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古魔杰玄

    “见过杰玄长老。”古魔银风双手抱拳,道。

    “你还知道,我是一位长老?”古魔杰玄一声冷哼,极其的不满。

    “银风不知道杰玄长老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古魔银风道。

    “应该不用我来明说吧?”古魔杰玄一摆手,道:“为何将古魔族的秘术传给一个外人,而且事先还没有通知我?”

    “本来是想,等到易辰兄离开后,再向您汇报,没想到太上长老您亲自来了。”古魔杰玄道。

    “我看,你是不想跟我说吧?”古魔杰玄一挥手,道:“将他给我拦下来,未经过古魔族内部商议,休想将我古魔族的秘术带走。”

    他那冷冷的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一众长老同时飞身上前,一副想要动手的模样。

    “且慢。”古魔太乙一挥手,道:“他拿走秘术传承,是经过我的授意,并非窃取,古魔族任何人,不得为难我们的同盟。”

    “莫非太乙长老忘了,古魔族的戒律?”古魔杰玄冷哼一声,道:“私自将秘术传授与他人,一律废除修为,驱逐出古魔族,永世不得回族,你身为一位太上长老,带头打破戒律,你觉得,应该如何处置才好?”

    “古魔族的戒律,似乎还有一条,古魔族困难时期,可以根据情况来自行决定,是否将自身修炼的秘术,传授给其他人。”古魔太乙让古魔银风拿出神王令,道:“况且,有神王令在,我们能够自行决定,是否将秘辛传授给其他人,连守护都没说什么,倒是你着急了。”

    古魔杰玄的目光泛着冷光,道:“我看,你这是仗着自己持有令牌,专门做损害古魔族的事情。”

    “这顶高帽,扣得可真没有水平。”古魔太乙微微一笑,道:“能够重新与其他古族结盟,是你出的力,还是银风出的力?”

    “古魔族内部,需要人保护,倘若让我去做,同样也能够做到。”古魔杰玄道。

    “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可说,话,我就放在这里了,今日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主。”古魔太乙道。

    两人,便是开始对峙起来,四周弥漫着一股凛冽的气息,两位九变准神要是打起来的话,古魔族定然会遭受到动荡。

    易辰一直在旁边看着,并未插手,按理说,身为当事人,他应该站出来才对。

    但过往处理这些事情的经验告诉他,绝对不能这样做,否则,只会加深双方间的矛盾,只能让他们自己去处理。

    “古魔太乙,我不想与你争,让他将秘术交出来,便可。”

    古魔杰玄他的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一股强横的气息,便从他的体内渗透出来,带着强横的威势朝易辰汹涌而来。

    易辰并未惧怕,抬起脚,在虚空中轻轻一踏,一道道能量波动便朝四周震荡开来。

    下一秒,一股不弱的气息冲了上去,与古魔杰玄的气息,相互间撞击在一起。

    能量波动,便是朝四周震荡开来,两人的气息同时消散在空气中。

    众人都愣住了,最意外的是古魔杰玄,他刚才没有使用全力,只是想给易辰一个下马威。

    未曾想到的是,非但没有取到任何效果,反而是让易辰威风了把。

    “来者便是客,我还以为古魔族的人,都是很好客的人。”易辰语气很平静,也看不出他有丝毫的害怕,平静的与他相互间对视着。

    “真正的客,我们古魔族自然是欢迎,但你这样的人除外。”古魔杰玄道。

    “哦?我倒是想知道,在杰玄长老的印象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易辰微微笑道。

    “还是让他们来告诉你吧。”古魔杰玄一挥手,而后便有数百道身影从不远处飞来,他们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不强。

    一到场,他们便是用森冷的目光看着易辰,从他们的身上,易辰感受到都是愤怒和杀意,好像易辰曾经做过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一般。

    “你让他们来,是什么意思?”古魔太乙道。

    “莫要着急,让我们看一看这些族人们怎么说。”古魔杰玄往他们望去,指着易辰道:“是不是他?”

    “太上长老,当年我们追杀的人就是他,我的亲弟弟,就是死在他的手中。”

    “我的大哥也是,而且还是被一剑劈死,真是死不瞑目,太上长老一定要为我大哥报仇。”

    一众成员都非常的激动,纷纷指责易辰,一个个看来的目光里带着杀意。

    “看到了吗?太乙长老。”古魔杰玄道。

    古魔太乙和古魔银风两人都没有想到,古魔杰玄竟然用这么卑劣的招数,这样倒是棘手了,要是处理得不好的话,定然会让自己在古魔族里面失了威信。

    “我倒是忘了,当年我曾经被古魔族的人追杀过。”易辰耸了耸肩,这个时候也只能够靠自己了,道:“非要算起来的话,我与你们古魔族,也没有太大的仇恨。”

    “哼,杀了我们的亲人,你现在来跟我讲这样的话,你觉得有用吗?”这番话,让他们更加的愤怒。

    “我知道你们也不爱听,但是,有一些话,是非得在这里讲清楚。”易辰道。

    “那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狡辩,我们的亲人,他们的焚化后的骨灰都还在,你逃脱不了干系。”

    “是我易辰干的事情,我自然不会赖账,你们的亲人是我杀的。”

    易辰这句承认的话一出,四周瞬间便弥漫起了浓烈的杀意,古魔太乙两人都感觉要坏事了。

    “但是,我与你们古魔族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你们的族人,莫非你们就没有想过?”易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清楚。”他们都感到很疑惑,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这里面到底是因为什么,因为,身为古魔族的人,一生只知道高层他们下达的任务。

    “说起来,我也有些莫名其妙,当年,我易辰并未惹到你们古魔族的人,还跟银风兄彼此有来往,怎么会做出不利你们的事情,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古魔族莫名其妙的,对我发出追杀令,你们的族人来杀我,而我也只是在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出手。试问一下,突然出现一些陌生人,挥舞着大刀要杀你,你们会怎么做?”易辰道。

    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易辰继续说道:“我也知道,你们是奉高层的命令行事,这与你们也无关,真正应该怪罪的,应该是给你们下达错误的高层。”

    由于古魔族训练方式的特殊,导致他们对同族人,其实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

    之所以来闹事,还是受古魔杰玄的指使,古族不管下达什么样的命令都是对的,这样的观念,是深深印刻在他们骨子里的。

    易辰的话,让他们极其的疑惑,这也第一次怀疑古族的决策,一众人都往古魔杰玄望去。

    “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年下达追杀命令的,应该是杰玄长老吧?”古魔太乙笑道。

    “古魔族想要复出,自然需要做一些大事情出来,决策是绝对没有错的。”古魔杰玄为自己辩解道。

    “这样说,易辰兄他也没有做,每个人都是在维护自身的利益。况且,如今的我们,也都是五族联盟里的一员,自然不能为了个人的仇恨,导致联盟之间的关系破裂。加上我们的神王也已经回来了,等到他苏醒,古魔族便能重新站起来。”古魔银风道。

    “什么?神王已经回来了?”神王,便是他们的信仰,这个消息让他们极其的振奋,也有些怀疑。

    “自然是真的,神王已在禁地闭关,过些日子便会出关。”古魔银风道:“说起来,也应该感谢易辰兄,若不是他使用天书帮助我们,神王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救出来。”

    这一刻,他们的目光,又重新回到易辰的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王的原因,他们看向易辰的目光,倒是柔和了不少,没有先前浓烈的杀意。

    “闹剧是该消停了,都散去吧。”便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位守护长老的话便是响起。

    在古魔族里面,他们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毕竟古魔族的传承是他们来掌控,因此古魔族的弟子对他们都是爱戴有加,当即一群人便是散去。

    “守护长老对此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古魔杰玄依旧有一些不甘心,道。

    “先前,太乙长老也说过,特殊时期,特殊处理。”守护长老朝易辰看来,认真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对到我们古魔族的秘辛,倘若传出去的话,我们古魔族,绝不会理会盟友关系,定会对你斩尽杀绝。”

    旁边三位守护长老,都散发出杀意。

    “四位守护长老放心,东西只要到了我的手上,绝对没有传出去的可能。”易辰承诺道。

    “你走吧,身为盟友,我们古魔族,随时欢迎你们来访,若是有需要,我们也会尽全力支持。”守护长老道。r1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