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发现

    圣灵族戒备森严,他们要从这里离开,不是件易事,一个不小心被发现,便会遭到圣灵族和天府的人同时联手围攻。热门。 更新好快。复制网址访问

    他们需要一个筹码,能让圣灵族和天府的人都忌惮的筹码,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易星是最好的选择,身为易辰的儿子,他在天府中,有着极其不一般的地位。

    带着他,哪怕被发现了,也可以很从容的离开。

    若是再幸运点,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便能够离开,那么,易星将会是他们用来对付易辰的筹码!

    “可是。”千变神菩心中不断的在想办法,一副非常犹豫的样子。

    “难道神菩动了‘私’情?”黑袍人很认真的看着千变神菩,道:“咱们可是炎族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为炎族着想。”

    “我千变神菩不是那样的人,为了炎族,我可以做任何事。”千变神菩冷哼一声,转头朝易星看去,道:“姐姐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正在认真打量着黑衣人的易星,听到这番话的时候非常高兴,道:“好啊!好啊!易星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了,姐姐要带易星去什么地方玩?”

    “一会你就知道了,不过,为了防止被你‘奶’‘奶’发现,不让姐姐带你去,姐姐先将你藏起来怎么样?”千变神菩语气倒不像原来那般冰冷。

    “可是易星怕黑。”易星自然希望能够去玩,但还是有些犹豫。

    “小屁孩子哪来那么多废话,直接收起来。”黑袍人有些看不下去,当即掐动法诀,一颗囚灵石从他的储物戒里飞了出来,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姐姐,那个叔叔是坏人!”易星也修炼了很长一段时间,自然知道囚灵石不是好东西,大声喊道。

    “收起你的囚灵石。”千变神菩有些怒了,一挥手,一股能量打在囚灵石上。

    霸道的力量将囚灵石震飞,黑袍人往后方退出一段距离,虽然将那股震力卸去,可还是受了小伤,道:“千变神菩,你。”

    “这里的事,我说了算,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千变神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走吧,姐姐现在便带你走。”

    千变神菩没有用囚灵石,而是直接将易星抱了起来。 [800]

    “这样做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咱们暴‘露’。”黑袍人非常的不高兴,道。

    “有他在咱们的手上,你怕些什么?”千变神菩并未理会,带着易星往东方快速冲了出去。

    黑袍人心中不高兴,可面对千变神菩,他自也没有办法,只能跟上。

    “姐姐,你跟他不是一伙的,你不是坏人对不对?”飞行途中,易星不断的在千变神菩的耳边询问道。

    千变神菩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般,非常的难受,半响后,道:“对不起,姐姐是坏人。”

    一股魂力,从千变神菩的经脉中渗透出来,钻入易星的脑海当中。

    易星脑袋摇晃起来,眼皮跳动,昏昏沉沉的便睡了过去。

    一间房屋中,突然间,一道盘坐在竹‘床’上的身影站起身来,猛然朝东方望去。

    “炎族人的特殊气息,非常的微弱,倘若我不是炎族的人,对那股气息比较敏感的话,一定感应不到。”那个人正是炎斗鸣,他面‘色’凝重道:“难道有炎族的人闯入?”

    并未多想,炎斗鸣立刻冲出小屋,朝东方位置飞去。

    果不其然,在那前方,他发现两道身影。

    “果然是炎族的人!”炎斗鸣脸‘色’凝重起来,可当他发现千变神菩手中的孩子时,震惊道:“易星!”

    炎斗鸣他非常的震惊,因为他很清楚,那个孩子在自己兄弟的心目中,有着多么重要的位置。

    不单单只是易辰,连同他在内的所有人,对那个孩子都有着非常深的感情,平日里大家都喜欢逗他玩。

    “绝对不能让他们将易星带走!”炎斗鸣眼神中闪过坚定的光芒,冷哼喝道:“站住!”

    随着话音响起,他化为一道残影,瞬间来到千变神菩他们的身前。

    “是你。”千变神菩停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他,道:“炎族的叛徒。”

    “千变神菩,你什么时候逃出来的。”炎斗鸣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当即便是震惊道。

    “逃?在我千变神菩的世界里,何来逃这个词?”千变神菩一副极其不屑的样子,道。

    “我炎斗鸣也不想跟你废话那么多,讲易星放下。”炎斗鸣沉声道。

    “这里‘交’给你。”千变神菩没有跟炎斗鸣缠斗的意思,留下这句话,继续朝前方飞去。

    “哪里走!”炎斗鸣掐动法诀,一股磅礴的魂力凝聚在一起,朝千变神菩抓了过去。

    “凝!”

    一道冷冷的喝声响起,黑袍人的魂力猛然间冲出,立刻便将炎斗鸣的魂力抵挡下来。

    “圣灵境!”炎斗鸣用凝重的目光望着他,道。

    “受死!”黑袍人并未手下留情,又一股磅礴的魂力朝炎斗鸣冲了过来。

    圣灵境的修为比炎斗鸣要强太多了,自然不是对手,被一股霸道的力量震退。

    “好熟悉的魂力气息,我已经猜测到你是谁了。”炎斗鸣他的脸凝重起来,道。

    “哦?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黑袍人冷冷的笑了起来,既然被猜出来了,自然没有隐藏下去的必要,不紧不慢的将黑袍的帽子摘下!

    炎武求!竟然真的是他!

    炎斗鸣整个人都愣在原地,方才他只是猜测,可面对真相的时候,他心中依然感到难受。

    “为什么。”炎斗鸣大喊一声,仿佛已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因为炎族。”炎武求不冷不淡的笑了起来,目光当中还带着一丝鄙夷,连连摇头道:“还是太年轻了,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我。”

    那句话,就好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刺在了炎斗鸣的心脏上。

    “那天,刺杀炎族神王的事情,也是你干出来的对不对?”炎斗鸣冷声道。

    “不单只有我,还有千变神菩,可惜失败了,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想起来还真是让人遗憾,要是在那个时候将炎族神王杀掉,炎族所要面临的压力将会小很多。”炎武求就好像是在阐述着一件平常到极点的事情。

    可对于炎斗鸣来说,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一把尖刀。

    是他对炎武求实在太信任了,才会将他带来天府,将一个大大的卧底,一个定时炸弹埋在天府里面。

    是他辜负了易辰对他的信任,所有天府人对他的信任,而他对炎武求的信任,也被消磨得干干净净。

    “可怜,当年我父亲还那么的信任你,按照这样看来,当年我父亲行动败‘露’,一定是你泄密对不对?”炎斗鸣大声咆哮道。

    “没想到你还有那么些脑子,可比你那个短命可怜的父亲聪明多了。”炎武求大声笑了起来,道:“不过让人感到遗憾的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当年将你父亲要叛变的消息告诉神王的就是我,而你,却一直都认为,是炎无言泄‘露’的消息,在这里我得跟炎无言说一声抱歉,害他帮我背了那么久的锅。”

    炎斗鸣拳头紧握,指甲泛白,沉声道:“我要杀了你!”

    凛冽的杀意,在他的身体周围弥漫开来。

    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炎斗鸣的身旁,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天玄族圣‘女’,瑶奚!”炎武求他的目光锁定在那道身影上,脸‘色’凝重道。

    “圣‘女’,易星被千变神菩劫走了,你快点追过去,可能还来得及,这个人‘交’给我。”炎斗鸣冷声道。

    “什么!”瑶奚她的脸‘色’一变,拳头虚握起来,道:“你小心!”

    一道劲风闪过,瑶奚瞬间消失在原地。

    空气中弥漫起肃杀的气氛,千变神菩面‘色’凝重的朝前方飞行,她已经感应到了瑶奚的气息。

    “哪里走!”一股磅礴的能量在前方冲击而来,它所指的目标正是千变神菩。

    “已经来了!”千变神菩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一挥手,魂力在她的身前凝聚出一个护盾来。

    撞击声在虚空中回‘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千变神菩往后方退开,一道身影在前方浮现,正是瑶奚。

    “竟敢劫走我乖孙子,你好大的胆子。”瑶奚身边劲风搅动,杀意凛然。

    两道身影在千变神菩的身边出现,他们都身穿着黑袍,两人都是圣灵境。

    “神菩你走,我来拦住他们。”两人冷冷的看着瑶奚,他们都知道,易星可比任何人都重要,那是对付易辰的筹码。

    “你们将孩子带走。”千变神菩她里冷冷一笑,道:“今天,我要会一会传说中的圣‘女’,看看你的修为是否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般强大。”

    两位黑袍人相互间对视了眼,他们都么有说什么,直接从千变神菩的手中将孩子抱了过来,而后便转身离开。

    他们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瑶奚的对手,留下来的话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人都是聪明的动物,没有人愿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