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8.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千变神菩与易星

    c_t;“不好看,父亲说,笑起来要咧开嘴,‘露’出牙齿的笑才好看。( 广告)。 更新好快。 ”易星道。

    “那现在呢?”瑶奚咧开嘴,‘露’出了一排晶莹的牙齿,道。

    “现在可比刚才好看多了,‘奶’‘奶’好漂亮。”易星道。

    “我家乖孙到底是跟谁学的,怎么这么乖。”瑶奚心中的‘阴’郁在这个时候一扫而空,道。

    “因为我们家的情况比较特殊呀,父亲母亲,还有爷爷‘奶’‘奶’,太爷爷们都很忙,要是易星不乖的话,可是会给大家添麻烦呢。”易星道。

    瑶奚当即便是愣住了,道:“小乖孙,你这话是跟谁学来的?”

    “这是易星自己想的呢reads;。”易星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道:“难道不是要乖,才不会给大家添麻烦吗?”

    瑶奚心头一颤,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忽然间发现,大家对这个孩子的爱护,是不是太少了。

    “乖孙,你会不会因此而讨厌你的父亲,恨他,怨他没有时间来陪你?”瑶奚继续询问道。

    “以前的时候倒是有一天天,后来易星也明白,父亲他们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大人的事情当然是最重要的了。”易星道。

    “真的是这样?”瑶奚道。

    “真的呢,而且,父亲他在外面那么努力,也是为了让咱们家人能够过上好的日子,也是为了易星而努力呢,易星怎么能讨厌父亲呢。”易星道。

    那一副认真又坚定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位几岁大的孩子。(

    瑶奚仰起头,仰望着天空,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眼泪,不让它滴落下来。

    她不单只是为自己的孙子而感动,在易星的身上,她看大了易辰的影子。

    小小年纪,便承担了寻常人所体会不到的责任,在孤独中成长,从来都没有怨过任何人。

    其实一直以来,瑶奚她都有些不安,尤其是在面对易辰的时候,心中还是有些芥蒂。

    因为,从小到大,她都不在易辰的身边,没有陪伴他一起成长,没有给他任何的关爱,她很担心,易辰会不会因此而恨上她,或者已经恨上她,只是因为两人之间的血缘关系,而将那恨意藏在心中。

    现在她释然了,紧紧的抱着易星,久久都没有说话。

    “‘奶’‘奶’,您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忙吧,易星要回去修炼了。”易星道。

    “傻孩子,别累了自己。”瑶奚爱怜的‘摸’着他的脑袋,道。

    “不呢,易星要努力修炼,将来也要为咱们家出一份力气,让父亲为我而骄傲!”易星一副斗志高昂的模样,道reads;。

    “好孩子,加油。”瑶奚此时倒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将易星放了下来。

    易星没有在这里停留,能够与瑶奚见上一面,他已经非常的高兴。

    这些年来,跟自己的家人见面的机会是越来越少,还要一听到谁回来了,易星一定会跑上去蹭一蹭。

    不一会,他便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兴高采烈道:“大姐姐我回来了!”

    “你刚才去哪了?”一道身影在不远处浮现,手中拿着果子,轻轻咬了一口,一副淡漠的样子,道。

    “大姐姐,我刚才去见‘奶’‘奶’了。”见到她,易星非常的高兴,道。

    “哦?你‘奶’‘奶’没有跟你玩?”那个‘女’人看着他,道。

    “‘奶’‘奶’好像又要去办事了,所以没有时间。”易星有些失望,从口袋里拿出几颗糖果,道:“姐姐这个给你。”

    那个‘女’人一愣,看着那纯净的眼神,以及他手中的糖果,道:“为什么给我这个。”

    “因为姐姐经常陪我玩啊!你是易星的朋友,父亲以前说,有好的东西要跟朋友分享。”

    “如果我是坏人呢?”那个‘女’人道。

    “怎么会呢,姐姐怎么可能是坏人。”易星用坚毅的目光看着她,道。

    那个‘女’人的眼神非常的复杂,道:“收起你的东西,我并不喜欢,另外,我跟你不是什么朋友。”

    “哦。”易星有些失望的点头,将东西收到自己的口袋当中。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前方闪过,一道身穿着黑袍的身影来到前方。

    “你是什么人?”易星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道。

    “神菩,咱们需要离开这里。”那道黑‘色’的身影使用传音道。

    “为什么?咱们这边所做的事情非常顺利,为什么要离开?”千变神菩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他,道。

    “我的身份好像泄‘露’了,要是等到被他们察觉的时候才离开,咱们都走不了,而且我接到最新消息,几大古族的人已经有所行动,咱们要立刻离开,将这个消息带回去。”那道身穿着黑袍的身影道。

    “看来是一定要离开了。”千变神菩叹了口气,道。

    “顺便,将他也带走。”黑袍指向易星,道。

    “他?为什么?”千变神菩的心一沉,道。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千万不可以这样做。

    如果在前段时间,她一定会想,这是不可能的。

    可这段时间接触之后,她发现,这个孩子实在太善良了。

    在炎族的时候,从她一出生起,便只有修炼,永无休止的修炼,以及永无休止的命令。

    从来都没有人将她当成是一个人,只将她当成是一个杀人机器来使用。

    她以为自己是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可么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在这个孩子的身上体会到了身为一个普通人所拥有的东西,朋友,信任,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单纯。

    这段时间对于她来说,是快乐的,同样也是煎熬的,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接近这个孩子的目的。

    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她终于要在这个孩子的面前,撕开自己善良的面具,‘露’出狰狞的爪牙,将最丑陋的一面暴‘露’给他看,这让千变神菩有些不忍。

    “为什么要带走他,在咱们原来的计划中,可没有这一项,并且带着一个孩子也不方便。”千变神菩道。

    “虽然有风险,但也不妨一试,况且他是易辰的孩子,如果被发现的话,也能当做是逃跑的筹码,要是能够将他抓走,便再好不过了。”黑袍人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