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火域寻血池

    一直以来,对身边之人的保护,让易辰下意识的要将她护在身后。

    “有时候,一个人背负太多的东西,反而会适得其反。”瑶奚微微摇头,道:“你知道那里有危险,不想让身边的前去冒险,但你却不知道,你身边的人,想法跟你一样。”

    “人多,反而会误事。”易辰自然清楚她的意思,但还是相信只有自己前去会更好一些。

    “就这么决定了,你们去的时候,我与你们一同前去。”瑶奚并不理会,道:“天玄圣女,乃是我的师尊,不得不去。”

    什么样的人,进什么样的家门,瑶奚她的脾气,跟易辰也非常的像,只要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有些无奈之余,易辰倒也表示理解,知道恩师有难,就算有性命之忧,也会奋不顾身的前去营救。

    就如同易辰当年一般,宁愿牺牲己身,也要救自己的恩师印巍,就算旁人劝说,他也不会理会。

    现在易辰要做的已经不是如何劝说,而是应当思考,如何才能将危险系数降到最低。

    又是交谈了一会,两人便相续离开,瑶奚去见易魁,易辰则往香蝶她们原来住的地方行去。

    “轰隆!”刚一来到这里,便有一道石头炸裂的声音传来。

    “少爷,您是在太厉害了!”一道苍老的惊喜声传出,伴随着的还有一道稚嫩的喊声。

    易辰起身一跃,腾空而起的瞬间,望见两道身影在一处面积极小的武道场。

    两道身影,都是极其的熟悉,其中一位是身穿着易家服装的老者,另外一位则是一位少年,面貌稚嫩青涩,与易辰有几分相似。

    “易临叔。”易辰飞身上前,叫出这个令人倍感亲切的名字来。

    易临和易星两人同时看了过来,不由惊喜的喊道:“易辰少爷!”“父亲!”

    两人同时走上来,易星更是远远起跳,瞬间将易辰抱住,挂在他的脖子上,可见他的兴奋。

    “小家伙,你这分量又长了不少。”易辰半开玩笑道。

    “是因为易临叔祖做的饭菜好吃。”易星舔了舔舌头,道。

    “临叔,我不在的时候,辛苦你了。”易辰无比感激道。

    小时候,是他在照顾易辰,如今易星也是他来照顾,浪费了大把修炼的时间,倒是辛苦了他。

    “少爷这是什么话,这是我应该做的。”易临倒是有些生气了,道:“以后可不要说这话,不然易星这孩子你可得自己带去了!”

    “临叔祖,难道易星做了让您不高兴的事吗?为什么你以后不愿意带我了?”易星年纪不大,倒也不明白这话有玩笑的成份,不由满脸的委屈。

    那副模样,惹得易辰两人大笑。

    不得不说的是,易星如今已经晋级到辰魂境高阶,王者兽魂加上过人天赋,让他的修炼速度变得恐怖异常。

    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晋级到了准宇魂境,如此速度惹得易斯庆他们惊呼连连。

    身为父亲,易辰倒是非常的骄傲,当然也不会严苛的要求,将来能够到达什么样的境界,凭他自己去努力,绝不加以干涉。

    唯一让他愧疚的是,自己没有太多的时间来陪伴他的成长,这倒是一大遗憾,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更多的补偿。

    后续的时间了,易辰一直呆在天府中,除了巩固圣灵境的修为外,也在谋划着前往血池的事宜。

    此番行动,危险程度极高,易辰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特别是还未行动前,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更是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曾经凭借自己敏锐的直接,易辰躲过了许多风险,因此他对自己的直觉非常的依赖。

    自从开始修炼以来,所经历的危险实在太多,因而锻炼出了这样的本能。

    “对于咱们前往血池的行动,你有什么计划吗?”

    几天下来,炎斗鸣一直见易辰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不由得询问道。

    易辰摇了摇头,道:“咱们还不知道血池那边的具体情况,得先摸清之后再说。”

    “有具体些的计划吗?”炎斗鸣继续询问道。

    “先和猴子一起去血池那边摸清情况,回来之后再作打算。”易辰道。

    “什么时候出发?”炎斗鸣继续询问道。

    “明天。”易辰站起身来,双眼微微眯起,转头朝火域所在的方向看去。

    这注定又会是一场充满了危险的行动,易辰不是那种杞人忧天的人,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天府中央架起了柴火,上下都开始忙碌起来。

    酒肉的飘香在空气中弥漫,各处的走道上人来人往,极其的热闹。

    易辰难得住上几天,按照以往的惯例,大家伙都要好好的聚上一场,吃喝个痛快。

    在这个动荡的年代,谁都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趁着有那个时间,彼此都应当好好聚聚。

    当初在龙渊学院的时候,易辰和傲天他们经常会弄一些活动,但那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情。

    数千张圆桌,早已经坐满了天府的成员,不管职位大小,俱是高兴的吃喝在一起。

    易辰与易斯庆他们在同一张桌子,同是一家人,即便聚少离多,彼此间也没有隔阂,一群人聊得特别的欢乐。

    这一喝,便是几个时辰,直至三更,一伙人才逐渐散去。

    易辰并未回去休息,来到天府大殿外,起身一跃便来到屋顶上。

    负起双手,仰望着星空,似乎在思考着一些事情,也好像是在等人。

    时间流逝,一个时辰后,三道身影从天府深处朝这边飞来,停在易辰的前方。

    正是猴子,炎斗鸣和瑶奚,他们都是一副全副武装的模样,面色凝重。

    “走吧。”易辰等的人便是他们,起身朝天府外飞去。猴子他们身形一闪,快速跟上。

    四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火域方向冲去,对于易辰来说可谓是旧地重游,前几次来火域的经历,让他对这个地方已经非常的熟悉。

    两个时辰后,易辰便已经进入火域的区域,四周俱是燃烧着炙热的火焰。

    “还记得血池在什么地方吗?”猴子开口询问道。

    易辰并未急着回答,当初他是跟着圣灵神王一同来到火域,可以说是误打误撞到了那个地方,究竟能不能扎到,易辰也不敢保证。

    “应该能够找到,跟我来吧。”易辰身形一闪,按照当初的记忆朝火域深处飞去。

    易辰不敢保证百分百能够找到,毕竟过的时间太长,当初也没有刻意的去记血池的所在的位置。

    况且,火域的地域本身便极其的辽阔,想要找起来可不容易,必须耗费许多的时间。

    半个时辰后,易辰停了下来,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样,是不是想到了?”炎斗鸣询问道。

    易辰摇了摇头,转身朝后方看去,眉头微微皱起。

    这般模样,让炎斗鸣感到非常的不解,不由得询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自从踏入火域,我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咱们,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易辰道。

    炎斗鸣他们全都警觉起来,用凝重的目光观察了下四周的情况,寂静无声,并未有异样。

    “让我来看看,是否有东西。”猴子轻喝一声,掐动起一个法诀来。

    一道道能量波动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猴子接近神王境的感知能力非常的恐怖,所到之处空间都在颤抖。

    若是真有东西,绝对难逃他的法眼,只是半响后,他便略微有些失望的收回了自己的魂力。

    “方圆百里之内,连一条老鼠都没有,会不会是你多心了?”猴子道。

    如果真的有东西,肯定会被猴子发现,他的感知能力不会骗他。

    “也许是我多心了吧。”对这样的情况,易辰依然感到很困惑。

    那种被盯上的感觉还在,说明那东西应该就在附近。

    但猴子的能量却感应不出来,这倒是有些奇怪,究竟是自己太过于敏感,还是真有那个东西?

    他更愿意相信前一种,是自己敏感,若是后者的话,那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能够躲开猴子感知的东西,其实力定然在他们之上,最起码是真正的神王境强者。

    被这样的强者盯上,那可不是一件好事,随时都会有性命之忧。

    “咱们的时间不多,尽快将血池找出来方才是关键。”猴子道。

    “放心,我已经想起血池具体的方位在哪里,跟我来。”

    易辰强行将脑袋里胡乱的想法抛去,加快速度朝前方飞去。

    炎斗鸣和猴子他们相互对视了眼,均是摇了摇头,从圣灵族回来之后,易辰便表现得有些不在状态,总是一副疑神疑鬼的样子,这样的状态让他们感到担忧。

    那种莫名的压抑,也让他们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倒也没有多想,猴子他们快速跟上。

    “咻!”

    便在他们刚刚离开不久,原来他们所在的位置刮起一阵劲风,漫天的炙热火焰中,逐渐有一道虚影凝聚而成。

    它的目光锁定在易辰等人离开的方向,闪烁起异样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