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血战(六)

    c_t;六道神王虚影在虚空中一动不动,完全魂力宛若天陨流星般撞击在六道虚影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一道道裂痕浮现,阵纹好像灰尘一般在神王虚影表面脱落,顷刻之间,六道神王虚影便化为乌有。

    “不管用什么方法,什么样的手段,皆阻挡不了我们的步伐,就算神王亲临也不行,更别提一个小小的神王杀阵。众族人听令,与我一同杀入神殿,取姓易小子狗头。凡是在神殿里的人,一个不留!杀一个,奖励一本高级功法,取姓易小子狗头者,本长老收他为徒!”

    一位炎族长老嘶吼声在天地间回荡,这无疑是极其叫人振奋和疯狂的,不管是高级功法还是成为长老弟子,两者对他们都有致命的诱惑力,甚至不惜用自身性命去换取那等荣誉。

    炎族其实跟外界并无多少不同,同样有着地位高低之分,功法和修炼所用的必需品,都需要他们自己去争取得来,炎族不会平白无故分给他们。

    前来攻打神殿的炎族人,除了炎无言这些长老之外,大多数在炎族这个数十万人的大家族里默默无闻,在最底层里苦苦挣扎,他们都需要一个能够让人记住他们的机会。

    长老在他们的眼中是站在顶峰之上只能仰视的巨人,让他们看自己一眼都是一种奢求,成为他座下弟子一定能够轰动全族,甚至能让自己在修炼之途上越走越远,平步青云。(

    “杀啊!”

    同仇敌忾的怒吼声响彻九霄,他们盯着神殿的目光,就好像是看着一位脱光的倾城美女一般痴狂,密密麻麻宛若蚂蚁一般涌向神殿大门。

    大敌当前,神殿内部既听不到猴子张狂的喊叫声,亦听不到焚天慌乱的安排声,一切都安静得叫人感觉诡异。

    已经被功利冲昏了脑袋的炎族成员们,并未发现这致命的一点,更没有发现一个极难发现的细节。

    蕴含在天地之间的魂力,正以极慢的速度朝神殿上方凝聚,凭借修者敏感的感知能力,些许变化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这是在正常情况下,任何一位修者都能办到的,只是现在的情况却跟往日不同,他们精神高度紧张,注意力都集中在神殿上,哪里感应得到这等变化。

    “你们发现了吗?神殿有东西在吸收天地魂力,我已经感应到了魂力的异常流动。”方才那位激励炎族成员的长老似乎有所发现,面目凝重道。

    魔森等二十位准神强者同时朝魂力聚集之处望去,果然如那位长老所反映的一般。

    “莫非在这个危难关头,他们还有心情修炼不成?还是那个正在闭关中那个姓易的在吸收魂力?”

    玉海魔他们并不清楚神殿内部在发生些什么,纵使心中有着诸多猜测,亦没有将这个发现放在心上,外围和内部的阵法都已经被他们破坏掉,加上又没有神王到场,猴子他们实在没有威胁可言,将所有的心思放在对付他们的身上,解决掉他们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撤回来,撤,快撤回来!”

    岂料这个时候,炎无言突然间发疯一样的大声叫唤起来,引得魔森他们都投去不解的目光。

    “神殿大门已经被轰开,他们已经无路躲藏,紧要关头你要大家撤退放弃来之不易的机会?”不死神凤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眼见就能杀了易辰为万象巨龙报仇了,她哪能这般轻易的撤退,不要开玩笑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

    “莫要忘了,神殿有一个终极杀阵,当年阴位面与阳位面开战的死后,六位神王曾经一起联手启动过神殿中的终极杀阵,那滔天之威瞬间灭了阴位面近万高手,叫阴位面损失惨重,那翻江倒海,毁天灭地之威,即便隔了万年时间,我依然记忆犹新reads;。”

    炎无言此时是紧张和着急的,当年六位神王启动终极杀阵的时候,他有幸亲临现场观望,不单只是对终极杀阵的威力记忆深刻,连阵法启动的每一个神圣般的细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即便一提起阴阳位面的战争,叫人心里不舒服,但暂时抛开当年的恩怨不提,终极杀阵的确非常的厉害,我当年奉命进攻驻守在极乐崖的洪荒古族其中一支部队,当年遭到攻击的便是我所率领的那支部队,我虽然活了下来,但却身受重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就是阵法启动时所制造出来的威势。”

    魔森他的话,加上炎无言他所说的话,立刻便让白宇魔他们为之凝重起来,这么说来,这是神殿里终极杀阵要启动的节奏?

    “轰!”

    容不得他们去猜想,一道宛若惊雷般的声响震动九霄,一道白色光波似麦浪般带着凛冽的劲风朝四周缓缓震荡开来,快要踏入神殿的炎族成员集体被震飞。

    不死神凤的部下和魔森他们所率领的部下,即便还未踏入神殿百米范围,依旧逃脱不了那股威势的影响,均是被震退出去,不少成员吐出一口鲜血,用骇然目光望向神殿。

    一道刺眼极光从神殿中射向天际,接着又出现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

    耀眼之极,万里之内不见烈阳的光芒,尽数被那六道光柱的光辉所掩盖,声势之浩大,大地皆在颤抖,高耸入云的山峰被震落不少沙石,地面爬起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来。

    进攻戛然而止,数万成员停滞在那虚空中,用骇然的目光仰视着六道蕴含磅礴之威的光柱,他们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颤抖,六道能量就好像是六头来自于炼狱中叫他们难以抗衡的凶兽,又如九天神灵降世,他们险些忍不住在自己的族人面前,向那六股能量献上自己最虔诚又谦卑至极的膝盖。

    壮观至极的场面,唯有在那遥远得不能再遥远的远古时期才能一见,光只是那一股威势,便骇得他们背毛直立,滴落下豆大般的汗珠。

    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