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星辰神王传唤

    c_t;虚空之上,瑶奚虚弱的半跪着,鲜血顺着她的指尖滴落在地面上,每一滴血都蕴含着庞大的能量,接触到几面的瞬间,化为一股能量朝四周震荡开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天地间,魂力的风暴肆虐,大地布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痕,一道道紫电在表面游走,四周的山峰皆是被夷为平地,满目苍夷。

    一道身影带着呼啸风声到此,他的模样尽是焦急,发现瑶奚之后,化为一道残影冲了过来。

    “辰儿。”瑶奚亦是感应到了对方,美目朝这边往来,发现来人是谁后,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那一句话似乎抽光了她所有的力量,摇摇欲坠的身体坠落下去。

    “母亲。”易辰加快速度,瞬间来到她的身旁,抓住瑶奚的手,调动魂力注入她的身体中去。

    “准神的魂力气息,你已经晋级到了准神之境。”瑶奚的魂力已经干涸,那道进入体内的魂力犹如甘霖一般,令她的兽魂重新焕发出生机,身躯的疼痛渐渐消失,人也精神了不少。

    “这应该感谢神母和神尊,不然的话我也无法抗住神劫。”易辰亦是感慨,这一切说来话长,一时间无法将事情的经过描述清楚,赶忙询问道:“易星呢?”

    “我极力阻拦千变神菩,将她打成重伤,奈何最后又来了两位准神,我竭尽全力方才将他们击退,可易星还是被炎族的人带走。”瑶奚咳嗽一声,话中尽是自责。(

    “母亲你已经尽力了,不必自责,只能怪炎族人太过于狡猾,咱们先回圣灵族,之后的事情再慢慢打算。”

    易辰他恨不得现在冲去炎族,将自己的儿子就回来,可现在形势并不允许他那样做,抱着瑶奚往圣灵族那边飞去。

    一场大战落幕,易辰晋级成为准神,自是可喜可贺,唯一遗憾便是易星被炎族人抓走,这让喜事徒增一层阴影。

    圣灵族议事厅内,易斯庆他们神情凛然的坐在椅子上,不大的议事厅已经挤满了人,重要的人皆已经到场。

    易辰坐在首位,丝毫没有晋级准神之后的喜悦,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要不咱们聚集五族的人,一起杀上炎族,将易星讨回来reads;。”张清率先打破议事厅的沉寂。

    “不妥,炎族神王已经恢复到至巅峰,我们当中无人能与他抗衡,况且还有黎火兽神他们虎视眈眈,轻举妄动唯有自取灭亡。”

    易辰睁开眼睛,身为父亲,他比所有人都渴望尽快将易星安全带回来。

    “那该怎么办?易星在炎族,恐怕不知道会受多少苦。”香蝶她两眼通红,自从知道易星被俘之后,她终日以泪洗面,受尽煎熬,一想到易星的处境,又忍不住落泪。

    “他们带走易星,目的是为了牵制我们,而不是想要加害,我们暂时不用担心易星的安全。”见到这般场景,易辰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只能说些让她宽心的话。

    “香蝶姐,易辰哥说得有道理,咱们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小娃她们在旁边安慰。

    “小娃,你们带香蝶下去休息,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讨论。”易辰挥了挥手,香蝶她们的情绪波动很大,在这里只会影响气氛。

    小娃她们点了点头,搀扶香蝶离开了议事厅。

    “星辰族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易辰总算能松一口气,将儿女私情先放在一边,开口询问道。

    “北冥兽王在你回来圣灵族之后,便全面收兵,当时几大古族反应很及时,没有太大的损失。”猴子汇报古族的情况,大家都松了口气。

    “我们都以为炎族是目前最强的一方势力,没想到北冥兽王才是最厉害的一个,凭一个人就能够拖住几大古族,看来咱们以前低估了他的实力。”焚天道。

    “而且他还隐藏得很深,要不是这一次突然发难,我们根本不知道他的深浅。”猴子道。

    “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外出,一直等到几位神王出关。”易辰道。

    众人皆是点头,天府联盟现在的力量还很薄弱,必须要等到几位神王苏醒,才能真正的有抗击炎族等势力的实力。

    “对了,星辰族的人来联系我的时候,特地让我转告你一件事情,星辰神王已经苏醒,只是还未恢复到巅峰,他让你去见他。”猴子转头朝易辰看来。

    “难道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与我相商?”易辰感到非常的疑惑。

    神王还在闭关期间,分秒都非常的重要,现在急于让易辰去见他,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他必须尽快去找星辰神王。

    易辰没有在议事厅待着,他只负责大局上的事情,一些繁琐的细事统统交给易斯庆他们去打理。

    “准备什么时候出发?”猴子和焚天跟了出来。

    “现在,你们也要跟着我一起去?”易辰询问道。

    “原本是有这样的打算,但我们必须将神殿和神尊的金棺带回来。”猴子说出这番话,语气中带着一丝伤感。

    “那你们去吧,我一个人去见星辰神王,小心点。”

    得知自己跟神尊来自同一脉之后,易辰对他们多了许多亲近感,原本彼此间的关系是伙伴,现在易辰已经完全将他们当成是亲人一般。

    “走吧死猴子。”焚天率先腾空而起,朝火域那边飞过去。

    “你个焚天,给我放尊重点,不然保证打到你屁股开花!”猴子不爽的声音响起,化为一道残影跟了上去。

    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开,易辰笑出声来。

    “有这样的伙伴真好,一路都不会寂寞。”一道声音从易辰的身后响起,炎斗鸣满脸疲惫的站在那里。

    “恢复得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易辰转头朝他看去。

    “一些小小的伤痛,还不至于将我击垮。”炎斗鸣走上前来,满脸愧疚,道:“易星的事情都怪我,是我轻信了炎武求,对不起。”

    “我能理解你,你不需要自责。”易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一切只能怪人心太过于复杂,咱们更应该感谢他这么快就露出了狰狞的爪牙,而不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叫咱们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