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54.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神尊留下的东西

    c_t;置放金棺的房间,所释放出来的磅礴大势,令空间都为之震‘荡’。小说/--

    那股能量是如此的浩瀚,如此的深远,猴子和焚天被惊动了,立刻冲出来观察。

    “怎么回事?”他们的目光中尽是惊疑,皆是感到不解。

    猛然间,一股连他们都感到有些惊悚的能量,径直从房间里冲出,往易辰那边而去reads;。

    猴子大惊,面‘色’凝重起来,道:“是神尊的气息,那是神尊留下来的能量。”

    焚天的反应也与猴子差不多,同样也很疑‘惑’,道:“从这来看,那股能量似乎是受到天地神书的指引。”

    他们所猜测的没错,它正是受到天书的指引才出现,也并非冲着易辰而去,而是注入天书当中。

    刺眼的光芒在天书的表面闪烁起来,一道虚影浮现而起,焚天和猴子瞬间便愣住了。

    那正是神尊的虚影,一见到他的时候,他们都有一种热泪满盈的感觉。

    “神尊。”猴子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喊出这个名字来。

    “那不是神尊,只不过是神尊的魂力虚影。”焚天显然要比猴子冷静得多,道。

    “万年,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在他们的注视下,那道虚影说出这句话,而后目光便移到易辰的脑袋上方。

    只见他轻轻一挥手,天地神书便漂浮到易辰的头顶上,天书释放出来的光芒,直接便笼罩在他的身上。

    这一刻,正沉浸在修炼到当中的易辰,发出了舒服到极点的呻‘吟’声,仿佛极其的享受一般。

    而神尊的目光,也一直都停留在易辰的身上,仿佛直接将猴子他们无视了一般。

    “神尊!”猴子带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大喊一声,希望能够得到回应。

    结果还是一样,神尊的虚影依旧漂浮在那里,并未看过来。

    “不是神尊留下的意识,而是能量。”焚天立刻做出这样的判断。

    “能量?”猴子他愣了下,道:“这不太可能吧?能量一般只会停留在一个地方,而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或许是另外一种可能。”焚天‘摸’着下巴,道。

    “你觉得是怎么回事?”猴子可不是那种脑袋太好使的猴,在头脑这方面还是焚天要厉害得多reads;。

    “当初我在天地神书里面,感应到一股与神尊极其相近的能量,但一直都找不到源头在哪里,现在我大概已经猜到了。”焚天笑了起来,道:“应该是神尊早早便已经在天地神书里面布下了能量,而方才飞出来的那股能量,便是将神尊放置天地神书那股能量触发的钥匙。”

    这番话,让猴子更加的惊奇,道:“这不太可能吧?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何神尊又能够控制天地神书?而且还在打量易辰?”

    “一切都有可能是神尊者在当年布下那股能量的时候,便已经定下来的东西。”焚天已经能够肯定,道:“我看,神尊在万年前,便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倘若是其他人听到的话,他们肯定不会相信,怎么可能有人可以预知未来的事情。

    可星辰族却是可以,凭借星辰之力,能够算到一定时间内会发生的事情。

    身为神尊,他的实力强大到让人发指,既然圣灵族能够做到,他为什么又不能做到?

    但同样的,这可是窥探天机,为天地所不容,神尊测算万年后的事情,定然会遭到大劫。

    这不禁让猴子他们疑‘惑’起来,身为神尊,他肯定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他这样做下去?他为什么又要测算万年后所要发生的事情?

    一切的种种,仿佛是一个巨大的谜团,缠绕在猴子他们的心头上。

    “难怪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非常的奇怪,一切都好像都被算计好的一样。”猴子狠狠的一拍脑袋,哪知道力气大了,只疼得龇牙咧嘴。

    焚天此时的想法,跟猴子自然是一样的,他的目光望着神尊的虚影,同样是极其的复杂。

    他们都想要知道,神尊为何要这样做,用意到底是什么,当年神尊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他们是神尊身边的两头神兽,可当年神尊一夜之间消失,从此便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阴’阳位面开战,也跟神尊的离开有着间接关系,因为‘阴’阳位面大战,正是发生在神尊离开之后。

    能够测算到万年后发生的事情,神尊肯定也知道‘阴’阳位面会发生灾难‘性’的战争,为何他不出来阻止,而是任由他发生呢?

    一切的一切,都是巨大的疑团,实在是让人猜不透。

    与猴子他们苦苦寻思不同的是,易辰并不知道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依旧还在冥想的状态当中。

    只是忽然的,他感觉自己全身有一种暖暖的感觉,一种舒服到极致,又难以言说的快感,让他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他刚刚进入冥想的时候,实则内心并不是特别平静,反而还有一些急躁在其中。

    原因倒是很简单,极乐崖外围的法阵是他所布下的,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能够非常清楚的感应得到,自然明白发生了何事。

    要是等到炎族他们的人到来,正在闭关中的他,可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所以,他想要快速触‘摸’到机缘,在最短的时间内晋级,以便能够离开这里。

    让人苦恼的是,冥想的状态当中,需要极其平和的心态,否则越是急躁,便会感觉机缘与自己越来越远。

    便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那股能量进入他的体内,瞬间便让他那急躁的内心平静下来,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包括时间。

    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一个人,如水一般没有丝毫的涟漪。

    这样的状态正是易辰所想的,他非常的惊喜,同样也非常的疑‘惑’,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股能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还是继续修炼。”易辰一咬牙,立刻将脑海中所有的杂念都驱逐出去,彻底让自己平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