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竟是陷阱

    “那股气息好生熟悉,好像是洪荒神王的气息?”

    易辰跟在他们身后,越是接近气息传来之处,便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气息的威压。

    洪荒泽义并未给出个答案来,南蛮王亦是如此,他们自顾朝前方飞行,似乎并未听到易辰的问话般。

    “奇怪,好像有些不对劲。”猴子的传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

    炎斗鸣亦是转头看来,可以看出他充满了不解和警觉。

    刚进来时,易辰倒是没有发现不同寻常之处,随着渐渐深入,易辰同样也闻到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里除了景物,跟易辰当初进来时,所见的一模一样外,这里实在太过于安静。

    甚至没有洪荒古族的成员走动,好像进入无人区一般,诡异非常。

    如果不是与南蛮王交情不浅,相信他不会欺骗易辰,更不会做出对他不利之事。

    “暂且别出声,先看看情况再说。”易辰摆了摆手,若无其事般飞行。

    半刻中后,一众人便来到目的地,散发出强烈气息的,是一个金色巨棺。

    那东西易辰不陌生,是洪荒神王的容身的金棺,

    “那是神王的气息。”易辰眼睛微微一眯,道:“神王不是失踪了吗?为何金棺中,还有他的气息?”

    “神王存留的一些气息罢了,不信,你可过去开棺查看。”

    洪荒泽义这番话一出,南蛮王全都看了过来,似乎在等易辰过去开棺检查般。

    “蛮王你们的话,难道我还会不信吗?开棺也有损神王威严,还是免了吧。”易辰并未上前,笑道。

    洪荒泽义的眉头,在人不易察觉的情况下,微微皱了一下,而后笑道:“倘若消除你的疑虑,看看倒也无妨。”

    这番话,让易辰越发奇怪,洪荒神王在洪荒古族的地位,自然是不用说。

    稍微有一丝亵渎,都会让他们愤怒,就算易辰跟他们关系不浅,他们也不可能如此的大度。

    “易辰兄弟,请吧。”南蛮王做出一个手势,生怕易辰后悔一般。

    易辰并未立刻行动,也并未流露出负面情绪来,依然是一副淡漠的模样。

    猴子他们也都在看着易辰,他们早已经察觉到有些不正常。

    洪荒泽义等人,目光也都聚集在易辰的身上,等待他做决定一般。

    “只要蛮王你们不介意,看看冬夜无妨。”易辰嘴角一勾,朝那金棺飞去。

    空气中,竟弥漫起一股紧张的气氛来,洪荒泽义他们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紧张了,目光紧紧盯着易辰。

    “千万小心。”猴子的传音,在易辰的耳边响起,而后炎斗鸣和瑶奚两人也相续传音。

    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自然不用他们提醒,易辰明白怎么去做。

    “咻!”

    在易辰的控制下,魂力顺着经脉涌出,一只手按在金棺上,魂力便是注入其中。

    在这一刹那,一道金色光芒闪耀,直逼得易辰睁不开眼睛。

    厚重的金棺,似乎受到某种能量的驱使,竟然瞬间打开。

    “嘶!”可以清晰听到密集的异响声,易辰感觉背后一寒,瞬间有种极强的危机感。

    “不妙!”易辰反应极其快速,瞬间掐动法诀,喝道:“岩浆之精!”

    这一瞬间,炙热的七彩火焰,顺着经脉涌出,凝聚出一个火罩,将易辰保护在其中。

    “彭,彭,彭!”

    一道道撞击声响起,伴随在其中的还有魔兽的惨叫声。

    待到金棺光芒散去时,易辰能看清眼前的事物,发现攻击自己的,竟然是远古血冥兽!

    它们正是从金棺中出来,且那金棺中,还不断有远古血冥兽从里面涌出。

    “神王的金棺里,为何会有远古血冥兽?这是怎么回事?”炎斗鸣震惊道。

    “你们到底是谁。”易辰嘴角一勾,朝洪荒泽义他们看去。

    “奇怪,为何金棺了,会有远古血冥兽?”洪荒泽义并未回应,而是语气震惊的说出这句话来。

    “是啊!当初闯入的远古血冥兽,已被我们清除,为何还有这么多,莫非神王的失踪与它们有关?”南蛮王同时说道。

    这对话,听不出有半点异常,他们似乎并不知情一般。

    “这里是洪荒古族,你们度这里发生的事情,应当很了解才对,我不信你们会不知道。”炎斗鸣道。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还会害你们不成?”东蛮王冷哼一声,道。

    “南蛮王他们肯定不会害我,但你就不一定了。”易辰嘴角一勾,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不单只是在问东蛮王,同样也是在问西蛮王等人,语气极其严肃,可见易辰并非开玩笑。

    “易辰,我们是谁,这应该不用我们来解释了吧?”洪荒泽义摇头道。

    “你的确是泽义长老,只是,我想知道的是,操纵这具身体的是谁。”易辰道。

    洪荒泽义楞了下,眼睛里闪烁起两道精芒来,而后故作轻松道:“我有些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打算伪装到什么时候?”易辰双手一挥,磅礴的炙热火焰,疯狂的喷涌而出,在他的控制下,瞬间将洪荒贼他们困在其中。

    “易辰,你这是什么意思?”洪荒泽义立刻质问道。

    “从你们在天府出现时,我便觉得不正常。”易辰并未撤掉火焰,道:“从他们的身体里滚出来,远古血冥兽!”

    “吼!”这一刻,洪荒泽义还有西蛮王,以及鬼野三人同时张开口,仰天发出一道咆哮声。

    他们的目光失去了原有的光彩,逐渐变得血红起来,黑色的魔气,在他们的身体周围弥漫。

    此刻,他们散发出来的气息,与方才被易辰烧死的远古血冥兽,一模一样!

    “这都没让你上当,倒是有两下子。”洪荒泽义再开口说话的时候,已不是原来的声音,显得极其的沙哑。

    “雕虫小技,也想瞒过我?”易辰面色平静,这种情况,已不是第一次见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