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哪位故人

    那种被盯上的感觉,一直都没有消失,在飞行途中易辰一直在观察身后的情况,依然是一无所获。

    莫非真的是自己想多了?易辰不由有些怀疑,既然没有发现,便只能归于是自己想太多了。

    抛却所有杂念,加速朝前方飞行,易辰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血池已经在不远处了。

    如此的自信,原因很简单,周围的路线和景物,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熟悉感,与当初易辰第一次见到血池所见到的线路一模一样。

    “前方,有一股非常强烈的阵法波动,暂且停下。”

    又飞行了半个时辰后,易辰有所感应,一挥手,四道身影同时停下。

    抬头望向前方,一座宏伟的血色宫殿出现在眼帘底下,占地面积极其的广阔,似乎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在保护着它,四周的火焰都隔绝开来。

    这场景非常的熟悉,与易辰当初第一次来的时候,所见到的场景一模一样。

    “虽然隔着这么远,但还是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来,的确是炎族所建立的血池。”

    猴子嗅觉和感知能力,是几个人中最强的一位,如此近的距离下,所有细微的味道他都能闻到。

    已经能够确定,那是易辰等人的目的地血池,神王精血和灵魄所储放的地方,几人不由得有些激动。

    “师尊,徒儿找了您这么多年,终于能再见到你了。”瑶奚情绪是最为激动的一个,这句话都有些颤抖。

    “天玄圣女,暂且还不能确定天玄神女是否在里面,先别激动。”猴子道。

    “多谢神猴提醒。”瑶奚点了点头,很快便调整了自己的状态,道:“让我去里面查探一下,这样才能确保消息的准确,动手的时候也能省却不少麻烦。”

    “别去。”易辰将她拦了下来,道:“那里有很强大的法阵,不能轻举妄动,只要接近便会被发现。”

    “法阵?”瑶奚他们都有些疑惑,凭借他们的修为,很容易便能感应到法阵的存在。

    方才一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便已经释放出魂力,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遍,并未有发现任何的法阵波动。

    而身为魔鉴师的易辰,对阵法的感知能力,比猴子他们强得多,但他也没有感应到阵法波动。

    这让炎斗鸣他们都很不解,既然大家都感应不到,为何易辰会说那边有法阵?

    “我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同样没有感应到阵法存在,但稍微一靠近,那个阵法便启动了。”

    第一次来这里的情景,易辰至今还记得很清楚,所幸得到天巫火神的帮助,否则真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原来如此。”炎斗鸣点了点头,道:“这样看来,这个阵法的威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已经能算是迄今为止,我见过最强大的法阵。”易辰道。

    许多禁忌之地里,都有强大的法阵存在,各种强大的法阵他都见识过。

    特别是神迹里的禁忌之地,当时易辰被困其中,所幸被神尊留下的能量所救。

    当时那个阵法,已经超出易辰的能力范围,既然如此,自己还是能瞬间感应到里面阵法的存在。

    但血池这里的阵法,即便已经靠得很近,还是没能感应到它的存在,,以及它的具体位置。

    从这一点便可以做出让人棘手的答案,这里的法阵,比任何一个禁忌之地的法阵都要强得多。

    “让你破阵,你有几成把握?”猴子询问道。

    “别太高估我。”易辰有些无奈的摇头,道:“除非上前亲身接触那个法阵,仔细研究,否则破解它的几率为零。”

    想要破阵,必须先对那个法阵有足够了解,里里外外研究个通透,否则不过是盲人摸象。

    要是在其他地方,易辰倒是有些信心,可现在棘手的是,自己来到这里不能被炎族的人发现。

    但想要破阵,必须让阵法启动,然后用很长的时间去观察。

    让人丧气的是,炎族可没有那么慈悲,给予他足够的时间研究法阵。

    “看来,能不能进入里面,才是一个大问题。”炎斗鸣皱起眉头,这样的发现让人有些颓废。

    “这只是其一。”易辰指向那座宫殿的右边,道:“那里有一个大型传送阵,处于开启状态,若是没猜错,它应该直通炎族。”

    这番话,让炎斗鸣他们感到更加不乐观,因为这意味着稍有风吹草动,炎族的强者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使用传送阵来到这里。

    “抛去外围的法阵,还有那个传送阵不谈,那个宫殿里面,应该也有不少炎族的高手。”炎斗鸣道。

    这是自然,如此重要的地方,定然会有一些准神在把守。

    “越想,我越是感觉不寻常,炎族建造这个宫殿的目的,肯定不止是为了储放精血。”易辰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

    如此重要的东西,他们大可将精血放在炎族里面,这样便不用担心被有心人夺走,何必大费周章,在火域这里搭建这么一个宫殿?

    先且不说方便与否,光是布置那些法阵,便要耗费大量人力和财力。一个远古族,绝对不可能做毫无意义的事情。

    “我也感到奇怪。”炎斗鸣摸了摸下巴,沉吟道:“我在炎族长大,从未听长辈们提过这件事情,若不是亲眼所见,定不会相信,还有这个地方。”

    这番话,让易辰等人,感到更加奇怪。

    连家族的年轻一辈,都不知道这件事,足可见他的保密级别之高。

    但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寻常之处。

    炎族叛变,在族内并非秘密,神王在他们手中折翼,族内也是众所周知。

    既然是公开的事情,为何却要将血池隐藏起来,不让族人知道。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事情小到不必要公开,二种便是,这其中有更深层意义,人多口杂,弄得众所周知,会给炎族带来麻烦。”瑶奚道。

    易辰更相信第二种,血池的存在,绝对不同寻常。

    “先且不管炎族的目的,目前最需要做的,是摸清这里的情况,回头商量如何行动。”易辰道。

    猴子他们都表示赞同,论计谋,他们自然比不上易辰,从未间断的生死历练,让他有一种独特的思路,总能想出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法来。

    继续在四周晃悠,易辰小心翼翼的观察,将地形牢记在脑海中。

    至于阵法,易辰不敢去碰触,打草惊蛇,对往后行动不利。

    “似乎来到阵法边缘了。”易辰停下脚步,仔细观察地面。

    “阵纹!”猴子也有所发现,道:“距离阵法一步之遥,差些踩了上去。”

    三人一猴的额头,不由冒起冷汗,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观察得差不多了,这里危险,咱们先走吧。”炎斗鸣道。

    “先等上一会,我采集一些东西。”易辰心神一动,一股魂力顺着经脉涌出,钻入储物戒。

    纹器和纹盘受到感应,从储物戒里飞出,被易辰紧握在手中,开始刻画起来。

    “你在做什么?”炎斗鸣紧张的观望四周,不明白易辰的用意。

    “既然已经靠近法阵,不如采集些阵法的气息,看看能否查出是什么法阵。”

    易辰纹器一挥,纹盘上的阵纹受到感应,小心翼翼的涌现出现,从前方的阵纹上扫过。

    那个阵法的阵纹,只是轻轻颤动了下,一股气息被带走。

    动作极其轻微,并未触动法阵,此情景让炎斗鸣他们松了口气。

    易辰重新变幻个法诀,储物戒里飞出一份竹简,缓缓朝两边摊开。

    “凝!”心中一声轻喝,纹盘上的阵纹冲入竹简,凝聚成一个图案来。

    与此同时,易辰一松手,从那个阵法上搜刮来的气息,注入逐渐中。

    “咻!”微弱的金光闪烁,竹简的图案渐渐消失,那股气息被封印在其中。

    “完成。”整个过程极其顺利,易辰也是松了口气,将竹简收回储物戒里去。

    “方才你这样做,实在太过于危险。”猴子语气中有一些不满,道。

    “如若没有把握,我不会鲁莽。”易辰自信的笑了笑,道。

    “咱们先走吧,回去再商量接下来的事情。”猴子道。

    继续逗留也无用,易辰自然赞同,悄悄撤离,直至退出千米之远,方才松了口气。

    在这里,已经无需太过谨慎,腾空而起,加快速度,朝进来方向折返。

    “前面有人。”半刻中后,猴子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道。

    易辰反应几块,率先朝不远处的山峰飞去,藏身在其中。

    “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炎斗鸣他们紧随而来,目光盯着前方。

    一道魁梧的身影,从漫天的火焰中浮现,看不清他的模样。

    距离随远,但却有一股压迫气息扑面而来,更让人诧异的是,易辰对那股气息,有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是熟人的气息!”易辰已然做出判断,只是暂时不知道是谁,唯有继续藏身在暗中,等待那个人再靠近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