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禁地取玉牌

    待到猴子好不容易冲出来时,圣灵周子早已不见踪影,有些不甘道:“若是恢复到顶峰时期,一定能将他的狗腿打断。”

    “只要让他原形毕露,什么时候杀他都一样。”易辰只是一笑,道。

    他竟然是圣灵族的叛徒,易辰却是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从圣灵周子一出现,易辰便对他心生警觉,一直对他有所怀疑,现在不过是证实了他心中的一些猜测罢了。

    当然,最为尴尬的,便是北门门主,自从圣灵周子接管了圣灵族后,他与其他西门门主就算走狗一样跟着他圣灵周子,不管任何事情,皆是鞍前马后。

    现在得知他是一个叛徒,自己肯定难逃劫难,门主肯定当不下去了,甚至还有可能面临猴子的刁难。

    继续留在圣灵族,对他没有丝毫的好处,环顾了下四周,悄悄准备溜走。

    “北门门主,你这是要去哪里?”就在他刚刚转头的一瞬间,易辰的声音便在他的身后响起。

    丝毫没有压低的声音,让一众成员都能听清他的话,能够感觉到数万道目光同时聚集在他的身上。

    这种好像看着过街老鼠的目光,对于他这位掌握过实权的人来说,可是极其的不适应,那张老脸涨红起来。

    就好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想要逃避应当承担的责任被发现一般,这一下可谓是晚节不保。

    “这里是圣灵族,本门主想去哪就去哪,与你何干?”北门门主有些恼怒道。

    “你的自由,我自然管不着。”易辰笑了笑,道:“阿爷,你准备怎么处置他?”

    艾薇乃是南炎的孙女,两人早已经早一起,跟着艾薇喊南炎一声阿爷也是理所当然。

    以前一直没有这样称呼,与圣灵周子有着莫大关系,若是来往得太过于亲切,反而会害了南炎。

    “这样,似乎有些不太好。”南炎眉头一皱,道:“当初我们也是迫不得已。”

    “非也。”易辰提高了音量,道:“当初北门门主可不是一般的殷勤,若是他真的与圣灵周子是一伙的,将来怕是会带来麻烦。”

    一众圣灵族的成员,俱是用警惕和仇视的目光看着北门门主,易辰这番话,让他们都紧张了起来。

    “你这是无中生有!”北门门主气急,大声喊

    豫,一挥手,数十位圣灵族成员飞身前来,将北门门主带了下去。

    这些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处理,南炎想想都有些头大。

    关键时期,圣灵族竟出现一个叛徒,对于士气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现在已然是动荡不安,隐患多多。

    四门的弟子住在一起,除了原来的南门弟子,是追随南炎的,其他的三门门主,两位被杀,剩下一位北门门主被关押。

    群龙无首,自然是难以管教,若是再被有心人误导,怕是圣灵族又会出现新一轮的动荡。

    “若是不将北门门主关起来,他倒是能够稳住一些局面。”南炎道。

    “不将他关起来,事情才更加难办。”易辰只是一笑,道:“有些事情,并不能指望别人去做,时势造英雄,这倒是个不错的契机。”

    如今的圣灵族,不比以前的圣灵族,必须要有人来领导他们才行,否则迟早会出现崩盘的情况。

    最合适做代理族长的只有南炎,他对圣灵族的忠心是毋须质疑的,不管是对待南门的成员,还是其他三门的成员,都是一视同仁。

    因此他在其他三门中,也有着极好的口碑和威望,要是不将北门门主关起来,他很难坐上那个位置,毕竟一山不容二虎。

    再出现内部争斗,对于圣灵族来说百害无一利。

    南炎带领南门这么多年,自然也不是那种头脑简单之人,看待事情的眼光并不比易辰差,在一些管理上是更胜一筹。

    “不如等另一位太上长老回来,再商量商量。”南炎道。

    易辰知道南炎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乃是当初他在葬神之地所遇到的那位圣灵族强者,拥有元古境修为。

    当初他在易辰的眼中,乃是只能仰望的存在,如今踏入圣灵境,元古境已如蝼蚁般渺小。

    “当初他不是回来炎族了吗?怎么又离开了?”易辰有些不解道。

    “我也不清楚,前些时候他还在圣灵族中,后来圣灵周子说他走了,外出有事。”南炎道。

    易辰和猴子相互间对视了眼,均是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当即说道:“带我们去圣灵周子的住所看看。”

    “莫非遭遇了不测?”南炎立刻便猜测出易辰他们在想些什么,当即在前方带路,四人往圣灵族里飞去。

    一会便来到一座大殿外,南炎道:“这里便是,平日里圣灵周子一直都在这里面修炼闭关,从未有人赶紧来打扰。”

    “有一股死气。”易辰走到大门前,抽了抽鼻子,然后推门而入。

    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易辰身体停顿,眼睛紧盯着前方。

    南炎他们进来的瞬间,便跟易辰一样,俱是愣在了原地。

    自己来的地方,哪里像是一个住所,分明就像是一个屠宰场。

    大殿里的横梁,挂着一具具干瘪的尸体,宛若干尸一般,起码有百来具。

    纵使死后,他们的脸上依然是一副恐惧的模样,看起来极其的惨烈。

    “那个混蛋,他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南炎的情绪极其激动,即便像他这种涵养极好的人,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原因很简单,从他们身穿的衣服便可得知,这些人,全部都是圣灵族的成员!

    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身为炎族的高层,却吸食同族的精血,若是发现得晚,不知还有多少人会遭到他的毒手。

    易辰朝大殿深处走去,在尽头的座椅上,有一具模样看起来有些熟悉的干尸。

    “太上长老!”南炎同样也发现了他,当即走上前去,已然认出他的身份来。

    “如果不来圣灵周子居住的地方,怕也不知道他惨遭毒手。”易辰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道。

    当初在葬神之地,他与这位太上长老见过几次面,傲天曾也拜在他的门下,有着极其深厚的师徒之情。

    这个消息若是被傲天知道,相信他一定会暴怒如雷,易辰相信自己的判断没错。

    “那个圣灵周子可真不是东西,同族相残,简直没有人性。”炎斗鸣也忍不住咒骂。

    他父母便是死在同族人手中,遇到这种事情,自然是非常的愤怒。

    “现在圣灵族,只能由你支持大局了。”易辰道。

    “也只好如此了。”南炎很快便做出决定,具体怎么做,这些易辰倒是不用操任何心,相信南炎自己便能完成。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浪费,你可知道圣灵神王的玉牌放在何处?”猴子道。

    “你们要神王的玉牌做什么?”南炎感到非常不解,道。

    “既然圣灵周子已经不在了,咱们之间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易辰和猴子相互间点了点头,而后便掐动一个法诀。

    金光在他的丹田处闪烁,神魔塔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可直接在外面看清它的模样。

    “神王!”南炎见到神魔塔的瞬间,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已然是发现了关在里面的人。

    易辰心神一动,神魔塔光芒又尽数敛去,道:“我们要去火域找神王的灵魄和精血,必须用到玉牌。”

    具体的事宜,易辰并未有丝毫的隐瞒,全部告知南炎。

    不单只是南炎值得信任,易辰他们现在这样做,极大一部分原因,还是为了圣灵族,有让他知道的必要。

    “原来如此。”知道易辰他们的用意,南炎不免有些激动,道:“你们随我来。”

    四人离开大殿,往圣灵族深处走去,这条路易辰倒是不陌生,几年前便曾经来过。

    那是圣灵族的禁忌之地!灵圣天御便是在圣灵族的禁忌之地中所得,旧地重游,心情倒是有些复杂。

    当年来这里的时候,易辰还犹如丧家之犬一般,遭到各方追杀。

    现在的情况也不比当年好多少,唯一不同的是,他已有自保的能力,不像当年那般,是人都可以来捏一下。

    半个时辰后,便来到了禁忌之地所在之处,一股圣洁的气息扑面而来。

    “嗡!”安静躺在储物戒中的天地神书,有了强烈的反应,释放出刺眼金光。

    “禁忌之地里面,有东西引起了天书的共鸣。”易辰道。

    “这倒是正常得很,圣灵族的传承之境,便在禁忌之地的深处。”猴子道。

    传承之境,那地方易辰听说已久,每个古族都有一个,乃是古族的命脉所在。

    将之开启,即便古族已经衰落,也能让他回到巅峰之时,听起来神乎其神。

    到底是什么传承如此可怕,辰并不清楚,自然是无比好奇。

    “神王的玉牌,便在那禁忌之地第二层,这是禁忌之地的令牌,你们拿去。”南炎拿出一块金色令牌递了过来。

    “你不跟我们一起进去?”易辰接过手,同时询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