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火神的威严

    “你这样的状态能行?”猴子转头看来,语气中带着一丝怀疑。-..-

    “不行,也得上。”易辰嘴角一勾,杀意强烈。

    “恐怕,咱们要对付的不单只是他们两个。”猴子道。

    “恩?”闻言,易辰转头朝东面方向望去。

    此刻,正有上百道身影,用极快的速度朝这边飞来。

    “炎帝。”易辰目光锁定在领头之人的身上,正是熟人。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炎族的人竟然也来了。

    “果然是第一时间回来了天府。”

    炎帝一众人停在远处,用戏虐的目光看着易辰。

    “炎族的人来了。”‘阴’阳河主和天魔‘穴’魔主两人皆是感到意外,而后脸上浮现出了笑容,当即便飞身上前,作揖道:“见过炎帝。”

    他们虽然是魔族的魔主,但在炎族的面前,什么都不是,见到炎帝的时候,自然不敢有半点放肆。

    只是,炎帝并未看他们一眼,只是摆了摆手。

    这完全就是被无视了,要是其他人敢这样对待他们,‘阴’阳河主他们早就发飙了。

    但此刻,他们却不敢说话,只能在心中将那股怒火压下去。

    两人皆是非常的尴尬,现在可是下不来台了,尴尬的将手放下来,然后退到一旁。

    “好好的魔不做,偏偏要做一条狗,也是可怜。”

    这一幕尽收眼底,易辰嘴角一勾,这句话直接便戳中了他们的痛处。

    “方才跑得倒是‘挺’快,现在,你倒是跑一个给我看看。”炎帝用戏虐的目光看着易辰。

    “猴子,你说是哪来的狗,一见到人就咬?”易辰直接无视炎帝,直接转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猴子,询问道。

    “狗?小子,你怎么说话呢?请不要侮辱了狗。”猴子目光中带着不满,纠正道。

    这番话,让在场的炎族成员们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易辰的话实在太气人了。

    “将所有天府的人全部都杀光,一个都不留。”炎帝目光带着森冷,用这道命令,给易辰方才的话做出反击。

    “是!”上百位炎族成员目光中带着凶狠,同时朝易斯庆他们冲了过去。

    “斩!”易辰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手中的天陨重剑带着凛冽的劲风朝前方劈出。

    “蓬!”恐怖的能量,带着凛冽的劲风朝那些圣灵族的成员们冲击而去。

    “好霸道,防御!”上百位炎族成员同时调动法诀,立刻在身前凝聚成一个盾牌。

    撞击声在虚空中回‘荡’,他们凝聚出来的盾牌立刻便被击散,同时上百位成员都被推开出去。

    上百位成员目‘露’震惊,他们当中有几位圣灵境,还有十几位准圣灵境。

    他们联合起来出手的话,按理说可以轻松将易辰碾压,但让人想到的是,他们竟然不敌易辰,这实在让人感到震惊。

    “再上来一步,我不介意送你们下黄泉。”易辰散发出强烈的杀意,而后目光锁定在炎帝的身上,道:“带你的狗滚,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

    “你这是在挑战我?”炎帝拳头虚握起来,这样的情况还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挑战?”易辰耸了耸肩,道:“你还配不上挑战这个词。”

    轻视,绝对的轻视,炎帝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从远古时期至今的超级天才,炎帝傲视群雄,只有那些老一辈的强者,才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而易辰,不过是后起之秀,竟然也敢公然挑战他的权威,这是炎帝所不能容忍的。

    “今日,我杀你族人,唯独不会杀你。”炎帝漠然冷笑,道:“看你受这么重的伤,我就不对你出手,给你一个公平挑战我的机会,等你恢复好了之后,一个月后,可敢与我生死一战?”

    这番话,让在场所有的炎族成员都感到非常的吃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生死约战,而且还是高傲的炎帝,亲自约战一位后起之秀,说明他真的动真格了。

    “公平?”易辰耸了耸肩,道:“要打,现在就来,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炎帝仰起头,并未继续说话,依然是非常的高傲,道:“守护者,这些事情还是‘交’给你来吧,但那个小鬼一定要让他活着,一个月后,我亲自了结。”

    “轰!”

    便在这一瞬间,虚空中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一个黑‘色’的传送漩涡立刻浮现。

    让人窒息的气息,从黑‘色’的漩涡当中传出。

    易斯庆他们的脸上,都浮现出了痛苦的神‘色’,那股气息,压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实在太恐怖了。

    “守护者竟然这么快就来了?”易辰脸‘色’一变,守护者实力之强大,非他能够抵挡。

    “嗡!”一道颤声,从黑‘色’的漩涡当中响起,而后可以感应到,一股恐怖到极点的能量,从黑‘色’的漩涡当中传出。

    能够感应得到,正有一股恐怖的能量,正在黑‘色’的漩涡当中凝聚,守护者是准备发动最强一击,瞬间抹杀掉天府。

    就连现阶段的猴子,都没有办法跟守护者一战,可见他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不要着急。’便在这个时候,猴子拍了拍易辰的肩膀。

    “怎么,难道你还有办法不成?”易辰面上‘露’出疑‘惑’。

    猴子现在的模样非常的镇定,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道:“天巫,还在等什么?”

    “天巫?难道是天巫火神?”易辰吃惊道。

    一道颤声,从猴子所望去的方向响起,又有一个传送漩涡凝聚而成,而后一股令人熟悉到极点的气息,从那个方向传来。

    “又一位最强者来了。”‘阴’阳河主,以及易斯庆他们都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来,骇然道。

    像这种压迫感,从来就么有过,来者的修为,远远超出他们的意料。

    “果然是天巫火神的气息!”易辰不由有些‘激’动,没想到猴子竟然将天巫火神请来了。

    “废话,你以为刚才我干嘛去了?”猴子不又得有些得意,方才他早就已经摆脱了后护着的追击,趁着空的那个,去了一趟天巫火神那里罢了。

    “气息,倒是隐匿得还不错。”天巫火神那宛若惊雷般的笑声,在虚空中响起,道:“神尊有规定,守护者不得‘插’手任何一方势力的争夺,身为守护者,不单参与,还助纣为虐,已然是违反了规定。”

    那位守护者并未说话,但他那股凝聚的能量,已经越来越庞大。

    “怎么,你这是要跟我打?”天巫火神的话中,并未有丝毫的畏惧,道:“算起来,我也多年没有动手了,趁此机会,松松胫骨,倒也不错。”

    针锋相对,易辰脸‘色’凝重,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要是两位守护者在这里干起来,天府的人肯定会受到‘波’及。

    空气中,两股气息越来越恐怖,针锋对麦芒,彼此不想让,好像有两团无形的能量,在虚空中你来我往的缠斗着。

    还没有的打,一些修为较低的成员,已经受不了那个压迫,七窍都流出了猩红的鲜血。

    “轰!”当气氛紧张到极点的时候,那个不知名的守护者,突然间撤掉了所有的能量。

    黑‘色’的传送漩涡,渐渐的消散在空气中,他的气息瞬间无影无踪。

    只是,在那传送漩涡彻底消失之前,易辰感觉,好像有一对凶狠的目光,锁定在他的身上,令他心神一颤。

    离开时的那一往,竟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实在是恐怖。

    “多谢守护者出手相助。”易辰转头望去,同时作揖道。

    “守护者‘插’手各大势力的事情,我出头,不过是履行我自己的职责罢了,你不用谢我。”天巫火神摆了摆手,而后目光转移到炎帝他们的身上,道:“你们之间争斗,我管不了,但联合守护者,已经触及了底线,现在警告你们一次,马上走,否则,本座的魂力,可不长眼睛。”

    这是威胁,等于说,炎帝他们要是不离开的话,天巫火神就会对他们出手,绝不留情面。

    炎帝拳头紧握,没有人喜欢这种被威胁的感觉,特别是自己还是一位高傲的超级天才。

    炎帝的目光,也没有丝毫的畏惧,抬头望着黑‘色’的传送漩涡,一副好像要跟天巫火神叫板的模样。

    “看来,你需要一些小小的教训。”天巫火神缥缈的话,在虚空中响起。

    与此同时,众人能够明显的感应到,炎帝身前的空间,有一股能量瞬间爆炸,恐怖的余威朝四周震‘荡’开来。

    炎帝被震飞出去,稳住身形后,口吐鲜血,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初出牛犊不怕虎,炎帝瞬间便得到了应有的教训。

    “一个月后,取你‘性’命。”炎帝擦了擦鲜血,目光移动易辰的身上来。

    “这个挑战。”易辰嘴角一勾,道:“我易辰接了。”--30264+dsuaahhh+29732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