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6.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神尊的遗体

    c_t;“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炎族他们可有动静?”焚天询问道。( 广告)。 更新好快。

    “没有任何的动静,可依照我对他们的了解,应该很快就会行动。”鬼谷道。

    焚天点了点头,道:“炎族的人做事向来都非常的狠辣,绝对不会给自己的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

    “现在只希望五族的人速度能够快一点,要是晚了的话,对咱们将会非常的不利reads;。”鬼谷道。

    这些大家都非常的清楚,同样的也非常的着急,他们都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能够像计划中的那样顺利的进行,形势对自己越有利越好。

    可是,他们也知道,很多时候,一些事情不会按照原先设想中的那样运转,他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几人没有聊下去,紧张的关注着外面的情况,而炎族和神迹那边的人,则没有任何的动静。

    “当初在外面修炼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张清深吸口气,道

    “我也一样。”逸枫点了点头,道:“这可真是奇怪。”

    “可能,以前咱们只是为了自己吧,现在可是为了易辰兄。”张清笑了起来,道。

    “是啊!为了自己的时候,哪怕失败了,也不亏欠任何人,反而没有太多的压力和感觉。可现在不一样了,要是失败的话,愧对的却是咱们的朋友,兄弟。”逸枫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面临着非常大的压力。

    “恐怕,易辰兄以前的时候,也跟我们一样吧。( 广告)”张清深有体会道。

    以前,他们都是站在易辰的身后,不管有什么事情,都是易辰帮他们遮风挡雨。

    现在,需要保护的是易辰,他们必须站出来做些事情,立刻便能够体会到易辰以前的那种压力。

    “难怪易辰兄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危险都能够坦然处之,长年累月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磨练出一个大心脏不足为奇。”

    张清这句话一出,立刻便得到了逸枫的赞同,也让他对易辰更加的敬佩。

    他们都知道易辰的身世,易家并不是那种不可一世的大家族,完全是靠易辰一个人在外拼搏,才让易家得到安宁,一人得到,全家升天。

    亦就是说,易辰在极其年轻的时候,便扛起了一个家族的责任,顶着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压力艰难的前行,最终取得了现在这样的成就,这一路,他所要面临的可不单单只是**上的折磨,还是‘精’神上的折磨reads;。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易辰这样,能够顶住压力得到成功,张清觉得,如果让他来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疯掉。

    “易辰兄在里面闭关修炼,要不要一起过去看看?”逸枫询问道。

    “我正有这样的想法。”张清点头,而后便与逸枫一同来到他闭关的地方。

    隔着阵法,他们见到了易辰,天地神书漂浮在他的头顶上,磅礴的能量将他笼罩在其中。

    两人的目光当中闪烁着羡慕之‘色’。

    易辰刚刚来到这块大陆的时候,他们的修为跟易辰差不了多少。

    现在,易辰的修为已经领先他们太多了,更是有机会晋级到准神境,已经达到了可以让他们仰视的境界。

    更多的时候他们都在感慨上天的不公,给了他一个过人的头脑,还让他有那么恐怖的修炼天赋,这实在是有些打击人。

    当然,他们这只是感慨,心中对易辰有这样的成就,他们也都在暗自为对方感到高兴。

    “张清,你有没有感应到,那一边有一个地方,有一股强烈到极点的气息。”逸枫指着其中一个石室,道。

    “有,莫非还有强者在里面?”张清感到非常的疑‘惑’,道。

    “咱们进去看看?”逸枫道。

    “走。”张清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与逸枫一同进入那个石室。

    这里,正是存放金棺的地方。

    原本这里有一股恐怖到极点的能量在流动,阵法非常的不稳定,可自从天地神书感应到那股隐藏在这里多年的能量之后,这里便完全恢复了平静。

    这里便是原先存放金棺的地方,场景与易辰上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四头金龙盘旋在石柱上,散发出极其强烈的威势。

    “那股强烈的威势,好像是从金棺中传来的。”张清的目光锁定在金棺上。

    逸枫点了点头,他也已经感应到了,当即没有丝毫的犹豫,两人一同来到金棺旁边。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们的目光锁定在金棺中的遗体上,一副极其不解的模样。

    这具遗体散发出来的威势极其的恐怖,甚至,比他们见过的神王,散发出来的气势还要强大。

    “你们两个,来这里干什么?”一道声音响起,焚天从外面飞了进来。

    “尊者,我们只是被这里的气息吸引过来。”张清当即便是行了一礼,道:“不知道尊者可否知道金棺里面的这个人是谁,他的修为又有多强?”

    “是谁?”听到这样的问话,焚天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当中,却是带着一丝感伤。

    “一个让人仰视的人,不,他是神。”焚天同样来到金棺旁边,目光当中带着凄凉。

    原本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可当他来到金棺旁边,感受到那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息时,当即有一种绝望到极点的感觉。

    “是他吗?”猴子的传音,在焚天的耳边响起。

    很显然,猴子他也没有进来过。

    两人,几乎都是同样的想法,都不想知道答案,很多时候,不知道答案,心中还能够抱着一丝侥幸。

    只是焚天他见到张清两人进来的时候,忍不住也跟了进来,想要知道最终的答案。

    张清他们两人,与猴子此时是一样的,都想要知道金棺里面的那个人是谁。

    “尊者,你知道金棺里的这个人是谁吗?”见到焚天久久没有回答,张清忍不住又询问了一声,同时也感到奇怪,焚天尊者这是怎么了。

    焚天深吸口气,然后又发出一声叹息,道:“没错,就是他,躺在金棺里面的那个人,是神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