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渐入佳境

    c_t;也便是在这一刻,易辰方才能做到心无尘埃,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才有一定的几率触摸到机缘,若还是保持着方才的状态,易辰肯定是没戏的。[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猴子他们都非常惊奇的看着易辰,他们能够感应到易辰心境的变化,当即便是松了口气。

    他们方才都很紧张,害怕那股能量会给易辰带来不好的影响,结果却出乎他们的意料,那些能量竟然是在帮助易辰。

    这个时候他们越发的相信,那股能量肯定是神王当年所算计好的,一切都不可能是巧合reads;。

    “这一切的一切,除非只有见到神尊才能明白真正的原因,光靠咱们猜测的话,永远都别想知道。”猴子道。

    “既然神尊能够料想到这样的事情,肯定还有另外的安排,我有一种直觉,等到了那一天,一定可以知道咱们想要知道的一切。”焚天道。

    猴子点了点头,他们当年陪伴神尊那么多年,对神尊非常的了解,肯定不会留下众多的疑团来让别人猜。

    此时他们已经跟感应到,极乐崖外面,已经有不少强大的气息开始逐渐的靠近。

    “他们开始悄悄过来了。”猴子道。

    “你都已经准备好了吗?”焚天询问道。

    “如果易辰能够顺利出关的话,我有信心可以带他离开。”猴子道。

    “这样便好,咱们只要想办法抵挡住他们。( )”对这样的回答,焚天倒是感到非常的满意。

    应该说,他对猴子的表现非常的满意,当年这猴子可是连神尊都感到有些头疼。

    虽然有足够强的实力,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毛手毛脚,很难做到尽善尽美。

    因此,一些大事情都不会交给他去做,一直都是焚天在处理。

    也不知是不是经过远古之战的原因,现在的猴子办起一些正事的时候,倒是比以前好多了。

    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宽心感,主要还是能够帮到焚天,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的将猴子骂一顿。

    当然,依照猴子的那种脾气肯定不会依他,按照他们认识到现在的惯例,肯定会直接挽起袖子互殴起来。

    极乐神殿外,如猴子所说的那样,已经出现了不少的气息。

    他们都没有现身,尽数隐藏在暗中,直接分成了三个阵营。

    “那一边还有那一边都有人reads;。”其中一个阵营中,有人朝另外两个方向指去。

    这一方带队的自然是炎无言,他只是微微点头,而后便朝极乐神殿看去,眉头皱了起来。

    前些天他过来这里的时候,已经通知了他们,在这里闭关的消息已经暴露,应该尽快离开。

    这倒好,他们非但没有走,还用非常强硬的手段,将前前来偷偷探查的人都抓了起来。

    这不是摆明了高速别人,这里面有人在吗?

    炎无言他感到有些无奈,现在他所带来的只是一些先锋成员,后续还会有炎族的强者过来。

    而另外两边的人,不用想他都知道是谁,肯定是黎火兽神和阴位面过来的那些人。

    他们都跟炎族的成员一样,都用虎视眈眈的目光看着极乐崖。

    “前面该说的已经跟你们说了,该做的话也已经做了,你们自己不去办,我也管不着。”炎无言深吸一口气,脸色逐渐的平静下来。

    当时他还是易辰的敌人,可以说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可即便这样,在神魔塔里面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出手相帮。

    这让炎无言非常的感动,但他可是炎族的人啊!自然不可能为了私人的事情而背叛炎族,对于他来说这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因此,每次得到命令要对易辰出手的时候,他都有一种抗拒和无力感。

    现在好了,他感觉自己欠的人情也已经还了,再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原来的负罪感,终于能够放开手好好的做。

    “为何炎族的人还有黎火兽神他们也得到了消息?”北冥岛,此时北冥兽王询问的声音响起。

    “他们也得到消息了?”天释牟王他们都感到非常的奇怪和不解,道。

    “方才黎火兽神派人来说了。”北冥兽王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不满reads;。

    在他的计划当中,可是不打算让炎族黎火兽神的人过去。

    前者,在北冥兽王看来,是帮助他对抗阴位面那些人的棋子,后者则是北冥兽王目前暂时的盟友,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这两者有任何的损伤,都不是北冥兽王所愿意看到的,所以他现在非常的不满。

    “莫非是那个邪剑?”天释牟王当即便怀疑到那个人的身上去。

    “最有可能泄露的就是他了。”雷霆在这个时候也点头,同意道。

    “本座不是让你们跟紧他们吗?”北冥兽王的声音沉了下来,道。

    “报告兽神,我与雷霆从头到尾都跟着他,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天释牟王道。

    这番话一出,北冥兽王的眼睛微微一眯,按照这么说的话,邪剑不太可能是泄密者。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叛徒另有其人,二是,他还有其他的同伙。”雷霆思索了下,询问都:“不知道兽王有没有询问下黎火兽神,究竟是何人将这个消息告知他们。”

    “那厮没有说,你们做一些准备,一会过去看看,记住,尽量别插手。”北冥兽王道。

    “明白!”他们当即便是回应了一声,而后没有逗留,转身便是离开。

    北冥兽王看着远方,巨大的双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呢喃道:“能够在那样的监控下,将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并且不让人抓到任何的把柄,倘若真的那个小家伙散发的消息,那将来可是一个劲敌。”

    一股充满了防备的杀意,在北冥岛弥漫起来。

    邪剑双手负在身后,他的目光望着北冥岛所在的方向,伸出尝尝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而后便是邪邪的笑了起来。

    “我邪剑,怎么甘心屈居于人下,总有一天我会将你们所有人都踩下去,包括姓易的那个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