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烧成灰烬

    只要东蛮王他们没来,易辰倒是不怕,道:“只要将附近的远古血冥兽杀死便成。”

    “这就得靠你了。”猴子盘坐在地面上,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

    其实,他也帮不上什么忙,想要将他们救出来,且还是在远古血冥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瞬间将他们扑杀。

    这么多人当中,只有易辰能够做到,依仗便是岩浆之精,恐怖高温,远古血冥兽根本无法抵挡。

    在易辰看来,由他来动手,也是最为保险的方式,自然不会偷懒。

    “行动吧!”两道锐利的光芒在眸间闪过,易辰瞬间腾空而起,朝前方冲了过去。

    洪荒族长他们的感知能力极强,顺价便发现有人靠近,同时朝易辰这边看了过来。

    “有人来了,到底是谁?难道又是被远古血冥兽控制的族人?”

    “不像,你看他的身材,虽然健壮,但却与我们族人的身材不符,是人族修者。”

    一众洪荒古族成员同时站起身来,由于距离较远,他们看不清易辰的模样,议论纷纷。

    “易辰徒儿!”洪荒族长他的修为,在一众古族成员中,属最强的一位,立刻便感应到易辰的气息,判断出他的身份。

    当年失忆进入古族,易辰偶得神王的传承,东蛮王等人都想刁难易辰,是洪荒族长收他为徒,相互间有着极深的渊源。

    虽然易辰恢复记忆后,便没有叫过他师尊,两人关系也是有些生疏,但在彼此心中还是有着足够的地位。

    “所有成员,用神相之力保护自己!”易辰并未急着打招呼,大喊一声,而后掐动出一个法诀。

    “听易辰的,快用神相之力!”洪荒族长大喊一声。

    闻言,一众古族成员的反应极快,纷纷掐动法诀,十数万道神相之力狂涌而出,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

    “凝!”一众成员的齐喝声响起,在他们的控制下,那些神相之力凝聚出护罩,将他们都保护在其中。

    “吼!”

    也便在此时,地底下传出低沉的怒吼声,一头头远古血冥兽破土而出。

    数量极其的庞大,看起来密密麻麻,宛若来到了魔兽形成的海洋一般,叫人头皮发麻。

    刚一出来便见到了易辰,对自己的来对头,它们不可能不认识。

    当即便是杀意盎然,漫天的远古血冥兽,腾空而起,朝易辰汹涌而来,气势骇人,要将易辰撕成碎片。

    “来得正好,烧死它们!”

    易辰眸间闪烁起锐利光芒,法诀掐动,磅礴的魂力,疯狂涌入岩浆之精之中。

    这一刻,岩浆之精好像火山喷发一般,炙热的火焰冲天而起,而后好像潮水一般朝四周弥漫开来。

    刚一碰触到远古血冥兽,惨叫声便在虚空中回荡,炙热的高温,瞬间将它们烧成焦炭。

    这便是岩浆之精的威力,它们早已经见识过,怕是时间太长,忘记了易辰身上还有此等至宝。

    “吼!”留在这里,定然会像前面的同伴一样,被焚烧成虚无,它们倒也不笨,同时四散开来。

    “你们觉得可以逃脱吗?”易辰漠然的笑声响起,心神一动,漫天的火焰以更快速度,朝四周扩散而开,将它们都围在中间。

    继续前进,一样会被烧死,所有的路,都已经被堵住,可谓是进退两难。

    “赶紧结束吧。”易辰右手朝前方伸出,而后轻轻一握拳。

    “轰!”炙热的岩浆之精,瞬间炸裂开来,恐怖火焰将那片天地笼罩在其中,万千远古血冥兽同样被笼罩。

    一道道炙热的能量波动,疯狂的朝四周席卷开来,余威极其的骇人。

    洪荒族长等人,身处在爆炸的边缘,自然受到了波及。

    十数万成员,共同凝聚出来的神相护罩上,竟然被余威撞击出了裂痕。

    这让所有人都震惊,他们同时联手凝聚出的护罩,绝对能抗住准神强者最强一击,却在易辰的进攻余威下出现裂痕,这等修为,让他们倒抽一口凉气。

    重要的一点是,出手之人,算是他们比较了解的易辰。

    那时候他来到洪荒古族的时候,只是一位准元古境罢了,现在再次相见,实力却到达了他们难以想象的地步。

    “收!”

    望着下方的熊熊火焰,易辰觉得差不多时,方才掐动法诀,漫天的岩浆之精,被吸回到兽魂当中。

    “远古血冥兽都被烧死了,全都撤掉神相之力!”洪荒族长大声喊道。

    “散!”一众古族成员的喝声响起,齐心凝聚出来的护罩瞬间被撤掉。

    “好厉害!”当他们认真观察四周的场景时,面上俱是流露出骇人之色。

    弄得他们焦头烂额,举足无措的远古血冥兽,竟然瞬间被杀死了,而且仅凭易辰一人之力,实在难以想象。

    “族长,你没事吧?”易辰飞身上前,道。

    “没事,那些远古血冥兽并未伤我们,对了,你怎么来了?”洪荒族长笑道。

    “东蛮王带着南蛮王等人,前去天府,将我们骗了进来。”易辰摇头道。

    “那个叛徒,还敢做如此不义的事情。”洪荒族长一脸恨意,道:“只有你一个人前来?没有受伤吧?”

    “所幸我们发现得及时,并未受伤。”易辰微微一笑,道:“猴子,你们还在那边干嘛?”

    洪荒族长抬头朝易辰后方看去,立刻便发现了猴子等人,忍不住惊喜道:“神猴和天玄圣女也来啦!”

    “难得一见洪荒族长,您还是这般精神抖擞。”天玄圣女行了一礼,道。

    “圣女也是容光焕发,气色不错。”洪荒族长捋了捋胡须,目光放到猴子身上,行礼道:“拜见神猴。”

    看来,猴子在几个古族里面,还是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

    “不用来这些虚礼,我们是来办事的,不是来叙旧。”猴子那模样倒是傲气得很,道。

    “神猴前来相助,相信将他们拿下并非难事。”洪荒族长倒是信心满满,随后他的目光便放到炎斗鸣身上,打量了一下,道:“这位是?”

    “晚辈炎斗鸣,见过前辈。”炎斗鸣行礼,报上了名号。

    “炎斗鸣?炎族人!”洪荒族长瞳孔一缩,一缕杀意盎然。

    “什么!他是炎族的人?”一众古族的成员,同时用充满杀意的目光,朝炎斗鸣望去,一个个摩拳擦掌,那眼神似乎要将炎斗鸣吞掉一般。

    “前辈别误会,我并无恶意。”炎斗鸣立刻解释道。

    “炎族的人都不是好东西,包括你在内!”一众炎族成员极其愤怒,同时也指向易辰,道:“易辰,我们待你亲如兄弟,为何你跟炎族人混在一起?”

    可以非常明显的感觉出来,他们看易辰的目光中,已经带有略微的防备。

    这也怪不得他们,只能怪炎族当年做得太绝,已经在炎族成员心中,烙下难以磨灭的仇恨。

    “大家别误会,斗鸣兄虽是炎族的人,但与我们一样,都与炎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易辰若是不解释下,怕是误会会加深。

    “炎族人跟炎族人有仇?莫非是炎族的叛徒?”

    “若真的是叛徒,更加不能相信,连自己古族都能叛变,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一众古族成员议论纷纷,洪荒古族刚刚经历了东蛮王的叛变,对于叛徒可谓是恨之入骨,自然对炎斗鸣没有好感。

    “易辰,你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相信你不会做出不利洪荒古族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咱们最好还是讲清楚,若是难以服众,我相信你也没有用。”洪荒族长道。

    “我父母,是被炎族高层所杀。”易辰刚想要说些什么,炎斗鸣便已经率先开口。

    方才还在议论的洪荒古族成员,彼此间面面相窥,大声议论,已经转为小声探讨。

    在他们眼中,不管炎斗鸣与炎族有何深仇大恨,与他们并无多大关系,只要他是炎族人,就不值得信任。

    “现在这个时候,便不要再执着于哪个族人的问题,先解决目前的事情再说。”猴子有些不耐烦道。

    很显然,猴子的话还是有不小的作用,洪荒古族的成员慢慢的停止了讨论。

    “因为大家相互间还不了解,难免有误会,还望你能理解。”洪荒族长道。

    炎斗鸣自然不是小肚鸡肠的人,道:“炎族的所作所为,我也感到很抱歉。”

    “这些也怪不得你,炎族高层的事情,你也接触不到。”洪荒族长摆了摆手,而后转头朝西面方向望去,道:“我感应到东蛮王他们的气息了。”

    易辰转头望去,心里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也并未有丝毫的紧张感。

    主要原因,还是已经将洪荒族长他们救出。

    “还有多长时间到达这里?”易辰开口询问,在他们还未到来之前,或许能做些事情。

    “十分钟。”洪荒族长闭眼感应了下,道。

    “打扫战场,尽量恢复原来的样子。”易辰点了点头,道:“族长,这些就靠你们来做了。”

    “小事。”洪荒族长一摆手,喊道:“大家都听到了吗?快些打扫战场!”

    “是,族长!”

    一众炎族成员纷纷行动起来,人多便是力量,打扫的速度倒是极快。

    “你又有什么计划?”猴子眼珠子转动,询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