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神秘巨塔

    “天玄族的情况,相信你们也很清楚,只能由我一个人参加。”瑶奚道。

    “神域山脉,由我和安若参加。”龙仆同样也表了态,道:“龙婆需要镇守神域山脉,不便前来。”

    “圣灵族的情况相信你们也知道,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参加。”南炎他的话到时有些底气不足。

    现在的圣灵族,真正能出战的只有他一个人,而他的修为,说起来也是尴尬,别说是做出贡献,不拖后腿就已经算不错了。

    “南炎族长倒是不必了。”易辰笑了笑,自然了解他的难处,道:“天府参加行动的,有我,猴子,圣灵宫主,鬼谷,斗鸣兄参与行动。”

    最终,人数很快便确定下来。

    神域山脉两人,安若和龙婆。

    洪荒古族只有洪荒泽义一人,南蛮王他们的实力只是元古境水平,不能发挥出太大的作用来。

    加上瑶奚总共有四个人,而易辰这边则有五个人,总共只九个人一起行动。

    当然,如果行动开始的话,星辰族那一边,星相城主和星无憾,同样也会参与进来。

    十一个人并不多,但人的作战能力非常的强,绝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血池拿下来。

    当然,这是在炎族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如果行动太慢,传送阵开启,炎族的强者过来的话,易辰他们将会遭受灭顶之灾。

    “咱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才行。”易辰深吸口气,道。

    “我觉得,最好还是想办法,将炎族的传送法阵破坏掉,这样即便被发现了,也能够有效的阻止炎族强者到来的时间。”瑶奚道。

    “这倒是简单,那个传送法阵交给我。”易辰笑了笑,道:“只要破坏了那个法阵,你们便第一时间进去将炎族的人解决掉,就算不能杀掉,也要第一时间将他们控制。”

    “放心,全力以赴。”洪荒泽义认真的点了点头。

    其他的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去想那么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有真正行动的时候才知道。

    “两天后,行动。”易辰同样也敲定了行动的时间,很快一群人便散去。

    这次的行动,关系到天府的未来,还有与古族联盟之间的未来。

    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六魔杰的到来,给易辰敲起警钟,阴位面随时有可能攻进来。

    让神王觉醒,不一定能够抗住他们的攻势,但最起码还有一线希望,如果不去做的话,可能最后的希望都会被泯灭。

    飞羽他们都在外面历练,易辰并未让他们回来,第一,他们的战斗力有限,不一定能帮得上忙,第二,易辰不想让他们冒这个险。

    离开了议事厅,易辰来到一座山峰上,盘膝双膝闭目养神,同时运转众生诀,进入修炼状态。

    只剩下两天时间,他必须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极致,况且,领悟了无我无道之后,他急需时间去适应自己猛然提升的力量。

    夜幕,渐渐将天地笼罩,银月渐渐升起,柔和的月光倾洒在海面上,银光粼粼。

    “吼”一道震耳欲聋的兽吼声,从远处传来,天地在不断的颤抖。

    平静的海面,被可怕的音波掀起惊涛骇浪,整个场面看起来好像末日一般。

    易辰猛然间惊醒,站起身来朝火域所在的方向望去,能够弄出如此恐怖威势的,绝对不是普通的魔兽。

    心神一动,魂力在他的调动下狂涌而出,形成一个护罩将他保护在其中,并未受到音波的影响。

    “那里,怎么突然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易辰眉头一皱,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这样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火域所吸引,对他的行动非常的不利。

    “魔灵古巫的气息。”便在这个时候,焚天的声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

    他愣了下,道:“你是说,这道吼声,是由魔灵古巫所发?”

    “应该没错。”焚天的话中带着一丝肯定,道。

    “莫非它已经从神迹里面出来了?”易辰眸间闪过异色,同样也有些担心。

    “黎火兽神他们控制不了魔灵古巫。”焚天点了点头,道。

    几天前跟焚天交谈后,易辰便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他对魔灵古巫出来,并不害怕。

    只是过两天便要对血池出手,魔灵古巫突然间在火域出没,这样很可能会对他们的行动带来一个未知的变数。

    是福是祸,这是一个未知数,易辰也没有想那么多,转身一闪,回到了天府。

    此时的天府非常的热闹,许多成员都出来走动。

    方才那道兽吼声,威势非常的恐怖,整个天府都受到了影响,一众成员都出来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易斯庆他们同样也是如此,易辰一回到天府,便见到他们眉头紧皱,看得出来他们现在的心情,非常的担忧。当然是为过两天的行动感到不安。

    易辰并未跟他们交谈,相见只是点头,现在已经不需要说那么多,多了的话只会增加他们的担忧。

    独自在天府中行走,一会便遇到了炎斗鸣,此刻他正负手而立,遥望火域的方向。

    “现在的心情如何?”易辰走上前去,笑问道。

    “你是觉得我在担心?不安?”炎斗鸣同样一笑,道。

    “哦?难道你只有其他的感觉?”易辰道。

    “你知道吗?”炎斗鸣深吸口气,而后拳头紧握道:“我从来都没有如此的兴奋过。”

    “为何?”易辰抬头与他对视。

    “以前,复仇对于我来说,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凭借我一个人的力量,太多余渺小,每天好像过街老鼠一样,躲避炎族的追踪,苟且偷生,只为让自己活下去。”炎斗鸣道。

    “现在呢?是什么让你感到兴奋?”易辰道。

    “现在?现在炎族在他的面前,依然像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但我,已经不是孤身一人。”炎斗鸣抬起头,道:“最起码,有了一线复仇的希望。”

    “你是认真的?”易辰道。

    “你觉得呢?”炎斗鸣疑惑的看着易辰,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易辰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一个人活着,如果只是为了复仇,那他将会非常的痛苦。

    在易辰看来,这只是别人的想法,每个人活着,追求都不同。

    有的人是为了填饱肚子,有的人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权势,有的人活着是为了复仇。

    大家都有着同样的追求,并且,都会遇到让他们痛苦的事情。

    只是为了复仇的人,会痛苦,那为了得到更多权势的人,就不会有痛苦,为了填饱肚子的人就不会有痛苦吗?

    每个人的生存之道不同,不是亲历者,没有资格去评价。

    “刚才的兽吼声,你应该听到了吧?”炎斗鸣转移话题,道。

    “那么响亮的声音,如果没有听到,那就真的应该检查下,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易辰一摊手,道。

    “你有什么看法?”炎斗鸣眉头微微一皱,那道吼声让他警觉。

    “走一步是一步,也有可能不会对咱们的行动产生任何的影响。”易辰笑了笑,现在他倒是很看得开。

    “希望如此吧。”炎斗鸣深吸口气,他对这次的行动同样非常的看重,并不希望出任何的差池。

    那一吼声,让几大域都不太平静,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躁动不安的气息。

    魔兽的对危险的嗅觉都非常的敏锐,这下子纷纷藏了起来,已经不做多走动,许多地方一片死气。

    修者同样也是如此,那些魔兽的反应,让他们有一种特殊的征兆,可能有强大的东西要出来走动。

    同样的,他们也感觉,可能要有大事情要发生。

    那一吼声,似乎是为整片大陆的负面能量,吹起了熊熊的号角。

    “轰隆!”

    火域里荒无人烟的一角,一道沉闷的声响在那虚空中响起。

    黑色的传送漩涡凝聚而成,而后,一座布满了符文的巨塔从天而降,直插入那火域的土地中。

    飞禽走兽,纷纷朝四周逃开,似乎在躲避一些东西。

    那座巨大,面积极大,一股危险的气息朝四周扩散开来。

    “已经到了吗?”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那巨塔中传出,这道声音,似乎经历了岁月漫长的河流,苍老而久远,幽深得让人恐惧。

    “已经到了,目前是在阳位面的火域。”一道充满了尊敬的声音,那巨塔当中传出。

    “很好。”苍老的声音再度响起:“六魔杰,你们来过这里一次,对这里比较了解,一切交给你们。”

    “是!六魔杰绝对不会辜负尊主厚望。”六道回应的声音从巨塔当中传出。

    片刻之后,那座巨塔慢慢的打开,六道身影从里面飞了出来。

    “嘿嘿,阳位面,我们又回来了。”六魔杰环顾了下四周,说出一道冷冷的话来。

    “这一次,便是他们的末日,咱们这些人便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相信根本不用派大军前来。”其中一位魔杰道。

    其他几位魔杰同时冷笑,而后便分为几队人马,朝四周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