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香消玉殒

    远古时期的一对恋人,却因为种种原因而不能在一起,当再次相见的时候,便是永远的分离之时,这样的场景,让在一边观看的易辰等人心里有些堵得慌。

    “当年为了让生灵那家伙离开,自己甘心留下来断后,这所谓的情爱,简直虚伪得让人想要吐出来。”炎族神王漠然一笑,这句话当中带着冷嘲热讽。

    这样的态度,着实可恨,如果能够从这里出去的话,易辰肯定会选择跟炎族神王干上一场。

    相反,身为当事人的天玄神女,她的脸色却是无比的平静,并未受到丝毫的影响,缓缓抬头朝炎族神王看去。

    “人在做,天在看,坏人只有天收,为了一己私欲,做出这么多下作的事情,迟早会遭报应。”

    当话音落下的时候,天玄神女整个人好像是火焰一般燃烧起来。

    “师尊!”瑶奚大喊一声,泪水好像瀑布一样,从她的眸间不断的涌出。

    天玄神女,那是在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之力,只要燃烧殆尽,便是她香消玉殒之时。

    “瑶奚,师尊对不起你,天玄族只能靠你支持大局了。”

    这一刻,天玄神女露出了笑容,而后在瑶奚不舍的目光注视下,化为一股血红色的能量,冲入圣灵神王的身体当中。

    “蓬!”这一刻,圣灵神王的身体燃烧起血红色的火焰来,整个人的生命气息在不断的提升。

    他那浑浊的双眼,逐渐变得命令起来,好像是在复苏一般。

    “竟然将自己最后的力量,灌输给了圣灵神王。”目睹这一幕,炎族神王非常的吃惊,道。

    “天玄!”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圣灵神王的咆哮声便在虚空中回荡。

    他的身躯从虚空中坠落而下,双手掩面,两道清泪从眸间滑落而下。

    圣灵神王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对方才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与挚爱阴阳相隔,世上最大的悲,莫过于此。

    但,易辰却并不是这样认为,面对的是自己的挚爱,但她身陷危难时,自己却无能为力。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自己的面前,化为一缕青烟,那种无力,那种自责,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是一种比悲还要更加让人心碎的力量。

    半响后,圣灵神王漠然抬头,目光死死的锁定在炎族神王的身上,道:“炎族老鬼,你赢了。”

    “不过是略施手段罢了,赢得也不是特备光彩,不必这样称赞我。”炎族神王道。

    “待我恢复之时,便是将你诛杀之日。”圣灵神王站起身来,这句话中充满了无尽的冰冷,杀意,已决。

    此刻,已经无需多言,炎族神王也没有多说什么,彼此想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这已经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圣灵,可有办法破开此阵,我们现在需要离开这里。”猴子道。

    他很清楚,现在首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即便知道现在的圣灵神王悲痛欲绝。

    “此阵,乃是太古阴阳阵,我一人难以破解,需有一人协助。”圣灵神王道。

    闻言,易辰环顾了下四周,既然是协助,那人必须也是魔鉴师才行。

    而场上,只有易辰一个人是魔鉴师,看来是非他不可了。

    “破开这个阵法,需要多长时间?”易辰询问道。

    “并非破开,而是打开一个缺口,如果真正要破阵的话,除非是我巅峰状态。”圣灵神王一摇头,道。

    天玄神女,将自己最后的能量注入给他,但并不能让他恢复到巅峰状态,如今的他,也必须跟易辰一起联手,才能够短暂的打开一个缺口罢了。

    “意思就是?”易辰眉头一皱。

    “负责破阵之人,会被困在里面,出不去。”圣灵神王道。

    “猴子,你们出去后,尽快赶回天府。”易辰深吸口气,转身朝猴子他们看去,道。

    “等我们处理完天府的事情后,便回来救你出去。”猴子道。

    “神王,咱们开始吧。”易辰不想浪费时间,双手掐动法诀,纹器和纹盘便从储物戒当中飞了出来。

    “凝!”圣灵神王并未多说什么,法诀掐动,一道道魂力从体内汹涌而出。

    那是精纯到极点的能量,根本不用纹器和纹盘,直接在虚空中凝聚成阵纹来。

    “我需要怎么配合你?”易辰询问道。

    “将你的身体交给我来控制。”圣灵神王的声音响起,而后一股强横的魂力狂涌而出,立刻注入易辰的身体当中。

    这一刻,易辰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魂力不断的涌出,在圣灵神王的控制下,与他的魂力相互间融合在一起。

    这一刻,易辰有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仿佛不是圣灵神王在刻画阵纹,而是他自己在刻画阵纹一般。

    这完全就是圣灵神王他生平对于魔鉴的感觉,这样与易辰一同刻画,等于是让易辰完全体会一次,站在他那种高度,刻画阵纹时,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易辰已经不再去想其他事情,专心协助圣灵神王刻画法阵。

    “神王,现在要怎么做?”目睹这一幕,炎无言他们的脸色皆是一沉,要是被猴子他们出来的话,将会非常的麻烦。

    炎族神王手一挥,当即炎无言他们心领神会,同时飞身上前,将法阵团团围住,只要猴子他们出来,便会立刻发动攻击。

    “开!”圣灵神王的喝声在虚空中响起,同时,他刻画出来的阵纹,疯狂的涌向前方的法阵。

    刺眼的光芒闪烁,一道道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那个法阵在这一瞬间,仿佛被一对巨大的双手,撕裂开来。

    “趁现在,走!”猴子大喊一声,率先朝那个缺口冲了过去。

    “易辰。”瑶奚转头朝易辰看来,此刻还是有些犹豫,身为母亲,并不愿意将自己的孩子留在这里。

    “先处理天府的事情,不用管我。”易辰大声喊道。

    “易辰兄,保证。”炎斗鸣大喊一声,而后快速跟在猴子的身后,瑶奚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而后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