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天玄神女

    千变神菩在炎族中的地位非常的高,但在神王的面前,却是什么都不是。--

    易辰在跟炎族神王谈话,她突然间便‘插’嘴,这完全是无视了炎族神王的权威,将自己跟神王摆在同样的位置。

    炎族神王,身为炎族的统治者,自然不会轻易的放纵,如果不喝止的话,定然会影响到他的权威。

    “神王恕罪,神菩知错。”千变神菩身体都在颤抖,那并不是因为生气,此时却是因为害怕。

    炎族神王丝毫不予理会,就好像不存在千变神菩这个人一般。

    “你的时间不多,现在还来得及。”炎族神王看着易辰,道。

    而后,他便没有继续说话,现在他们牢牢的占据了主动权。

    “炎族的老不休,你已经无耻到这等田地了吗?”

    便在这个时候,一到苍老虚弱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

    场上,并未有人说话,那道声音就好像突然间冒出来的一样。

    “是什么人?”易辰心头惊疑,环顾了下四周,但并未发现还有其他人在。

    “声音是从那里发出来的。”猴子朝身后的巨剑望去,道。

    炎族神王他们同样也都是如此,目光齐刷刷的看着巨剑所在的位置。

    “师尊!是师尊的声音。”与大家的惊异不同的是,瑶奚此刻却是非常的‘激’动。

    “师尊?难道她还活着?”易辰非常的吃惊。

    天玄神‘女’的身躯,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力,根本不可能还活着。

    但刚才的声音,却是她的声音无疑。

    “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你竟然没有死?”炎族神王的话中尽是惊疑。

    “这一切,都是为了等你。”

    一道大笑声响起,而后巨剑上干枯的躯体,丹田处释放出极其强烈的光芒。

    宛若‘潮’水一般的魂力狂涌而出,立刻在虚空中凝聚出一道身影来。

    与那具枯瘦的躯体不同的是,那道魂力所凝聚出来的虚影,看起来却是非常的年轻,宛若出尘的仙子一般。

    “师尊。”瑶奚一见到那人,泪水便从眸子间淌出。

    “我的傻徒儿。”天玄神‘女’朝瑶奚看来,话中尽是歉意,道:“未能履行我们的承诺,不能一直保护天玄族,师尊对不起你们。”

    “只要师尊回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瑶奚道。

    “太晚了,这道封印,已将将我的‘精’血全部都耗光。”天玄神‘女’叹了一口气,道:“我的时日无多,让我助你们突破这个法阵。”

    “蓬!”这一刻,天玄神‘女’的躯体,燃烧起一股庞大的能量,宛若火焰一般冲天而起。

    “她在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气息。”目睹这一幕,猴子的脸‘色’沉了下来。

    “神‘女’请停下来,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突出重围,不必要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易辰大声喊道。

    但是,天玄神‘女’并未理会,目光反而是坚定无比。

    易辰非常的着急,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局面,他很想离开,但并不想他人为此牺牲。

    “没有用,让她继续吧,就算不这样做,她也活不了多长时间。”猴子道。

    巨剑上的法阵,可以长时间运行,不断的吸收消耗被封印修者的能量。

    天玄神‘女’贵为神王,有着极长时间的寿元,但也经不起法阵的折磨。

    她的躯体已死,灵智也已经消散,也就是说,天玄神‘女’早在之前便已经陨落。

    现在所见到的,不过是她临死前保留下来的一缕灵智。

    并且,她现在释放出来的气息,比生前更加的恐怖。

    这是自然,天玄神‘女’她是在毁自己所有的根据,燃烧自己的兽魂,这样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要比原来更加的恐怖。

    “你能刻画法阵?”天玄神‘女’抬头朝易辰看来,道。

    “晚辈在魔鉴方面确有造诣。”易辰已经不再劝阻。

    每个人活着,都有其价值,包括神王同样也是如此。

    倘若一个人活着没有价值的话,那是一种无尽的悲哀。

    天玄神‘女’被关在这里,可谓是非常的憋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备受折磨。

    如今,她终于能够发挥自己的作用,助瑶奚逃离这里,这也算是一种补偿。

    “我将毕生功力,灌输入你的体内,你来运用我的魂力,刻画破阵之法。”天玄神‘女’道。

    “恐怕晚辈不能担此大任。”易辰眉头一皱。

    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就算有神王将自己的魂力灌输给他发挥,但魔鉴方面的水平,却并未达到那样的水准,依然没能发挥作用。

    “倘若圣灵神王能够行动的话,他肯定能刻画出破阵之法。”炎斗鸣道。

    “圣灵神王?”天玄神‘女’的身躯一颤,一提到圣灵神王,她的情绪‘波’动极大,眸间闪过一缕莫名的情愫。

    易辰倒是感到非常的奇怪,同时也觉得,这肯定有故事在其中。

    “圣灵神王当年与天玄神‘女’有不少的纠葛,两人曾经相爱过,奈何天玄神‘女’的身份,彼此只能遥守天涯,其中的纠葛,怕是能写成一本感天动地的书籍来。”

    猴子跟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对他们的过去非常的了解,不由得感叹一声。

    “他的‘精’血被灵魄被留在这里,已是一具行尸走‘肉’,不知在外面成了什么模样。”天玄神‘女’仰天发出一道叹息声。

    “神‘女’莫要挂心,圣灵神王一直与我们在一起。”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易辰感觉自己的心堵得慌,双手掐动法诀,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兽魂中响起。

    神魔塔立刻飞出,关住圣灵神王的那一层散发出刺眼的光芒,当即圣灵神王便从里面飞了出来。

    天玄神‘女’身躯一颤,目光聚集在圣灵神王干瘦的躯体上,双眼渐渐的模糊起来。

    圣灵神王那失神的双眼,望着天玄神‘女’所在的方向,脑袋狐疑的转动了下,就好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一般。

    “天玄?”半响过后,圣灵神王的喉咙动了下,两个沙哑到极点的字吐出。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流逝,天玄神‘女’呆滞在原地,与圣灵神王四目相对。--30264+dsuaahhh+29279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