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94.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血战(二十)

    c_t;“你仔细看好。[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xs.- ”

    神尊的话再度响起,而后一股恐怖的能量在天陨重剑上凝聚。

    与此同时,易辰感觉正有一股能量注入自己的脑海当中,各种各样的声音在他的脑海当中回‘荡’。

    那些正是天陨十八式的传承,对于易辰来说这无比的重要reads;。

    一般来说,接受传承便已经足矣,接下来便只需要漫长的时间去领悟。

    可单独修炼的话进程实在是太过于缓慢,要是有人演练一遍的话,将会事半功倍。

    所以他不敢多想其他的事情,紧紧的盯着神尊的一举一动。

    “神劫,竟然跟我开这样的玩笑,跟我自己战斗,可一点‘激’情都没有。”神尊他的笑声在那虚空中回‘荡’,这是站在象牙塔上寂寞的笑声,带着一种君临天下的笑声。

    由神劫凝聚出来的神尊虚影,在这一刻动了,一道道雷电在他的身体表面流动,‘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它突然间动了,凛冽的劲风在四周刮起,一剑带着开天辟地之威朝神尊轰击而来。

    神尊本人极其的镇定,站在原地不动,天陨重剑自身前一横,立刻挡在前方。

    “轰!”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神尊一动不动,反倒是神劫凝聚出来的神尊虚影被震退出去,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天陨十八式的‘精’髓在于最后一式,它是由十八式融成一式,一念生,造化天地,一念死,造就无穷炼狱。”

    神尊的话响起,而后一脚朝前方踏出,那片空间‘荡’漾起一阵阵的涟漪。

    一股恐怖到极点的能量在天陨重剑当中凝聚,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那并不是魂力的能量,而是一种庞大到极点的自然之力!

    天地都在颤抖,那股自然之力所到之处,贫瘠的地面冒出了‘花’草与树木,并且以疯狂的速度生长,快速朝四周蔓延开来。

    “这就是造化天地?”易辰非常震惊的看着这样的场景。

    不单只是他,飞羽他们同样都是如此,这样的场面看起来实在是太震撼了,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只是转瞬的功夫,方圆百里陷入一片盎然的生机中去reads;。

    一种易辰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意境在蔓延,这种感觉实在太过于奇妙了。

    “一念死,造就无穷炼狱。”

    又是一道声音从易辰的脑海当中响起,神尊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浩瀚的杀意疯狂的朝四周蔓延开来。

    这一刻,一股强烈到极点的吸力从天陨重剑当中渗透出来,方才生长出来的‘花’草树木,生命气息疯狂的被‘抽’走,全部都被天陨重剑吸收,瞬间便枯萎下去,方圆百里看起来,宛若来到了一个荒芜的世界。

    “杀!”一道漠然的喝声在天地间回‘荡’,神尊瞬间出手,天陨重剑带着凛冽的劲风朝前方劈出。

    一股易辰自从踏入修炼之道以来,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能量瞬间从天陨重剑里冲出,带着疯狂的杀意朝神劫凝聚出来的神尊虚影冲了过去。

    “轰!”在众多惊骇目光的注视下,那股能量击中神劫凝聚出来的神尊虚影。

    刹那间,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

    “哗啦!”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那道神尊的虚影立刻土崩瓦解,直接就被击散。

    神尊他凝聚出来的那股能量,并未消散,而是带着呼啸的风声,用最快的速度,朝虚空中的神劫中心冲了过去。

    “轰隆!”震耳‘欲’聋的声音在那虚空中回‘荡’,一道道威势朝四周震‘荡’开来。

    神劫在此刻变得不稳定起来,那个金‘色’的宫殿也瞬间被击散。

    “轰!”又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漫天的乌云还有恐怖的雷电之威,瞬间就被撕开,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所有的威势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一切的变化非常的快,并且也没有‘弄’出惊天动地的威势出来,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飞羽他们都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切,变得实在是太快了,当然更加让他们震惊的还是神尊他展现出来的实力reads;。

    “这就是远古时期强大无匹的神尊吗?”众人吞咽了下口水,道。

    当初他们听到猴子他们描述神尊有多么厉害的时候,他们完全不相信,因为神尊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遥远,并没有真正见过他展现自己的实力。

    如今当神尊出现在他面前,并且看到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时,众人都有一种恍若在梦中的感觉,这一切好像都来得太不真实了。

    “结束了。”易辰艰难的吞咽了下口水,然后问道:“你也快要消失了吗?”

    “我本来就是个已死之人,只不过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一些魂力,等候你的到来罢了。”神尊笑了起来,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易辰感到非常的不解,他很想让神尊告诉自己答案。

    “我还有最后几个安排,这些你以后就会明白,现在让你知道的话,只会害了你。”神尊耸了耸肩,道:“还能再借用你的身体一会吗?”

    “没问题。”易辰点了点头,道。

    神尊叹了口气,而后身形一闪,瞬间来到神母的身前,两人四目相对。

    “不准备对我说些什么?”神尊率先开口说话,只是神母一直都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好吧,当年是我做得实在太过份,你不原谅我其实也很正常。”神尊他的语气里有一些失望,但却笑了起来,道:“虽然不能听到我想要的答案,但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这一瞬间,易辰正感觉到神尊的能量正在逐渐的消散,他的其实正在逐渐的弱下去。

    两行清泪从神母的眸间滑落,忍不住道:“我从来都没有恨过你。”

    这一瞬间,神尊‘露’出一个笑容来,那是终于解脱的笑容,不再带有半点负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