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绝望与牺牲

    (‘女’生)

    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的话,他们大多数都会选择自己。.访问:. 。

    而另外那个人,如果是一生中,无比重要的人,那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死的那个人是自己。

    “你们都退下,让我来!”其中一些天府的成员大声叫喊,拼命的从后方挤上来,同时拉住前面之人的衣服,强行将他们往后面拉去。

    如此场景,印巍看着非常的欣慰,同时又老泪。

    “真是一处极好的催泪戏码,可惜今天谁也别想从这里逃出去,都得死。”万魔巢魔主一挥手,当即涌向这边的魔兽数量更多。

    “魔主,今天你所做的一切,易辰尊者总有一天会替我们讨回来。”其中有不少龙渊学院的弟子大声喊道。

    “易辰?”一提到这个名字,魔主的脸‘色’更加的森冷,道:“他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你还指望他能够为你们报仇?”

    “难道?”这番话,让易斯庆他们的脸‘色’难看起来。

    “怕是你们不知道吧?”那一副担心的模样,让万魔巢魔主笑了起来,道:“炎族的人,早就在火域那边,布下了埋伏,只要他进入火域,便别想从火域里出来。”

    易斯庆他们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的难看,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消息无异于一个惊雷,震得他们都愣住了。

    “小心!”印巍这个时候大喊一声,瞬间来到易斯庆的身边,一掌朝前方击出,将一头想要偷袭易斯庆的魔兽拍飞,道:“现在不是担心的时候,咱们先想办法离开这里,易辰他总有办法脱险。”

    易斯庆点头,易辰便是他们未来的希望,专心指挥天府成员,抵挡那些魔兽的攻击。

    “轰!”便在这个时候,队伍的后方,响起一道震耳‘欲’聋的响声。

    一股强横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所到之处,那些天府的成员都被震飞。

    其中有不少天府的成员瞬间陨落,就算被震飞的成员,也都受了重伤。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般情景,让易斯庆他们紧张起来,大声喊道。[書*哈.哈^小^說.網]

    “有魔兽闯进了传送法阵,现在已经被彻底摧毁了。”南炎虚弱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此刻他的模样非常的狼狈,如果不是他的修为比较高,恐怕早就瞬间被那股冲击能量秒杀。

    所有天府的成员,脸上都浮现出绝望之‘色’,传送法阵便是他们最后的希望,现在被摧毁掉了,他们撤离的希望近乎为零。

    “院长,外围成员挡不住了,那些魔兽已经彻底闯进来了,快要失控了。”这时,也有天府成员从外围跑了过来。

    听闻此言,印巍他们立刻腾空而起,朝最前方望去。

    果不其然,魔兽大军疯狂的涌进来,而天府的成员已经挡不住。

    “没办法了,只能开启易辰当初布下来的防护法阵,说不定还能够维持一些时间。”易斯庆道。

    “也只能这样了。”印巍点了点头,而后大声喊道:“开启最后的防御法阵!”

    这一刻,瞬间有数千位天府成员从后方冲处,来到远处的阵台。

    这些人,都是天府培养出来的‘精’锐,每一位的修为都不弱。

    数千人同时结出一个法印,强横的魂力从他们的体内涌出,瞬间注入阵台当中。

    “轰!”宛若惊雷般的声响,从阵台当中传出,无数的阵纹朝四周扩散开来,相互间融合在一起。

    原本已经被魔主他们打碎的阵法,此刻得到的修复,强横的防御护罩立刻凝聚而成,所有的魔族成员全部都被那个防御护罩推开出去。

    当初,易辰布下了能将天府隐藏起来的伪装法阵,当然还有以备不时之需的防御法阵。

    被魔主他们破坏掉的,不过是最为简单的伪装法阵,这个防御法阵一直都没有被打开。

    眼见那些魔兽都被推开,天府的成员们都松了口气,特别是那些伤员,已经全部都瘫倒在地上。

    他们已经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多数成员,体内的魂力已经消耗一空,完全是凭借一股意志在战斗,继续下去的话,肯定也会被杀害。

    “吼!”那些无法攻进来的魔兽,站在外围对着天府的成员怒吼。

    “原来,还有一个这样的防御法阵,但,你们觉得,一个防御法阵保护得了你们?”万魔巢魔主冷笑一声,挥手道:“将这个阵法给我破开!”

    “动手!”‘阴’阳河主和天魔‘穴’的魔主,同样没有丝毫的犹豫,轻轻一挥手。

    三大魔族的魔兽,发出惊天怒吼,不断用庞大的身躯,撞击法阵护罩。

    轰鸣声在虚空中回‘荡’,整个天府都在颤抖,每一次剩下只能怪,在场的成员们心脏都会狠狠的跳动一下,一群人紧张到了极点。

    他们现在最害怕的,便是易辰布下来的法阵,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如果被他们进来的话,那他们最后的生机就断绝了。

    “法阵,挡下来了!”半刻中后,印巍的脸上浮现出笑容。

    易辰这个法阵,的确非常的强大,在那么多魔兽的猛攻之下,竟然安然无恙。

    这一幕,让所有的成员们都松了口气,但他们很快又紧张起来。

    因为,这个时候,万魔巢的魔主飞身上前,挥手道:“退下。”

    “吼!”所有的魔兽皆是发出一声低吼,而后同时往后方退去。

    “难怪可以作为你们最后的倚仗,但挡得住普通的魔兽,却是挡不住我。”万魔巢魔主说出这句话,而后掐动一个法诀,磅礴的能量从他的经脉中疯狂的涌出。

    让人窒息的气息,朝四周疯狂的弥漫开来,那是准神的气息,万魔巢魔主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易斯庆他们也都紧张起来,准神极其的强大,一个人可以比拟千军万马,他亲自动手,这个法阵怕是难以抵挡得住。

    “杀!”万魔巢魔主并未给他们希望,终究还是动手了,一拳,带着破碎虚空的力量朝前方轰出,磅礴的能量化为一头巨龙,迅速朝防御法阵冲击而去。

    “轰!”击中法阵的瞬间,天地都在颤抖,被击中之处,出现了无数的裂痕,但并未破碎。

    “恩?”万魔巢魔主那一击,可算是施展了全力,他以为可以一招打破防御法阵,但却只是出现了裂痕而已。

    让他更加没有想到的还在后面,只见这个时候,阵台突然间释放出刺眼的光芒。

    “嗡!”一道轻颤声响起,阵纹闪烁起刺眼的光芒,而后方才被击中的地方,突然间涌现出一股庞大的能量,迅速朝魔主冲击而去。

    这一股能量,与魔主方才释放出来的能量,竟然一样强大!

    “哼!”万魔巢魔主虽然吃惊,但反应却是极其的快,霸道的一拳朝前方击出。

    法阵的能量被击散,同时他自己也被震退出去,稳住身形后,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脸‘色’瞬间狰狞起来。

    原本以为只是简单的反击,没想到的是,那反击竟然还让他受伤了。

    与此同时,方才被万魔巢魔主打出裂痕的那个地方,涌进一股庞大的能量,瞬间得到了修复。

    “那不单只是一个防御法阵,它还能够做出攻击,并且还能够在短时间内自我修复,布下那个阵法的魔鉴师,绝对是一位宗师级的人物。”天魔‘穴’魔主道。

    “哼,不管是什么级,这个法阵我照破。”万魔巢魔主冷声道。

    仇恨,能够让一个人失去理智,万魔巢魔主,自认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可是,当心中带有仇恨的时候,也难以保持往日的清醒。

    “那太‘浪’费时间了,咱们三人一起联手吧。”天魔‘穴’魔主飞了出来,道。

    ‘阴’阳河主也并未拒绝,同时飞了出来,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万魔巢魔主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本想着一个人动手,但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让‘阴’阳河主他们都参与进来。

    三人不用任何的‘交’流,同时掐动法诀,凛冽的劲风从他们四周搅动起来。

    庞大的能量,从他们的体内疯狂的涌出,不断的在他们的身前凝聚,一股无形的能量,将四周的海水全部都推开,形成一个圆形的真空地带。

    所有的天府成员,都用骇然的目光望着虚空,他们三人凝聚出来的魂力,恐怖得让人窒息。

    “法阵,恐怕保不住了。”这是他们此刻共同的想法。

    “杀!”与此同时,三位魔主已经动手了,三股能量带着咆哮声,在一众天府成员骇然的注视下,朝法阵冲击而去,所到之处,空间在不断的颤抖。--30264+dsuaahhh+29579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