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1.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态度坚决的神母

    c_t;神母漂浮在神殿上方,脸‘色’宛若寒霜一般,从外表来看,立刻便有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最新章节访问:. 。

    只是没人能够看得出来,她那柔美的眼神中,却是带着复杂之‘色’。

    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突破阵法进入神殿当中来,正是方才阻拦焚天的神卫。

    “神母。”当神卫见到他的时候,立刻便是鞠了一躬。

    “找我有何事?”神母立刻便恢复原来一副非常清冷的样子,道。

    “张清和逸枫他们准备离开神魔塔。”神卫道。

    “这样的事情,便不用来禀报了。”神母道。

    “莫非神母真的要让他们走?”神卫非常不解的看着她,道。

    “他们并不算神魔塔的人,只能算是一个被我们幸运救下来的人族修者,既然他们要离开,让他们走便是reads;。”神母道。

    “可是。”神卫的语言有一些‘混’‘乱’,其实他真正想要说的是,难道神母真的不打算去帮忙?

    “我想一个人静静。”神母轻轻一挥手,道。

    神卫还想要说些什么,可神母已经闭上了眼睛,看那样子,似乎真的不想做多‘交’谈。

    对此,他也只能非常无奈的离开。

    神母又重新睁开眼睛,不由得回想起起当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以后我西神殿神母,从此归隐‘阴’阳河,不参与任何一方的争夺,你们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 ”

    当年她自己所说的话,至今还记忆犹新,。

    有时候,想起年轻时所说的话,神母都会愤怒到极点,心情久久未能平静。

    情永远都是最伤人的东西,尤其是心思最为细腻的‘女’人,倘若被情所伤,想要走出来,却是需要不少的时间。

    “当年的事情,我迄今为止都不曾忘却。”她的牙根一咬,似乎做了非常重要的决定一般。

    “神卫大哥,神母她有没有说什么?”张清和逸枫两人漂浮在不远处等到。

    一见到神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他们立刻飞身上前来询问道。

    “神母没有说什么,倘若你们要离开的话,神母会让你们走。”神威道。

    听到这话,张清张清两人相互对视了眼,显然是感到非常的意外。

    “难道连神卫大哥出马也没有用吗?”张清道。

    “这不是谁出马的问题。”神卫摇了摇头,道:“倘若是其他事情的话倒也能够请动,这可一次的话,我真的无能为力。”

    “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张清立刻闻到了其中不同寻常的味道reads;。

    “过多的话我也不好多说,否则神母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神卫摇了摇头,道。

    “看来,也只有我们自己过去帮忙了。”张清深吸口气,道。

    “我也一起去。”逸枫同样做出这样的决定。

    “那咱们准备走吧。”张清道。

    “你们真的要走?”神卫的眉头皱了起来,道。

    “易辰兄是我们的兄弟,以前为了我们出生入死,更是好几次救了我们,没有他,便没有我们今天。”张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坚定。

    “张清说得没有错,倘若知道自己的兄弟有难,而为了保全自己选择不去,那跟畜生又有什么区别。”逸枫道。

    从他们认真的表情能看得出来,那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非常认真的。

    “难道你们不等香蝶她们出关之后再一起去?”神卫道。

    “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关,我们只能先行一步。”张清道。

    “这样恐怕不太妥吧。”神卫似乎是想用尽一切的办法,让张清他们留下来。

    “神卫大哥,我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张清笑了起来,道:“今天,我们一定要走。”

    神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从他的目光当中看到了认真和诚恳。

    “好吧。”神卫最终叹了口气,道:“神母不出手,我自然也不好帮忙,你们保重。”

    “会的。”张清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说道:“我在这里有一件事情相求。”

    “尽管说,只要能够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尽量。”神卫道。

    “等香蝶她们出关之后,希望神卫大哥能够保守这个消息,暂时不要让他们知道。”张清道。

    神卫当即便是愣了下,不过他立刻便明白张清话中的意思reads;。

    “有时候,我真的‘弄’不清你们这些俗世中人的想法是什么。”神卫摇着头,道:“一边是自己去赴死,旁人劝不了,一边又希望自己在乎的人不要去。”

    “所以人的情感才会那么丰富,修者的世界才会那么的‘精’彩,不是吗?”张清道。

    神卫一时间说不出话来,道:“如果能保守住的话,我尽量,你们一切小心,保重。”

    只是简单的告别,张清他们便没有停留,当即行了一礼,而后便飞出了神魔塔。

    焚天他们一直在焦急的等待,一见到张清他们两人出来,当即便询问道:“结果怎么样?”

    “神母那边,我和逸枫已经尽力了,但并么有什么效果。”张清摇着头道。

    这番话,让鬼谷他们的脸‘色’都沉重起来,如果没有神母的相助,易辰恐怕很难摆脱目前的困局。

    “让我进去找神母谈一谈。”鬼谷道。

    “神尊您最好还是不要进去。”张清将他拦截下来,道:“我们在神殿住了这么长时间,对神母也有一些了解,她不是那种别人请求她就会帮的人。”

    “张清说得对。”焚天点了点头,道:“这一切,也在我的意料当中。”

    “哦?”对于他的话,鬼谷他们都感到非常的意外,用很不解的目光看着焚天。

    “当年,神母与神尊,有着许多纠葛,这些都不是旁人能够理清,而易辰又跟神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见到易辰自然会让神母想到当年的神尊,她不肯帮忙,也实属正常。”焚天道。

    鬼谷他们都感到非常的意外,对于那些远古时期的事情,他们都充满了好奇,究竟神尊和神母之间有什么样的纠葛。

    “但如果没有神母帮助的话,我们该怎么办才好。”鬼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