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专治不服

    魁梧的虚影越来越近,面容也越来越清晰,易辰瞪圆了眼睛,不敢有丝毫的分神。

    “咻”突然间,一道劲风刮起,只听得一道刚猛的风啸声闪过,那道魁梧虚影消失在原地。

    “好快的速度,丝毫没有看清他的模样。”炎斗鸣震惊道。

    “他到底是什么人?”易辰腾空而起,注视着那道身影离开的方向。

    “从那魁梧的身材来看,应该是洪荒古族的人。”猴子道。

    “奇怪,难道是我在古族里认识的人?”易辰皱眉思索,却没有答案。

    方才那股气息,只是洪荒古族人的独有气息罢了,并非他本人真正的气息。

    因此,易辰只能判断出,他是洪荒古族的人,具体身份无从而知。

    “前面,便是血池,洪荒古族的人来这里作甚?”炎斗鸣不解道:“还有,方才他刚一靠近,便突然加快速度,莫非发现了咱们?”

    “有这种可能,但可能性并不大。”易辰摇了摇头,道:“收敛气息的情况之下,能发现咱们的人不多,除非是一位准神。”

    当然,即便是准神,也难以发现易辰他们一群人。

    毕竟没有事先发现,对方绝对感应不到。

    “要不要追上去看看?弄清他的身份?”炎斗鸣询问道。

    “这样最好不过。”易辰自然赞成,三人一猴朝前方冲去,再度折回。

    只是,一路狂追到血池,依然没有发现方才那道身影,似乎凭空消失一般。

    再度停留在血池边缘地带,易辰观察四周情况,一无所获。

    “难道他进入血池了?”炎斗鸣朝那宫殿看去,道。

    “这里的阵法,并没有开启过的迹象,他不可能进入里面。”易辰做出如此判断。

    “既然如此,那他会去哪里?”炎斗鸣有些伤脑筋,易辰他们也一样,想找到方才那个人。

    但很快,易辰便在右方有所发现,道:“你们看。”

    闻言,炎斗鸣等人同时转头,当即瞳孔一缩。

    距离他们千米之处,有一道魁梧的黑色身影,与方才所见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身材一模一样,气息也是如此,是同一个人!”炎斗鸣道。

    易辰点了点头,由于距离太远,加上火域这里独有的火焰,并不能看清他的模样。

    心中的好奇,让易辰并无顾忌,掐动一个法诀,调动魂力悄悄靠近那道身影。

    不知是不是有所发现,那道身影转头看来,血红色的光芒,在他的双眸间闪烁。

    “被发现了!”易辰瞬间收回气息,那一瞬间的目光,宛若尖刀般刺在他的心脏处。

    与此同时,那道身影化为残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他跑了!要不要追?”炎斗鸣询问道。

    “试试看。”易辰深吸口气,而后冲了上去。

    不过,火域四处充斥着火焰,影响了视力,易辰他们很快便跟丢。

    “跑得比老鼠还快,若是猴爷巅峰状态,动动手指头,便能将他留下。”猴子有些不服气道。

    对他的自吹自擂,易辰早已经习惯,道:“洪荒古族的人,见到咱们为何要跑?”

    要知道,他跟洪荒古族有些渊源,彼此并非合作伙伴,却也不是仇人,相互都有恩,相见也不必如此躲避才对。

    “或许,洪荒古族的人,并未将你当成伙伴,对你有戒心。”猴子道。

    “有这种可能,算了,暂且不想这些,回天府再说。”

    易辰摇了摇头,已不想在这里停留,再度起身,往天府方向飞去。

    途中,再也没有遇见那道魁梧的身影,这倒是让易辰有些失望。

    当然,更加奇怪的是,出了火域之后,那种被盯上的感觉消失了。

    “真是撞邪了?但愿是我想多了。”

    易辰眉头一皱,那种感觉真是诡异非常,不可能不去担心。

    如若真的如猴子他们所感应那般,并未有东西靠近还好,毕竟猴子实力已接近神王境。

    感知能力,自然不用多说,除非神王境强者,否则逃脱不了他的感知范围。

    若是真被盯上,它还能逃脱猴子的感知,那它绝对拥有神王境修为,想想都不寒而栗。

    几个时辰后,易辰几人回到天府。

    此时天府极其热闹,由易辰布下的保护法阵,已经解禁,能清晰望见天府里的景物。

    虚空中,一个黑色传送漩涡,正缓缓旋转着。

    “似乎有客人来了。”这般情景,不由让易辰好奇,到底是何人拜访天府。

    “进去不就知道了?”猴子似乎一点都不关心,一行人加速冲入天府中。

    “少主您回来啦!”一道熟悉的身影跑了上来,正是苍狼本人。

    “苍狼,你怎么在外面发呆,咱们天府,似乎不缺乏守门的弟子吧?”易辰调侃道。

    “我这哪里是跟他们抢饭碗,只是有客人来了,我在外面这等少主回来罢了。”苍狼道。

    “是何人拜访我们天府?”易辰询问道。

    “洪荒古族,一来便说要见您,似乎有急事。”苍狼道。

    这倒是让易辰好奇,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到底为何事而来?”

    “我也不清楚,他们也未说,只是等您回来。”苍狼道。

    “人在哪?”这更让易辰好奇。

    “议事厅,已等候多时了。”苍狼道。

    “走,去见见他们。”易辰摆了摆手,一行人加快步伐赶往议事厅。

    说到与洪荒古族,与天府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密切非常,也能说是生疏陌生。

    彼此虽有合作,却并未到掏心掏肺的程度。

    他们对待易辰的态度,也是极其的随便,依然保持着古族的傲气,有一种优越感。

    其实,这倒也正常,易辰并非古族人,论背景,不及他们,论家族渊源,也不及他们。

    别提亲自拜访,哪怕易辰前去拜访他们,怕是他们也不会相见。

    能让他们放下身段,前来拜访天府,定然有大事!

    易辰相信直觉,当然,这些只有见了他们才知道。

    来到议事厅,果然,有一群身材魁梧的古族人,里面倒是有几张熟悉的面孔。

    而易斯庆等人,则是坐在对面,彼此间,都没有交流,气氛有些尴尬,似乎在等人一般。

    洪荒古族那边,有易辰熟悉的南蛮王,洪荒鬼野,还有拥有准神修为的洪荒泽义。

    角落里,还有一道身影,便是洪荒古族四位蛮王之一,东蛮王。

    他掺着双手,昂着头,一副傲然的模样。

    虽然没有明着说出来,但那一副蔑视的模样,显而易见,似乎坐在这里,便给天府极大的面子般。

    说到交情,易辰与洪荒鬼野他们,关系倒是极好,东蛮王自然除外。

    当年在洪荒古族时,易辰得到神王的传承,他便已非常不满,内心里对易辰是极其瞧不起。

    “呦,今天是什么风,将蛮王你们吹来了?”

    这种人,易辰自然懒得理会,先是跟最熟悉的南蛮王等人打招呼。

    一众人的目光,俱是朝易辰看来,易斯庆他们松了口气,若是易辰再不来,他们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在这种气氛下,坐如针扎,完全是种变相的折磨。

    “易辰,许久不见。”南蛮王等人站起身来,俱是露出笑容。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易辰一抱拳,道。

    他们对易辰倒是很客气,毕竟彼此熟悉,只是东蛮王的态度,倒是有些让人厌恶。

    自从易辰进来,他一直坐在那里,甚至没有用正眼看易辰一眼,那种态度倒是让人有些厌恶。

    这倒是让南蛮王他们有些尴尬,道:“希望易辰兄弟莫要介意。”

    “蛮王这是什么话,一粒老鼠屎,毁坏一锅粥,我岂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易辰大手一挥,道。

    这番话,让得南蛮王他们有些无奈,他们对易辰,可算是了解。

    人敬一尺,还人一丈,反之则要弄得对方生不如死,这番话,摆明是在为自己找场子。

    也并非易辰存心找茬,有些人,若是太给面子,便会得寸进尺。

    他们来天府,定然有事相求,一副瞧不起所有人的模样,自然让人不舒服。

    这口气,并未是易辰为自己所处,而是为天府上下挽回个面子。

    “你这是在挑衅不成?”东蛮王总算是看了过来,脸色有些阴沉。

    好歹是洪荒古族四大蛮王之一,身份与地位超然,被人比喻成老鼠屎,这是前所未有的。

    “你若要这样理解,倒也未尝不可。”易辰这句话轻描淡写,却是针锋相对。

    东蛮王猛然起身,眼睛眯起,闪烁起锐利的光芒。

    “蓬!”

    拳头紧握的瞬间,强横的气息从体内涌出,朝易辰扑击而来。

    整个议事厅,都被他的气息笼罩,他乃是一位元古境,修为比易斯庆他们高出太多,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

    受到波及的他们,不由得露出痛苦之色。

    目睹这般情景,易辰自然是怒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故意为之。

    一位元古境,怎么可能控制不好自身气息,让其扩散出来,定然是为了示威无疑,若是再忍他,易辰都不会原谅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