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56.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烦恼的易家人

    c_t;圣灵族内部,易斯庆一众人正焦急的在议事厅里面,他们的脸上尽是凝重之‘色’。[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最新章节访问:. 。

    他们都没有离开圣灵族,但在外面却布有眼线,负责收集大陆的最新情报。

    根据回来的那些成员反应,炎族他们又有新的动作了,并且还是朝着极乐崖那边而去。

    而根据他们最新得来的消息,易辰当初前去闭关的时候,正是朝着极乐崖那边的方向而去。

    “大家都说一说,现在应该怎么办?”易斯庆‘摸’着太阳‘穴’,尽是紧张,也感到很头疼。

    “能够百分百确定,易辰就在极乐崖吗?”这么多人当中,鬼谷是最为镇定的几位之一。

    “可以百分百确定,我已经找神算子前辈算过了,就在极乐崖。”易斯庆道。

    “这可就大大的不妙。”鬼谷的眉头一皱,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副素手无策的样子。

    “要不现在就通知五族,让他们一起出手?”易斯庆声音中带着疲惫,道。

    他也已经上了年纪,身体日渐苍老,加上天府事情繁重,让他疲惫不堪。

    本来还打算,做完手上的事情之后,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眼线在来报,易辰可能会遇到危险,立刻让他的神经紧绷起来。

    从小到大,不管易辰做什么事情,都不用他这位阿爷来‘操’心。

    每每想到易辰的时候,易斯庆都是满脸的幸福和骄傲。

    可更多的还是愧疚,易家能有如今比较稳定的状态,能够保全己身继续生存下去,多益于易辰。

    倘若不是他的话,恐怕易斯庆他们早已经过上了颠沛流离的日子。

    而拥有这一切,易辰所付出的东西,不是常人所能体会得到。

    易家在大陆上没有丝毫的名气,也没有什么底蕴给易辰,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在外面打拼。

    在这个过程中,易家总是充当着负累的角‘色’,虽然易辰无怨无悔,可易斯庆却是很惭愧,也感到非常的心疼。

    易辰虽然没说,但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他在外打拼的时候,所经历的事情到底有多么的凶险,总是在跟死神打‘交’道。小说/

    因此,易斯庆很多时候都感觉对不起他,很想为他做一些事情。

    可他终究还是老了,天赋也不足以跟那些年轻人比,修为提升不上去,也只能做一些内部的事情,尽最大的可能为他解决身后的事情,更多的他也帮不上忙。

    现在听说自己的遭到神迹那些势力的围困,他立刻便紧张起来,召集了所有人前来开会。

    他很清楚,根据天府现在的实力,过去也不过是陪葬品,因此想到了五族。

    “在这样的环境下,叫上五族,也无济于事。”鬼谷道。

    “鬼谷前辈说得没错,神迹跟炎族他们那边全部出动的话,光是三位神王,五族便吃不消,就算能将少主救出来,恐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苍狼道。

    这让易斯庆感到非常的头疼,道:“难道咱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辰儿身陷困境?”

    苍狼他们同时皱起眉头,此时他们都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无力感,用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句话来形容最适合不过。

    可这又能怎么样呢?谁让他们没有足够强的实力,要不然的话就不用在这里担心和沮丧,直接冲到战场上去不就好了。

    苍狼一咬牙,似乎做了非常重要的决定,站起身来,道:“你们大家都不用去,我一个人去reads;。”

    议事厅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苍狼,对他做出的决定感到很意外,但却都能理解。

    眼睁睁的看着易辰在外冒险救不了,这让他们都感到非常的自责,要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将会是他们一辈子的遗憾。

    因此,他们都有着跟苍狼同样的想法,一个人前去,就算自己死了,天府杀了他一个人,也能够继续维持运转下去。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也就不用遭受内心的自责,带着遗憾苟活下半生。

    “苍狼,你留在天府,让我去。”又有身影站起身来,正是修罗。

    当年他可是恨透了易家人,尤其是易宏,两人可是死对头。

    后来因为易辰的出现,又不喜欢易辰,有好几次差点死在他的手上。

    彼此的关系,也算是不闹不相识,这么多年来,修罗真正了解了易辰之后,也算是泯灭了心中的讨厌,皆是视对方为忘年至‘交’。

    因而在听到易辰有危险的时候,他也跟所有人一样紧张,选择一个人过去帮忙。

    这样一来,苍狼可就不干了,易辰可是他的少主,他觉得理应由他去才对。

    修罗也是那种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肯让步的人,尤其是他觉得,这是一件对的事情。

    两人当下便开始争执起来,一度让议事厅的气氛变得非常紧张,也是撸起袖子摩拳擦掌,准备要到外面打一场。

    “行了,大家都不用争了。”鬼谷有些看不下去了,当即便是一摆手,议事厅又安静了下来。

    鬼谷他的是一位准神强者,是天府当中的话语权,是除了易辰之外最大的,对他的话,可不敢不听。

    毕竟天府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而不是一个靠排辈,靠资历的地方。

    所谓无规矩便不成方圆,在这些条条款款方面,易斯庆他们倒是做得非常的不错reads;。

    “你们就算去了也帮不上忙,况且,易辰知道的话,也不希望你们去送死。”鬼谷道。

    易斯庆点了点头,的确如鬼谷所说的一样,这也是易斯庆最为心疼易辰的地方,不管是什么事情,总是一个人默默的扛着。

    “不知道鬼谷前辈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易斯庆看着他,道。

    “圣灵宫主跟我一起前去极乐崖那边查探一下,确定易辰在那边之后,我们再自行打算。”鬼谷道。

    “没问题,什么时候出发?”圣灵宫主站起身来,道。

    “时间紧迫,现在就走。”鬼谷道。

    “我跟你们一起去。”瑶奚也站起身来,她全程都没有说话,满脸的担忧。

    其实她也不用说什么,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她所有人当中,最担心易辰的几个人之一。

    “瑶奚圣‘女’,你还是留在天府吧,这里需要有人照应着,那边人多了,也不一定是好事。”鬼谷道。

    他们并不是不想让瑶奚去,而是,瑶奚受到了个人情绪的影响,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太理智的事情来。

    这也不得不感慨,不管个人的修为有多强,心‘性’已经修炼到何种地步,面对亲人面临危险的时候,反应都是一样的,都会‘乱’了分寸。

    “儿媳‘妇’,鬼谷前辈他们说得有理,你就留下来吧。”易斯庆道。

    瑶奚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心中尽管担忧,也只能作罢,道:“易辰便靠你们了,有机会,麻烦你们将他安全带回来。”

    “我们一定尽力。”鬼谷两人点头,而后同时起身,离开议事厅后,便是腾空而起,快速朝极乐崖所在的方向飞去。

    已经没有多余的事情可以讨论,易斯庆摆了摆手,便让所有人都散去。

    既然都帮不上忙,聚集在一起的话,只会影响到彼此,让人更加的紧张reads;。

    瑶奚有些失神的在天府里行走,她感觉自己的心有些空‘荡’‘荡’的,甚至有一种想要立刻动身的冲动。

    可是,她克制住了,在这种状态出去,非但帮不上易辰,还有可能因此而害了他。

    那可是她的亲骨‘肉’,她瑶奚怎么可能不担心。

    分别二十多年,好不容易相认,却因世事无常而不能生活在一起,也实在是一种遗憾。

    倘若这不是一个动‘荡’的年代,亦或是,不是生活在一起充满了纷争的世界。

    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世外桃源的地方,过着简简单单的日子,没有轰轰烈烈的生活,平平淡淡,那样是不是会更加的快乐。

    这可谁又知道呢,每一种生活都有不同的烦恼,幻想出来的生活才是美好的。

    “在想什么呢?”一道声音在瑶奚的身后响起。

    她转身看去,发现来人是易魁,当即叹了口气,道:“你不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

    “担心又有什么用。”易魁摇了摇头,道:“咱们能帮上忙吗?”

    瑶奚摇了摇头,易魁又说道:“这不就得了,又帮不上忙,担心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徒增烦恼罢了。”

    “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这么宽心?”瑶奚微微一笑,道。

    “因为已经习惯了。”易魁也是笑了起来,道:“那小子,早早就在闯‘荡’,我这做父亲的,一天到晚在家里提心吊胆,天天念想爱着,导致我都有些自暴自弃,后来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瑶奚询问道。

    “那小子非但往我所想的坏方向发展,修炼的道路反而越来越顺畅,惹的敌人越多,修炼的速度也就越快,过得越来越好,所以你要知道,我们的儿子是那种只有在逆境中,才能生活得更好的人。”易魁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