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血战(二十二)

    五悟准神的气息在此刻发挥到极致,源源不断的火力宛若烈焰一般缠绕在炎帝的长剑上。

    忽然间,他动了,在虚空中化为数道残影,瞬间来到易辰的身前,一剑带着奔雷之势朝他的脖子刺来,封喉之姿让人敬畏。

    易辰心中腾升起寒意,一悟准神的气息在此刻发挥到了极致,三米长的天陨重剑在他的控制下快速朝前方扫出。

    两把武器相交的瞬间,一股强绝的魂力从炎帝的长剑中喷涌而出,霸道的力量从前方袭来,易辰立刻往后方退开,虎口被震裂,剧烈的疼痛从双臂处传来。

    炎帝并未就此停手,又带着奔雷之势袭杀而来,长剑一旋,脱手而出,在虚空中一分为九,分别从九个方向朝易辰刺来,九个位置都是最为致命的部位。

    易辰立刻运转神武斩月诀,天陨重剑快速劈出,一次,两次,三次,接连九剑,一秒之间完成。

    九股恐怖的魂力从九个方向狂涌而出,与炎帝的九把剑撞击在一起。

    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而开。易辰他释放出来的魂力被击散,九把长剑攻势减缓,已不如先前那般凌厉,可蕴含在其中的力量依旧叫人畏惧。

    易辰腰间一扭,身躯快速旋转,往更高的地方飞去,九把长剑紧接而至。

    其中八把长剑长剑被躲开,另外一把在易辰的手臂上划出一条深可见骨的口子。

    缭绕在剑上的魂力同时沾染在伤口上,宛若烈焰一般燃烧起来,剧烈的疼痛让易辰额头冒出冷汗。

    立刻一挥手,魂力将伤口包裹住,将炎帝带有腐蚀性的魂力扑灭。

    “再尝尝这一招如何?”炎帝冷冷的话响起,快速结出一个法印,九把长剑在虚空中快速旋转,瞬间幻化出千把长剑,哗啦哗啦的劲风声在四周响起。

    凛冽的杀机叫人颤抖,众人都用骇然的目光望着炎帝。

    大家都知道炎帝的实力非常的强,只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出手,不知道他到底强到何种程度。

    如今从他的剑意中,能够感受到无穷的奥妙,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不管是在境界上还是对所使用魂技的领悟上,都超乎常人。

    “杀!”两道惊天杀机在炎帝的眸间闪过,他轻轻一挥手,数千把长剑直指易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易辰倍感沉重。

    易辰立刻运转罗相万千,身躯一颤,魂力狂涌而出,千道分身同时出现。

    “天象神藏诀!”易辰心里默念,一股血红色的能量从它的心脏处涌出,在他的身后凝聚成一道虚影,整个人的气势瞬间提升了百倍,包括他的上前道分身同样亦是如此,他已经被逼到不得不使用神诀来迎战的地步。

    神武斩月诀最强的一式在这个时候运转,上千道分身同时控制天陨重剑朝前方劈出。

    磅礴的魂力狂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迎了上去。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刺眼的光芒宛若星辰的神辉一般耀眼,狂猛的余威朝四周震荡开来。

    所有人在这一刹那眯起眼睛,心里尽是骇然,两位绝顶天才之间的战斗,威势竟然如此的恐怖。

    易辰从虚空中重重摔落,地面被踏出一个深坑来,嘴角溢出鲜血,整个人气息凌乱。

    他不敢保证炎帝方才那是不是最强的一击,只知道在方才的对抗中他稍逊一筹。

    待到虚空中的威势散去的时候,易辰抬头朝炎帝的方向望去,只见他一尘不染,安然无恙,与易辰的狼狈完全相反。

    “结束了。”一道冷冷的话在虚空中响起,炎帝身形一闪,立刻来到易辰的身前,手中的长剑指着他的脑袋,就好像是伟大的君王,高高在上望着自己卑微的臣子一般。

    “你以为真的已经结束了吗?”

    易辰的笑声响起,他突然间吐出一口精血,四周浮现出一道道阵纹,形成一个六芒星,立刻将易辰和炎帝困在其中。

    “那是什么东西?”一股恐怖的威势朝四周扩散开来,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六芒星之上。

    “那股威势是?”其中最为震惊的是黎火兽神,他的目光里尽是难以置信,道:“那是兽神封印的气息。”

    众人在此刻一愣,兽神封印乃是黎火兽神的秘技,从来不会传给任何人,为什么易辰会他的独门秘技?

    “不好。”炎帝的脸色一变,一脚踏地,身体腾空而起,想要退开。

    “哪里走!”易辰漠然一笑,又是喷出一口精血,它幻化成一对巨手,快速冲上前去抓住炎帝的双脚,将她拉了回来。

    “兽神封印!”易辰一只手快速朝炎帝的腹部拍去,六芒星图案迅速冲入他的身体当中。

    这一刻,炎帝他整个人释放出来的气势弱了下去,看起来颓废不堪。

    兽神封印最恐怖的地方,不单只是能封印住对方的修为,只要易辰愿意,动动手指头便能将他杀到。

    “已经结束了。”易辰漠然一笑,腾空而起,目光平静的盯着炎帝。

    “那你敢杀我吗?”炎帝他收回惊恐,淡漠的看着易辰,那样子丝毫无惧。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易辰感到非常的奇怪,这炎帝究竟是傲气使然,不肯低头,还是因为他还有其他后手。

    “小心!”焚天他的喊话突然间响起,易辰感觉身后传来凛冽的劲风,当即一个转身,天陨重剑劈出。

    那是炎帝的剑,还好焚天他反应得快,不然的话易辰恐怕得吃亏。

    “他中了兽神封印,应该不能控制自己的魂器了才对。”易辰极其的吃惊,目光锁定在炎帝的身上。

    “你敢杀我吗?”炎帝面带笑容看着易辰。

    “兽神封印,开启!”两道锐利的光芒在易辰的眸间闪过,他似乎已经猜测到了原因,当即掐动一个法诀。

    一道刺眼的光芒在炎帝的身体中闪烁,六芒星瞬间炸裂开来,炎帝的身体化为一股魂力朝四周震荡开来。

    “果然如我想象中那般,那只是分身。”易辰脸色微微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