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惊慌的魔主

    “小的听从魔主吩咐,前去万魔巢查探情况,但。。。。”

    进来之人双膝跪地,身体剧烈颤抖,极是慌张。

    “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天魔穴魔主,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天魔穴举族被杀,无一生还。”那名手下颤抖道。

    “什么。”天魔穴魔主站起身来,极是震惊。

    “竟发生这样的事情,知道是何人所为吗?”天魔穴公主道。

    “小的去时,对万魔巢出手之人已经离开,只有空气中,残存着他们的气息。”

    那名手下一挥手,将自己收集而来的气息放放了出来。

    天魔穴魔主身躯一颤,面色极其的难看,他已经从气息中,判断出对方身份。

    “是易辰的气息。”天魔穴公主与易辰接触过,自然能辨认出他的气息,脸色亦是变得极其的难看。

    天魔穴魔主瘫坐在椅子上,这件事情是一个警钟,让他心神不宁。

    “易辰那个杀神,可能是看万魔巢群龙无首,才敢动手,父皇不必太过于担心。”天魔穴公主道。

    “不管是不是,咱们都不能掉以轻心。”天魔穴魔主一挥手,道:“让天魔穴上下都警惕起来,只要有异常,便搬离这里。”

    那副慌张的模样,还是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父皇的脸上,那个易辰竟然将一位魔主逼成这样。

    。。。。

    “你放了天魔穴派去探路的魔兽,就是为了让他回去报信?”猴子的话响起。

    三道身影,就在距离天魔穴不远的地方,正是易辰三人。

    “你都猜出来了,我再说,那可就没意思了。”易辰道。

    “直接杀了,岂不是更加痛快?”猴子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易辰耸了耸肩,道:“杀,也得有一个过程,太快,不爽,虐,才是杀的最高境界,让他们在恐惧中,慢慢的死掉。”

    “没想到,你杀人,还杀出这样的感悟来了,实在是让人佩服。”猴子道。

    易辰笑了笑,并不予以作答,炎斗鸣道:“那,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天府的成员修为大多都不高,让他们进入山洞中冲杀,不是明智的选择,只能通过阵法。”易辰道。

    “你想进入天魔穴布阵?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分分钟会被发现的。”炎斗鸣道。

    “咱们要做的,是让他们出来。”易辰耸了耸肩,道:“相信天魔穴的魔主,不会坐以待毙,要是形势不利,肯定会选择离开。”

    “哦?你打算半路拦截?”炎斗鸣询问道。

    “正是如此,在外面,阵法能够完全发挥,将他们彻底绞杀。”易辰眸间闪过冷芒。

    “这样的话,得精准的知道,他们会从哪里离开。”炎斗鸣道。

    “东,通往水域,西通往金域,南通往木域,而北,则是通往火域最深处,也就是阴阳河。”易辰环顾四周,道。

    “那你能不能猜出他们会从哪个方向离开。”炎斗鸣继续说道。

    “水域,金域,木域,现在修者遍布,他们的行踪很容易暴露,也没有过多的场所让他们避难。”易辰分析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绝对会前去火域阴阳河那里?”炎斗鸣询问道。

    “阴阳河,与天魔穴一样,一起攻打过天府,他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要是咱们对天魔穴出手,阴阳河也会猜测出,咱们下一个目标便是他们。”易辰道。

    “意思就是说,天魔穴,很有可能会投靠阴阳河,联手对付咱们?”炎斗鸣道。

    “不是可能,几率百分之一百。”易辰道。

    “有意思,那咱们在他们前去的路上,布下法阵,来个瓮中捉鳖?”炎斗鸣道。

    “堵截,是一定要的,但不是瓮中捉鳖,阵法范围有限,不能将整个火域笼罩。”易辰道。

    “这样,动手的话可就不容易了。”炎斗鸣道。

    “倒是有办法解决。”易辰笑了笑,倒也没有继续说下去,道:“咱们先回圣灵族,相信南炎门主已经将咱们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

    炎斗鸣和猴子都感到奇怪,易辰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让他们更想知道,他的计划是什么。

    但后者完全没有透露的意思,只能跟在他的身后,一同回到圣灵族。

    “易辰,你这一走就是几天,也不事先跟我打一声招呼。”

    远远的,南炎便感应到了易辰的气息,飞身上前来。

    “有事,出去了一趟。”易辰道。

    “这两天,外面有不少修者传言,万魔巢被人一锅端了,是不是你们做的?”南炎道。

    “门主的消息倒是灵通,我们不过是活动下手脚罢了。”易辰道。

    “实力强,又与万魔巢有仇,也就只有你们了,我一猜就中了。”南炎道。

    “这些先不提了,一万份竹简准备好了吗?”易辰询问道。

    “早好了,就等你回来验收了。”南炎道。

    “麻烦了。”易辰一抱拳。

    “死小子,总是让别人不要那么客气,自己却这么见外,下不为例!跟我来吧。”

    南炎一摆手,在前方带领,一伙人来到了大殿,这里已经囤满了竹简。

    “繁复的工作就要开始了。”易辰伸了一个懒腰,道。

    “你要这么多竹简干什么?”南炎不解道。

    “布下一个移动的大型阵法。”易辰一挥手,纹器和纹盘从储物戒中飞出。

    “原来你的计划是这个!”

    方才与易辰交谈了一番,炎斗鸣他们立刻便明白了易辰的意思。

    将一个大型法阵的阵纹,分部在竹简里面,这样的话便是一个移动的大型法阵。

    这样便不用事先布阵,随时可以在瞬间将法阵布下,不用担心天魔穴的人改变路线。

    “猴子,这段时间,麻烦你给天魔穴制造一些麻烦,不要让他们平静下来,一定要引起混乱和恐慌。”易辰道。

    “放心,做这些事情我们最在行了。”炎斗鸣拍了拍胸脯,而后便和猴子一起离开了圣灵族。

    易辰继续在圣灵族里面刻画,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不单只是他在忙碌,易斯庆他们同样也都在忙。

    按照易辰的吩咐,他们在不断的挑选天府的弟子,一切都是为了配合他的计划。

    修为太低的弟子,是绝对参加不了的,这是为了安全起见。

    必须修为足够强,才能够控制得了法阵,发生意外,也能保住自身性命。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危险降临,天魔穴气氛非常的沉重,上下都是心神不宁。

    并且,这段时间,天魔穴总是会出现一些奇怪的事情。

    “父皇,不好了,昨晚有族人被杀。”天魔穴公主道。

    “带我过去看看。”天魔穴魔主脸色沉重,而后便朝外面走去。

    在天魔穴的洞门外,两具魔兽的尸体,被挂了起来,鲜血流了一地,看起来非常的凄惨。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天魔穴魔主脸色极其的难看,在自家门口被杀,还是无声无息,这是挑衅,也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魔主,被杀的两位,是负责把守的成员。”其中一位老者小心翼翼道。

    天魔穴魔主愣了下,抬头朝前方望去,那里有一个将天魔穴保护起来的阵法。

    这让他心头一沉,来者进入了天魔穴当中,还未触及阵法,实力一定非常的恐怖。

    “看来,此地留不得。”天魔穴魔主道。

    “父皇怀疑,是易辰动的手?”天魔穴公主道。

    “除了他之外,还有谁对阵法那么精通?别忘了,上一次他们便偷偷闯入过我们的天魔穴。”天魔穴魔主道。

    “那咱们应该去哪里?到处都有人族修者,咱们的行踪肯定会暴露。”天魔穴公主道。

    “你去阴阳河那边,向阴阳河主求助,希望咱们能与他一起联手,现在咱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他应该会提供帮助。”天魔穴魔主道。

    “是,女儿现在就去。”天魔穴公主的带上几个随从,便离开了天魔穴。

    天魔穴魔主叹了口气,目光中尽是担忧,而后便返回洞穴中。

    发生这样的事情,弄偶得天魔穴魔主素手无策,一众天魔穴的魔兽,此刻更加的心神不宁。

    两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正是炎斗鸣和猴子。

    “易辰兄果然厉害,天魔穴处理的方法,与他猜测的一模一样。”炎斗鸣惊叹道。

    “那小子的头脑一向非常的厉害,成为他的敌人,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猴子道。

    “你说,咱们要不要将天魔穴公主抓起来?”炎斗鸣道。

    “没必要,让她顺利找到阴阳河主,才有利于接下来的计划进行。”猴子抱起脑袋躺在地上,道:“咱们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便成。”

    易辰并未与猴子他们在一起,依然在圣灵族当中刻画阵法,但已经接到了猴子的万里传音。

    !!--3357+d6su9h+1129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