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 北冥兽王的狙击

    c_t;“婆婆!”

    安若眼神中尽是哀求,其他人的事情她可以不管,但关于易辰的事情,她一定要出面。 {。-

    无奈龙婆态度极其强硬,不管安若如何央求,她都没有理会,转身离开。

    安若掐动法诀,试图用自己的魂力冲破阵法的束缚。

    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圆盘上的阵法,乃是当年神尊所布下的禁忌法阵,就算是神王境强者,也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才能破开,更不用说是安若。

    几分钟后,安若有些丧气的选择放弃,侧坐在圆盘上,一只手抓着衣领,轻咬红唇,道:“易辰,这一次,你可千万不能有事。”

    心,隐隐作痛,这种担心和无能为力的感觉,令安若又是委屈,又是自责。

    她多么希望自己不是神域山脉的神女,多么希望自己不用背负历史的使命。

    她的要求很简单,不求名利,只要有一个稳定安生的地方,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便是足矣。

    在其他人眼中光鲜亮丽的一面,她安若完全不在乎。

    可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困难,她安若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她未来的命运已经被安排好,由不得她自己来控制。

    她也曾经想过要摆脱这宿命,做过不少的抗争。

    凭什么别人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而她安若却要被宿命安排。

    自从遇到那个人之后,安若选择了屈服,是的,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为了自己身边的人,这个不甘于命运的女人选择了屈服。

    “傻丫头。”

    龙仆漂浮在虚空中,远远地望着圆盘所在的方向,浑浊的双眼闪现出泪花。

    安若是她龙仆从小带大的孩子,虽不是自己亲生的,但她一直将安若当成是自己的亲孙女来看待,看她受到这样的折磨,她自然也是心疼。

    “这样对安若是不是太残忍了。”一道残影闪过,龙仆来到他的旁边,道。

    “宿命这东西,凭咱们的力量是不可能打破的,若是不按照神尊的安排,等到阴位面攻打进来,阳位面将会以摧枯拉朽之势被击败,长痛不如短痛。”龙婆叹了口气,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

    龙仆在旁边叹了口气,心也是堵得慌,越是想,心情越是烦躁,只能不去想那么多,道:“神域之境已经开启,再过几个时辰,沉睡的神卫便会苏醒。 ”

    “为了等这一天,我龙婆的头发都白了。”龙婆她笑了起来,道。

    “咱们什么时候出发?”龙仆开口询问。

    “等到他们需要的时候。”龙婆脸色淡然,极其的冷静,她轻轻一挥手,远处的圆盘旋转起来。

    一道道磅礴的能量冲天而起,它们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在虚空中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明镜,上面所显示的地方,正是极乐崖,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极乐崖的动静。

    洪荒古族,此时也是一片忙碌,洪荒泽义漂浮在虚空中,面色凝重。

    “太上长老,已经找不多召集完毕。”洪荒族长飞身前来,道。

    “人数有多少?”洪荒泽义询问道。

    “元古境以下一万名,元古境二十名,准圣灵境十名,圣灵境十名,准神只有您一位。”洪荒族长叹了口气,道。

    人数不少,可强者却是不多,比起古魔族他们远远不如,毕竟洪荒古族当年被破坏得太厉害了。

    “倘若那些族人能全部都苏醒,也不至于如此被动。”洪荒泽义他的眉头一皱,道。

    炎族当年进攻,不少炎族人陨落,与族人都在沉睡有关系,大部分强者都是在沉睡中被杀死。

    其他鼓足人亦是如此,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单靠炎族一个,妄想挑战其他四大古族,无异于找死。

    即便当年遭到重创,洪荒古族中依然有不少强者幸存,只是他们一直都在沉睡中,未曾醒来,帮不上任何的忙。

    “轰隆!”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在洪荒古族东面方向响起,风浪从那边冲袭而来。

    “咚!咚!”

    紧接着,响亮急促的钟声在洪荒古族中响彻开来。

    慌乱的气息在洪荒古族中弥漫,所有的古族人全部都停下手中的事情,同时朝东方位置望去。

    “有闯入者!”一道急促的喊声从东方响起,几道身影快速在前方冲了过来,他们的模样看起来极其的狼狈。

    “还有人敢闯入我们洪荒古族?”洪荒泽义凝重起来,飞身上前道:“你们莫要慌张,闯入者是何人?”

    “是远古远古血冥兽王的人,有大批远古血冥兽闯入。”他们几人的话一出,在场的洪荒古族成员脸色均是一变。

    远古悲鸣手曾经打过洪荒古族的主意,发起国很多次的攻击,虽然都被炎族识破并且瓦解了阴谋,可还是给炎族人留下了可怕的阴影。

    地面轻轻颤抖,密密麻麻的远古血冥兽在东面位置涌了过来,数量极其的庞大,叫人头皮发麻。

    “数量太多了,比远古远古血冥兽王前面几次进攻洪荒古族的时候拍来的远古血冥兽还要多。”

    洪荒族长脸色一变,前几次数量不多,可也叫洪荒古族吃尽苦头,如今来了这么多,无异于一场浩劫。

    他真正担心的并不是洪荒古族,毕竟这里还有很多禁制可以使用,远古远古血冥兽王是光明正大的来攻击,自有办法应对。

    真正让他担心的还是易辰那一边,他们要应对远古远古血冥兽的攻击,自然无法调动族人前去支援。

    “看来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并非偶然。”洪荒泽义自然能够想到这一点,他的牙根一咬,心中暗恨。

    “太上长老,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洪荒族长开口询问,其实他也知道,现在应该做的是迎击远古血冥兽,先保住自己的族人,可他还是希望洪荒泽义能够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来。

    “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只有保全了咱们自己,才救得了易辰,迎击远古血冥兽,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消灭!”

    洪荒泽义深吸一口气,而后扯开嗓子大声喊道:“调集所有族人,迎击远古血冥兽!”

    大批洪荒古族的族人立刻投入战斗,不管是强的还是弱的,老的还是少的,此时都被调集起来。

    远古血冥兽极其的凶残,可它们本体却是不强,只要不给它们近身的机会,在它们还未靠近前消灭它们,便没有危险。

    洪荒古族外,三道身影漂浮在远处。

    其中一人是雷霆,另外一人是天释牟王,还有一位模样看起来极其霸道的中年人漂浮在最前方。

    他的双手负在身后,神情漠然,散发出凌绝天下的气息。

    “兽王,既然要攻击洪荒古族,为何不倾尽全力将他们拿下?”

    天释牟王开口询问,他用很不解的目光看向漂浮在前方之人。

    洪荒古族现在防御极其薄弱,倘若他们三人直接动手,定能顷刻间让洪荒古族覆灭,实在弄不懂,北冥兽王为何要如此的大费周章。

    “拿下一个古族,并非易事。”那位中年人,正是北冥兽王化形后他的模样,他微微一笑,道。

    “为何这么说,他们的神王不在,也有不少族人在沉睡,只有一位准神在,此等防御,我们能轻松叫他们覆灭。”天释牟王道。

    “每一个古族都有不少禁制,当年神尊那个家伙,为了保护古族,亲手布下了不少东西,即便将他们都拿下,咱们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北冥兽王只是一笑,双手负在身后,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属下有一事不明。”雷霆道。

    冥兽王语气平静,但这个字却是让天地一颤。

    “既然兽王不想将洪荒古族拿下,为何大费周章的排遣远古血冥兽前去骚扰?”

    雷霆此话,引得天释牟王连连点头,他同样也是极其的不解。

    “洪荒古族之所以有所动作,定然是跟那个易辰有关,既然咱们杀不了那个小鬼,便让其他人去做,唯一能帮得上的,便是帮黎火兽神他们拖住这些古族的人。”北冥兽王微微一笑,眼神当中闪过一丝寒意。

    这便是他的想法,不管怎么样,易辰必须死!

    不单只是他的修炼天赋让人忌惮,更是因为,当年北冥兽王在一个人的口中,听到那么一句话。

    万年之后,不管他北冥兽王再怎么挣扎,都有一个人出来制他,并且阴阳位面之乱,也将由那个人来终结。

    “那个人,指的便是那个小鬼,对吧神尊。”北冥兽王抬起头,双目中的精光似乎要将那天贯穿,道:“既然那个人便是你所说终止阴阳位面之乱的人,那我便趁着你的预言还没有出现,让他去死,这样一来,你所料想的一切,便会得到终结,所有人都会知道,你神尊所说的话,不是什么神谕,而是,狗屁。”

    大笑声,在天地间回荡。

    天释牟王和雷霆他们相互间对视了眼,均是感到非常奇怪和不解,不过他们也没有做多询问,北冥兽王说这样的话,自然有他的道理。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