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酝酿中的阴谋

    东西已经到手,自然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易辰掐动法诀,将神魔塔收回到兽魂中,天书也被收回到储物戒内。

    “只要成功将灵魄和精血拿到手,我们便会将玉牌送回来。”易辰道。

    过程如此顺利,倒是超出预料,易辰转身朝进来的方向飞去,猴子他们也转身离开。

    一个时辰后,重新回到禁地的入口处,易辰将金色令牌放到阵法上,当即传送法阵凝聚而成。

    三道身影飞入其中,瞬间便来到禁地之外。

    “你们出来了,怎么样,有没有将玉牌拿到手?”一直在外紧张等待的南炎飞身上前来。

    “还算顺利,那头守护兽并未刁难。”易辰点了点头,将金色令牌还给南炎,道。

    “这就好。”南炎也是松了口气,道:“你们一定要小心,炎族现在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还不是跟他们硬碰硬的时候。”

    “放心吧,我们自己会解决。”易辰自然知道如何去做,这些事情倒是不用人提醒。

    南炎他能帮的也只有这么多,前去火域的事情还得易辰他们去做,况且圣灵族目前要做的事情太多,南炎也抽不开身。

    易辰没有在圣灵族逗留太长时间,若是被那些人族修者知道他跟南炎有来往,定然会连累到他。

    毕竟他现在的双手,可是‘沾染’了鬼谷的鲜血,在他们的眼中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魔。

    相互多寒暄了几句,易辰和猴子他们便离开了圣灵族。

    “你现在有什么计划,是多找些人帮忙,还是直接杀到火域那边去?”猴子询问道。

    “暂时不着急,先回天府再说。”易辰摆了摆手,而后三道身影加快速度,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只是一个时辰,便回到天府。

    “易辰尊者他们回来了!”一些天府成员见到易辰,立刻将阵法撤掉。易辰和炎斗鸣他们加快冲入其中。

    “嗡!”阵法再度启动,天府再度消失在空气中,眼前的场景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与此同时,距离天府不远的一座山峰上,突然弥漫起一股黑色雾气,它渐渐汇聚成一张人脸,正是圣灵周子的模样。

    “原来你们的藏身之所在这里。”圣灵周子眸子间闪过冷芒,道:“毁我的名声,你们会为此而付出惨重的代价,咱们走着瞧!”

    话音落下,圣灵周子化为再度幻化成黑色雾气,朝远处冲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他便来到炎族所在的位置。

    “圣灵周子,你怎么来这里?”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圣灵族中冲出来,正是炎无言,他似乎提前感应到了他的到来。

    “圣灵族那边搞砸了,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圣灵周子道。

    “什么,为什么会暴露?”这个消息让炎无言非常的震惊。

    “当初在火域的时候,姓易的小鬼跟踪我,当时我想杀了他,但出了点小失误。”圣灵周子咬牙切齿道:“方才他前去圣灵族,一不小心我的身份便暴露了。”

    “你竟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知不知道圣灵族对咱们的重要性?”炎无言有些恼怒道。

    “你也别着急。”圣灵周子只是一笑,道:“你可知道,他们去圣灵族所为何事?”

    “说来听听,希望你带来的消息,可以弥补你的过世。”炎无言道。

    “姓易的小子和神猴,将圣灵神王的玉牌带走了。”圣灵周子道。

    “他们带走玉牌有何用?”炎无言有些不耐烦,道:“只是一个令牌,算什么消息?”

    “一个玉牌的确不算什么,但是玉牌上有圣灵神王的气息残留,可以感应到圣灵神王的灵魄和精血。”圣灵周子戏虐一笑,道:“这,你应该清楚了吧?”

    “他们在打血池的主意。”几乎不用猜测,炎无言道:“圣灵神王刚被他们一伙人所救,立刻便去圣灵族拿玉牌,目的不言而喻。”

    “我还给你带来一个对你们有用的消息。”圣灵周子阴险的笑了起来。

    “还是关于那个姓易的小子吗?”炎无言询问道。

    “我已经找到那个小鬼的藏身之所。”圣灵周子道。

    “在什么地方,快说。”炎无言情绪倒是有些激动起来。

    易辰非常狡猾,要将他拿下不容易,而炎无言他们都知道,易辰极其重情义。

    蛇打七寸,家人便是易辰的七寸,要将他拿下,最好的方法便是对他的家人动手。

    只是,自从离开圣灵族后,他们便不知道易斯庆他们的去向,这个计划也就呗搁浅。

    终于知道他们的居住地,对炎无言来说,是个极大的好消息,面色不由得阴冷起来。

    “怎么,你准备对他们动手了?”圣灵周子笑了笑,提醒道:“那个小鬼的身上有玉蟾灵石,可以带自己的族人离开,你们就算攻打也无用,反而会打草惊蛇。”

    “莫非你还有什么计划不成?”炎无言道。

    “他拿走玉牌,定然是要去血池夺取灵魄,他们就交给你,易家那些人交给我。”圣灵周子道。

    “你一个人能成?”圣灵周子怀疑道。

    “莫要忘了,万魔巢可一直都在惦记着那个小鬼。”圣灵周子桀桀的冷笑在虚空中回荡。

    。。。。。。

    “易辰兄你怎么了?”刚回到天府不久,炎斗鸣便发现易辰有些异样。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易辰眉头微微一皱,这种强烈的直觉,让他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

    “玉牌已经弄到手,炎族那边暂时对咱们构不成威胁,你这是太累了吧?”炎斗鸣道。

    “也许吧,但不管怎么样,这段时间还是小心点为妙。”易辰道。

    两人也没有做多交谈,因为易斯庆他们已经从圣灵宫那边归来,已经在议事厅里面。

    易辰前往议事厅,里面传出了嘈杂的议论声。

    偌大的议事厅早已坐满了人,易斯庆,印巍和苍狼等人都在其中,其中还有圣灵宫宫主。

    “少主!”见到易辰进来,苍狼等人俱是站起身来行了一礼。

    “你们继续聊,不用理我。”易辰摆了摆手,他们便重新坐下继续讨论。

    与易斯庆,也只是相互间点了点头,爷孙两人无需做多交流,一个点头便明白各自的想法。

    收服圣灵宫非常顺利,一众圣灵宫的弟子已经被合并进天府,顺利程度超乎苍狼他们的想象。

    只有易辰不感到意外,震灵术的强大他非常的清楚,有圣灵宫主出面,自然是顺利非常。

    其他的小事,便不用易辰掺合,很快便离开了议事厅,朝天府后山走去,那里有一道让人非常熟悉的气息。

    刚一来到这里,便望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他的母亲,天玄族圣女瑶奚。

    “母亲,你怎么来了?”易辰询问道。

    “听闻你从神迹里回来时,我便想过来看看,一直拖到现在。”瑶奚有些愧疚道。

    “让您担心了。”易辰不由得叹了口气,道。

    彼此见面的机会不多,相聚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难得一聚,也是极其的短暂。

    “你们去了圣灵族,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瑶奚一直都在关注着易辰的动向,询问道。

    “救圣灵神王,再等星辰族的族人苏醒,先能自保,其他的事情另作打算。”易辰道。

    这番话让瑶奚感到非常的欣慰,目光中也尽是骄傲。

    一直以来炎族都占据着主导地位,易辰倒是将他们所有的计划都打乱。

    猴子实力的恢复,让炎族已不敢轻易对他动手,否则便会因此而付出不小的代价。

    若是等到圣灵神王和星辰族都觉醒,炎族将会彻底陷入被动。

    “炎族做事向来阴险狠辣,越到这个时候,你们越是要小心行事。”瑶奚怕易辰吃亏,反复叮嘱道。

    “母亲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易辰点了点头,道:“对了,在星辰界时,我听到了一个消息,有关于天玄族圣女。”

    “师尊?”瑶奚颇为吃惊,道:“她老人家在天玄族沉睡后便失踪了,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她老人家的消息,莫非你知道她在哪里?”

    易辰点了点头,道:“听圣灵神王所言,她似乎被关在火域的血池中。”

    前前后后,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了一遍,瑶奚了解完后,不由得激动起来。

    天玄圣女乃是她的师尊,从小由她抚养长大,感情甚浓。

    自从她失踪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苦苦寻找,奈何一直没有消息。

    “你们下一个目标是要去血池?”瑶奚询问道。

    “圣灵神王的灵魄和精血都在那里,不得不去。”易辰道。

    “我与你们一同前去。”瑶奚语气有些坚定道。

    “不成,那里太危险了。”易辰几乎没有半点思索,道。

    “傻孩子,将你老娘当成香蝶她们了不是?”瑶奚不由得挽起袖子,道:“好歹我也是天玄族的圣女,堂堂一位准神。”

    易辰一拍脑袋,一直在想着怎么保护身边的人,一时间倒是忘了,自己的母亲可是一位实打实的准神强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