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本来面目

    如此动静,引起所有圣灵族成员的注意,纷纷从圣灵族中飞出,紧张的朝这边看来。

    圣灵周子等人,凝重的望着猴子,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模样。

    “猴爷不想对你们动手,自行让开,或者亲自将玉牌送出来。”猴子慢慢飞身上前。

    那副模样,分明是想硬闯,圣灵周子面色一寒,挥手冷声道:“你们两个,将他拿下。”

    被叫唤之人,自然是北门门主和南炎两人,他们的修为都是洪荒境,哪是猴子的对手。

    特别是南炎,他与易辰的关系不用做多说明,自然不愿意与易辰等人冲突。

    北门门主同样也不笨,深知对猴子动手的后果,两人并未动弹分毫。

    “你们莫非想违抗本族长的命令不成?”圣灵周子倒也没有想到,南炎两人会选择沉默。

    “神猴与我们圣灵族有着极深的渊源,或许拿走玉牌有他的道理,咱们不妨一起坐下来谈谈。”南炎道。

    “本族长让你们做事,不需你们提所谓的建议,到底上不上?”权威受到挑战,圣灵周子极其不满,喝道。

    “为了圣灵族成员的安危,请族长三思,切勿鲁莽。”南炎倒是明白得很,不愿意让自己和圣灵族的弟子涉险。

    “哼,吃饱了胳膊往外拐,不听族长之言,已触犯了圣灵族的戒律。”

    说话间,圣灵周子一掌朝南炎的脑袋拍去,杀机毕露,这一掌足以取他的性命。

    “门主!”一众南门弟子见此情景,均是焦急的大喊一声。

    奈何自身修为不够,无法快速上前相救,只能在远处着急的观望。

    “滚!”猴子的一道喝声响起,千钧一发之际,一股凶悍的魂力朝圣灵周子冲击而去。

    那股能量中蕴含的威力,足以瞬间将他重伤。

    如此情形,他自然不敢再对南炎动手,势头一转,那一掌迎向猴子的魂力。

    撞击声如雷声贯耳,圣灵周子飞速退出十数米,方才将那一股震力卸去。

    “滋味如何?”见他那副狼狈的模样,猴子到时非常自得,戏弄道。

    “方才那股能量,威势已接近神王境,你的实力竟恢复得如此之快。”圣灵周子面色凝重,道。

    一位准神,自然不是猴子的对手,面对如此强势的猴子,圣灵周子也只能力求自保。

    “易辰兄,你也没有发现,那个圣灵周子的魂力中,有一股咱们非常熟悉的能量波动。”

    一直在旁边观看的炎斗鸣,似乎有所发现,大声喊道。

    易辰心中疑惑,随即释放出魂力朝圣灵周子冲了过去,将其包裹在其中。

    “你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对于一位强者来说,无异于是一种挑衅,圣灵周子自然是非常的恼怒。

    法诀掐动,强横的魂力在他身体四周凝聚出一个护盾,随后炸裂开来,恐怖冲击力,将易辰的魂力震散。

    双手朝两边张开,易辰倒退几米,身躯猛然一颤,将那股震力卸去。

    “在火域的时候,那个黑衣人是你!”易辰双眼眯成锋芒状,紧紧盯着圣灵周子。

    南炎他们均是不解,不明白易辰为何如此激动,有不明白当初在火域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知道,当初为了抓走易辰,圣灵周子率领了炎族成员前往火域捉拿易辰。

    “易辰,莫非这其中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南炎知道易辰并非那种大惊小怪之人,自然有故事在其中。

    “当初我们去往火域,在炎族的营地找机会夺取一块令牌,正巧遇到一位身穿着黑衣之人进入炎族营地,彼此关系眯极其密切。”

    “恰巧我们也没有下手的机会,待到那位黑衣人离开时,便跟了上去,奈尔被他发现,与他大战一场。”说到这里,易辰漠然一笑,道:“圣灵周子,我说的过程应该没出错的地方吧?”

    这番话,让南炎等人脸色剧变,连同一众圣灵族弟子朝他看去。

    如果那个黑衣人真的是圣灵周子,那里面的故事可就多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诸多质疑的目光,让圣灵周子脸色一沉,道:“光凭几句话,便想陷害于我,挑起圣灵族内部矛盾,对你有什么好处?”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用做无谓的狡辩,身为圣灵族代理族长,却与仇敌勾结,这倒是挺讽刺。”易辰耸了耸肩,道。

    “说话,可是要有证据。”圣灵周子加快了语速,如若不能自证清白,恐怕再也不能在圣灵族呆下去,同样也会背上叛徒的骂名。

    “你想要证据,那我就给你。”说话间,易辰调动一丝魂力进入储物戒,一份竹简从储物戒中飞了出来。

    一众弟子的目光,均是聚集在竹简上,在他们的注视下,易辰将逐渐缓慢打开。

    “蓬!”里面的封印一被解开,储藏在其中的黑色能量瞬间冲出。

    “定!”易辰动作极快,释放出一股魂力将其控制住,道:“这股魂力,相信你应该不会陌生吧?”

    圣灵周子面色一变,那股魂力的出现让他内心掀起波澜,狡辩道:“我从未见过,哪来的熟悉?况且那股魂力的气息,与我的魂力并不相同。”

    这似乎便是最有力的回击,南炎也是点了点头,他始终觉得,身为圣灵族高层,不可能做出对不起圣灵族的事情来。

    “易辰,那股魂力到底是什么人的?从何得来?如此邪异的能量,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南炎询问道。

    “我也是头一回见到,当初与他战斗时,还吃了不小的苦头。”易辰笑了笑,道。

    “莫非是你所说那个黑衣人的?”南炎脑袋倒也灵光,道。

    “正是。”易辰点了点头。

    这番话,倒让圣灵周子底气大足,道:“哼,既然是那位黑衣人的,更能说明与我无关。”

    “若真如此,我还会揭穿你?”易辰一挥手,将那股被自己束缚的黑色魂力放开。

    当即,它转身便朝圣灵周子冲去,围绕在他的身边,并未作出攻击,而是做些极其亲密的举动。

    “你对自己的魂力隐藏得倒是极好,但在战斗时,还是会露出一些破绽来,无法百分百隐藏你的自身气息。猴子,他不承认,便狠狠的打,将他隐藏的魂力挖出来!”易辰道。

    一众圣灵族弟子的在看着圣灵周子,等待他的表态,起初觉得易辰在胡说八道,但一连串的话,让他们都不得不怀疑起来。

    心中对炎族的痛恨,让他们不能容忍任何一个叛徒,哪怕对方是一位代理族长。

    不过在场所有的圣灵族成员心中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家族出现叛徒,可是极大的耻辱。

    圣灵周子并不蠢,若是承认的话便要背上叛徒的骂名,遗臭百年,道:“我圣灵周子行得正,坐得端,不是你这三言两语便能污蔑。”

    “你不承认,那我便让你露处原形来!”猴子大喝一声:“神兵,来!”

    一道金光在他身前闪烁,一把散发出神威的三节长棍浮现,被他紧握在手中。

    腰身一转,三节长棍变化千米之长,朝着圣灵周子的脑袋扫了过去,凛冽神威让天地颤抖。

    他已然是动了真格,这一击,并未有丝毫的留情,一般的准神,根本无法抵挡这雷霆一击。

    “御!”圣灵周子的喝声响起,立刻释放出一股魂力,在身前凝聚出一个防御护盾来。

    “轰!”只是一个照面,他的防御护罩护罩便被击碎,霸道的力量将他震退出去。

    身体传出咔咔声响,似是骨头碎裂声,圣灵周子吐出一口鲜血,模样狼狈不堪。

    “看来你还想隐藏,那便直接送你上西天!”

    猴子的喝声再度响起,三节长棍释放出来的天威越发恐怖,这一棍威势更加恐怖。

    虚空都在颤抖,天地都变了颜色,南炎等人面色惊骇,如此恐怖的能量他们还是头一回见着。

    “轰!”一棍直接扫中圣灵周子,惊天巨响在天地间回荡,劲风搅动起漫天尘沙。

    在场众人无不紧张非常,若是圣灵周子不是所谓的黑衣人,怕是会被这一棍打死。

    “咻!”威势还未散去,一股黑色的迷雾缓缓腾升而起,慢慢凝聚出一股股黑色邪异的能量,阴寒的气息,让空气里都结出了冰花。

    “那是什么东西?”如此异变,让圣灵族成员大吃一惊,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莫非易辰所说的都是真的?”纵使南炎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终于露形了。”猴子呸了一声,道:“好好的圣灵族人不做,偏偏要去做狗。”

    “我圣灵周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都给我等着。”

    一道威胁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而后漫天的黑色能量,便朝远处奔逃而去。

    “哪里走!”猴子自然不想放他离开,飞速冲了上去。

    却只见漫天的黑色能量轻轻一晃,那片空间离开便弥漫起滔天的黑雾,挡住猴子的视线。

    又是这种方法,上次与圣灵周子战斗,便是被他这样逃脱,想要留下他极其困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