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像神尊的人

    c_t;神殿的气氛在此刻变得悲戚起来,猴子怔怔的望着前方,朦胧的泪水在他的眼光当中打转。

    焚天此时的心情,也跟猴子一样,停滞在虚空中,一动不动。

    最震惊的便是张清和逸枫两人,他们相互间对视了眼,均是感到难以置信。

    以前,他们并不知道神尊这个名字的份量,代表着什么样的含义。

    可当他们对大陆越来越了解之后,他们才知道神尊,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存在。

    远古时期人族第一人,这样的名头,已经足够叫人窒息。

    很多的所谓的第一人,都是自封的,而神尊的人族第一人,却是没有任何的争议,完全是人族修者给予他的美誉。

    可就是那样的一位强者,竟然陨落了,并且尸体就在他们的眼前,这让他们都感到难以置信。

    因为在他们看来,强者就等于永生,不死不灭,因为他们是无敌的,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他们。

    现在,那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便出现在他的眼前,神尊真的陨落了,尸体就在金棺里面,他们不得不去相信这个事实reads;。

    “这是怎么回事,神尊怎么会陨落?”逸枫非常的不解,道。

    “是啊!神尊难道不是永生的吗?他不是无敌的吗?”张清他转头朝焚天看去,目光当中尽是询问。

    焚天和猴子,他们是当年神尊座下的神兽,他们对神尊的事情,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只要是关于神尊的问题,问他们肯定没有错,或许神尊是怎么死的,他们应该知道。

    “我们也不清楚。”岂料,焚天仰头叹了一声,道。

    “不清楚?尊者怎么会不清楚呢?”张清他有些不敢相信道。

    “远古时期,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神尊,他就好像失踪了一样,我跟猴子曾经满世界的寻找,都没有结果。”焚天道。

    “这是真的?”张清他们这是在质疑,其实也非常的正常,毕竟一位神尊,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

    “焚天他所说的话属实。”猴子身形一闪,来到了石室当中,道:“当年,极乐神殿突然关闭,消失在天地间,神尊也同时消失,不管我们怎么找都没有找到,直到万年之后,也就是现在,我们才发现了神殿,并且成功进来。[热门小说网www.remenxs.com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这么说,当年神尊消失的时候便已经陨落了?”张清询问道。

    “从神尊他残留的气息来看,他的确在万年之前已经陨落,可具体的过程我们不清楚,可神殿消失不见,肯定跟神尊陨落有关系。”猴子目光望着金棺中的尸体,伸出手在上面摸了摸,目光当中尽是伤感。

    “神尊,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张清两人非常好奇的看着金棺,一副极其好奇的样子。

    金棺中神尊的遗体,面部被一股能量包裹,他们根本看不清楚,这让他们更加的好奇。

    “若是你们看到神尊的样子,会感到非常的吃惊。”猴子道。

    “为什么?为什么说看到神尊的样子后我们会吃惊?神猴别开玩笑了,我们又不认识神尊,更没有看过他的画像。”张清道。

    “相信我,要是看到了神尊的样子你们会吃惊,尽管你没有见过他本人的样子,可你们当中,却是有一个跟神尊长得很相似的人。”猴子大声笑了起来,道。

    “跟神尊长得非常相似的人?神猴,你确定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张清两人相互间对视了眼,道。

    “若是你们有机会见到神尊的样子,一定能够知道,我并没有对你们说谎。”猴子一副非常神秘的样子,让张清他们都有些心痒痒,到底是什么人?

    “神猴,能不能跟我们透露一下?能够跟一位远古强者长得那么像,可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张清有些按捺不住道。

    “有些东西说了之后可就失去了味道了,你们还是自己慢慢猜吧,相信我,那个人你们绝对料想不到。”猴子没有直说,依旧在卖弄关子,看他的样子也是不想说。

    “猴子,去好好控制你的阵法,提防炎族的人偷袭。”焚天这个时候喊了一声,似乎生怕猴子这个大嘴巴说漏了嘴。

    “猴爷我办事你尽管放心。”猴子打着哈哈,没有在这里停留,转身离开了石室,只留下满脸好奇的张清两人。

    “焚天尊者,你能不能跟我们说说,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张清他们的目光转移到焚天的身上来。

    “这个还是算了,我对这些并不是特别了解,你还是问猴子吧,不过,那个家伙平日里喜欢开玩笑,他的话多半不能当真。”焚天说出这句话,便转头离开了石室。

    得不到答案,张清和逸枫两人都感到非常的失望,他们隔着金棺观察,此时有一种想要打开这个金棺的冲动,这样的话他们便能够得到答案。

    可是,他们都不敢这样做,神尊所在的金棺,里面肯定有强大的禁制,要是他们强行打开,定然会出发了禁制,到时候肯定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那只猴子实在是太讨厌了,难怪易辰兄一直都不喜欢他,只是短暂的接触,我也觉得他有些讨厌了。”逸枫道。

    “嘘,小声点,那只猴子的修为可比咱们强得多了,耳朵好使得很,要是被他听到的话,指不定会做出些不理智的事情出来。”张清道。

    话音刚刚落下,一道道阵纹便从他们的身前凝聚成一条鞭子。

    “不要以为小声说话,猴爷我就听不到!”猴子的大喊声响起,那条鞭子便朝他们的屁股抽去。

    张清他们两人瞪大了眼睛,面色发苦,当即便开始亡命的逃了起来,神殿当中一片惨叫。

    鬼谷和圣灵宫主他们相互间对视了眼,均是摇头笑了起来,他们倒是不反对这样的玩闹,能够增进感情,也能够缓解下紧张的气氛。

    “现在只希望古魔族他们的人动作能够快一点,在炎族他们动手之前赶到。”鬼谷轻声道。

    另一边,圣灵族内,此时是一片忙碌。

    而在一片偏僻的地方,一块高耸的墓碑非常的显眼,一道身影漂浮在墓碑的前方,双拳虚握着,轻咬红唇。

    那个人正是瑶奚,而那坟墓中的人,便是他的师尊,天玄神女。

    “师尊,瑶奚来看您了。”瑶奚这句话一出,声音当即便是有些哽咽。

    从远古年间到现在,天玄神女是第一位陨落的神王境强者,这本身便是一个叫人悲伤的消息,偏偏他还是瑶奚的师尊。

    除了悲伤之外,瑶奚他的心中更多的还是愤怒,害死她师尊的竟然还是炎族的人!

    当年,他们是多么信任炎族的人啊!给予他们最好的帮助,毫无保留的相信他们,并且还听信了炎族神往的话,冤枉了古魔族的人。

    现在回想起来,瑶奚心中对炎族人的恨意更浓,那些叛徒,摧毁了他们对炎族所有的信任,玩弄他们的信任,一直都在利用着他们。

    一想到这里,瑶奚心中的怒火更加的强烈。

    以前,她只能将心中的怒火,压在自己的心中,不让自己发泄出来,因为她也知道,生气也没有用。

    现在的炎族太强大了,不是他们所能够抗衡的,因此她只能将那股愤怒压在心中。

    “师尊,现在机会终于来了。”瑶奚微微笑了起来,道:“用不了多长时间,瑶奚便会将炎族神王的项上人头带来祭拜您老人家!”

    瑶奚不是那种极其心狠手辣的人,能够让她这样一个人滋生出如此的恨意,可见炎族的人是多么的可憎。

    “奶奶,您怎么哭了?”一位脆生生的声音在瑶奚的身后响起。

    熟悉的声音,让瑶奚的心头一暖,转头看去,只见易星正用纯净的眼神看着她。

    当即瑶奚便是笑了起来,眼前这个人便是她的孙子。没有,就是她儿子易辰的孩子。

    瑶奚她一直都觉得,自己能够当上一位母亲,便已经十分的幸福,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够当上奶奶,恐怕很少有人能够体会到她此时的幸福感。

    “易星来让奶奶抱抱。”瑶奚从虚空中下来,张开双手。

    易星倒是非常的乖巧,走过来便抱着瑶奚的脖子,伸出小手为瑶奚擦了擦两边的眼泪,道:“爸爸以前对妈妈说过,哭的女儿会变得不好看,奶奶也不能像妈妈那样哭,不然的话也会变得不好看。”

    瑶奚倒是被逗乐了,心中有一种暖暖的感觉,道:“易星什么时候听你爸爸对妈妈说的?”

    “已经很久了,爸爸还跟易星说过,绝对不能让女人在男人的面前哭,易星虽然是小孩子,但也是个男人。奶奶虽然是奶奶,但也是女人,所以易星不能让你在我的面前哭。”易星一副极其认真的样子。

    当即瑶奚便被逗乐了,道:“你看奶奶现在笑起来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