑释放出刺眼的光芒,劈出的瞬间一股恐怖的魂力汹涌而出,凝聚出一头巨妖,朝四怪冲击而去。

    本来以为避开易辰的第一次攻击,便能够非常顺利的合体,可四怪没有想到的是,易辰的反应竟然这么快,而且还在瞬间发动了技能攻击。

    “轰”没有反应过来的他直接就被击,霸道的力量将他给震飞出去,撞到几棵大树之后方才稳住身形,吐出一口鲜血,看起来许是狼狈。

    “老四。”金域一怪他们脸色无比的难看,合体技竟然就这样被阻止了,并且四怪还因此而受伤,当即他们释放出来的杀意更加的浓烈。

    “咻”易辰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身形一闪再度来到四怪的身旁,天陨重剑扫出,再度击四怪,沉闷的声响传出,霸道的力量直接就将他给扫飞出去。

    这两下攻击可不轻,四怪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气息也变得凌乱起来。

    “可恶怎么会这样。”一连串的攻击完全就将四怪打蒙了,他的脸色更加狰狞起来,被一位后辈打成这样对他来说是一种天大的耻辱。

    “先将你解决,再送你其他三位兄弟上路。”这对于易辰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提着天陨重剑再度冲了上来,逐个击破的话胜算会更大。

    “拦住他!”此时金域一怪它们已经反应了过来,同时喊出一道这样的话,调动魂力飞了过来,他们距离四怪很近,所以立刻就挡在他的身前。

    “杀!”三人同时联手发动攻击,三股魂力带着破空声从前方袭来,感受到劲风来袭的易辰双眼一眯,同时也调动魂力注入天陨重剑当。

    “八品下等魂技——天妖剑诀第三重!”双臂猛的一用力,当即天陨重剑朝前方劈出,恐怖的能量汹涌而出,凝聚出一把巨剑轰击在前方袭来的三股能量上面。

    “轰”震耳声响传出的瞬间,金域一怪他们释放出来的能量同时被撕开,化为一股能量消散在空气当,紧随着一股霸道的力量将他们和易辰同时震开出去。

    “要是这样战斗下去的话,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直接发动最强的攻击。”易辰感应了下体内的魂力,而后便快将天陨重剑收入到储物戒当,双脚猛的一踏地,再度冲上去。

    “岩浆之精!”这一次他并未发动魂技的攻击,双手快掐动法诀,当即五彩岩浆带着炙热的风浪顺着经脉涌出,在那恐怖的高温下空间被焚烧得扭曲起来。

    “是那个小鬼所拥有的奇特至宝。”感受到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恐怖威势之后,四怪他们眼神闪现出贪婪之色,同时也更加凝重起来。

    “杀”易辰身躯一颤迅朝他们冲去,并且岩浆之精在他的控制下朝四怪他们汹涌而去,瞬间便将他们笼罩在其。

    “保护老四。”四怪已经受伤,没有办法离开,所以为了保护他,金域一怪他们并未离开,同时调动魂力,围在四怪的周围,掐动法诀,三人同时使用魂力凝聚出一个护罩。

    “轰”当岩浆之精接触到那个护罩的时候,当即便有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在那番撞击之下,整个护罩都在颤抖。

    “你以为这个护罩保护得了你们吗?”易辰的脸上闪过异色,再度掐动出一个法诀,当即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温度猛烈了几分。

    “轰”在那恐怖温度的焚烧下,那护罩当即便出现了无数的裂痕,炙热的风浪搅动起来。

    “那股火焰太恐怖了,咱们如果合体的话才能扛得住。”金域二怪的脸色极度难看,道。

    “老四已经受了伤,咱们没有办法合体,按照这样发展下去的话,恐怕会直接把被那股火焰烧死。”金域一怪用充满凝重的语气道。

    “要是咱们离开的话老四会直接被那股火焰笼罩,咱们只能坚持在这里。”三怪摇了摇头,道。

    “想要在岩浆之精坚持一段时间,除非你们拥有宙魂境的修为。”听到他们的对话,易辰身躯一颤,当即岩浆之精释放出来的温度更加的恐怖。

    “轰!”在那股威势面前,就算是宙魂境都要非常凝重的对待,更别说他们只是准宙魂境,因此在那一瞬间,他们凝聚出来的魂力护罩当即被焚烧得碎裂开来。

    金域四怪他们都被岩浆之精笼罩在其,他们不断的催动魂力出来抵抗,但他们释放出来的魂力根本抵挡不了岩浆之精,在它的焚烧下那些魂力化成虚无。

    “啊!”全力催动的情况下,岩浆之精非常的恐怖,当即金域四怪他们的惨叫声便在空气回荡开来。

    要是他们合体成功的话,易辰想要取胜非常的困难,但现在他们只是准宙魂境而已,根本抵挡不住岩浆之精。

    “咻”在一旁观看易辰战斗的杀手少年,冷冷的眸间闪过异彩,目光紧盯着易辰释放出来的岩浆之精,面对那样的至宝,就算是他也难以抵挡得住诱惑。

    只是他此时非常的奇怪,当初在龙渊大陆的时候杀手少年曾经刺杀过易辰,所以对他的背景非常了解,那个小家族的人,不可能拥有强大的底蕴,易辰的至宝到底是从何而来?难道都是他自己通过一次次的机缘得到的吗?

    “快点使用传送阵离开!”如果继续逗留在这里的话,金域四怪他们绝对会被易辰干掉,所以他们从储物戒当拿出了刻画有传送阵的竹简,催动魂力注入其。

    “轰”刺眼的光芒在竹简当闪烁而起,一道道纹路从竹简当汹涌而出,在他们身前凝聚出一个传送法阵。

    “在一位魔鉴师的面前使用法阵,你们认为能够成功吗?”易辰的脸色非常平静,身躯一颤,调动魂力注入那个传送法阵当。

    身为一位魔鉴师,对于传送法阵的结构可是非常的了解,不需要纹盘和纹器的帮助,直接使用魂力改造那个阵法。

    “轰”只是瞬间的功夫,那个传送法阵传出用沉闷的声响,瞬间停止了流动。

    “传送法阵被破坏掉了。”金域四怪他们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跑。

    更加致命的是,易辰释放出来的火焰温度极度恐怖,他们如果继续逗留在这里的话,恐怕真的会被那股火焰活活连死。

    “大哥咱们一起出手,暂时将他的能量击散。”三怪喊出这句话。

    “只能放手一搏了。”金域一怪猛的一点头,随后三人便快行动起来,催动魂力在他们的双掌间凝聚。

    “开!”只是瞬间的功夫便凝聚完成,他们三人怒喝一声,双掌同时带着呼呼的风啸声朝前方击出,当即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岩浆之精暂时击散,一股霸道的力量从前方传来,易辰后退出几步。

    “快走。”这对于金域四怪他们来说是一个好机会,三人同时大喊一声,搀扶着四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