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星辰神王苏醒

    星无憾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俱是紧张的望着圣灵神王,生怕他做出一些危险的事情来。

    圣灵神王双眼无神,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在不断的攀升,并缓缓朝宫殿飞了过去。

    “神王,请停下!”星无憾不由紧张起来,起身飞了过去,试图将圣灵神王拦截下来。

    圣灵神王身躯一颤,神威无尽,刺眼光芒从他的丹田处涌出,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神器只为超四周弥漫开来。

    “太古阴阳剑!”熟悉的气息,让易辰立刻判断出那是什么东西。

    当初她所知道的第一把神器,便是太古阴阳剑,也正是因为易辰的相助,才使太古阴阳剑成功融合,重见天日。

    与以往的圣洁之威不同,此刻的太古阴阳剑凌厉无比,杀气涌动。

    “太古阴阳剑乃是神王精血所练铸之物,与天地神王心意相通,小心!”猴子大声提醒道。

    圣灵神王并无灵智,皆有本能控制身体,身为神王,威严不容侵犯,挡他的道,已经触犯了他的权威。

    太古阴阳剑那股凛然杀意越发强烈,星无憾眉头紧皱,他并不想对圣灵神王动手。

    同样也不能放圣灵神王过去,星辰族的成员都还在沉睡中,此刻防御极其的薄弱,不能出现半点意外。

    “退下。”气氛紧张到极点,而便在这个时候,淡淡的声音在神殿所在的位置响起,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

    这一刻,易辰他们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宫殿上,圣灵神王他的气息,在此刻也在不断的飙升。

    “是谁的声音?好生熟悉!神王莫非宫殿中还有其他活人?”星无憾有些震惊询问道。

    “是他!”星相城主,似乎知道说话之人是谁,道:“正常来说,他应该是我的另一半。”

    “难道是神王?”星无憾越发震惊,星辰神王一直在沉睡中,不可能一下子苏醒过来。

    易辰同样好奇,心中自然有些怀疑,只是星相城主的判断,应当错不了。

    “吼!”圣灵神王张口,从深喉间,发出一道嘶吼声,似乎在叫喊着什么一般。

    “蓬!”与此同时,宫殿所在之处,闪耀起刺眼光芒,一股庞大魂力冲天而起,凝聚出一道缥缈的虚影来。

    从模样来看,那道虚影的模样跟星相城主极其相似,只是他更加威严,不怒自威,给人一种无形压力。

    “那股气息非常的熟悉,真的是神王!”星无憾非常的激动,兴奋喊道。

    易辰不是星辰族的人,但对星无憾的心情也很是了解,整个家族陷入危机,在将近绝望的时候,得以保全,那种心情旁人不能体会。

    “老朋友,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只是你为何如此的狼狈。”星辰神王与圣灵神王四目相对,道。

    “吼!”圣灵神王只是一声巨吼,那模样倒是让易辰很是吃惊,此刻的圣灵神王,倒像是有灵智的正常人,只是不能说话罢了。

    “看来需要我帮你一把。”星辰神王笑声响起,一股庞大的能量冲了出来,朝圣灵神王袭去。

    他也不躲避,立刻被击中,那股能量倒是没有伤害他,直接冲入他的脑海当中。

    这一刻,圣灵神王张开双手,枯朽的身体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吸力。

    天地间的魂力在此刻从四面八方被吸引过来,源源不断的被吸入其中。

    圣灵神王的气息在不断的攀升,**和逐渐饱满,双眼变得越发有神。

    “难道圣灵神王要恢复灵智了?”目睹这一幕,易辰吃惊道。

    “并不是,刚才那是由星辰神王引动的最为精纯的星辰之力,能使一切生灵,短时间内回光返照。”星无憾满脸崇拜道。

    “原来如此,不愧是星辰族的神王。”易辰点了点头,继续观望。

    待到天地魂力散去时,圣灵神王的双眼爆闪出两道金光,炯炯有神,威严的模样让人心生敬畏。

    “调动神相之力,也只使我恢复到这种状态,星辰神王,你的实力倒退了不少。”

    圣灵神王竟然开口说话了,好像是见到老朋友一般,语气轻松中还带着一丝调侃。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当年风流倜傥的圣灵神王,竟然如此的落魄。”星辰神王用同样的语气回应了一声。

    “你们两个将本猴爷遗忘在一边,这似乎不太好吧?”猴子不满的声音同时响起。

    这一刻,圣灵神王两人的目光同时朝这边聚集过来,似乎都有些吃惊,道:“竟然是神猴!”

    “莫非本猴爷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猴子不满道。

    “如若我没有记错,当年阴阳位面大战时,神猴不是已经被杀?”星辰神王道。

    “呸,就凭他们也想杀本猴爷?”猴子满脸的不屑,道:“有旧他日再叙,你们也没有多少时间谈这些唠叨的闲话,阴阳位面大战后,你们怎么会落得这般模样?”

    易辰同样也竖起耳朵,这是他们现在最想要知道的事情之一,为何几位神王都会重伤的重伤,失踪的失踪,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言难尽,一切皆因炎族而起。”星辰神王一声叹息,道:“当年封印阴阳位面后,阳位面混乱不堪,而我用星辰之力大算一卦,万年后阴阳位面将会有极大的变数,天地神书重返大地,神光将继续笼罩六族,传承也将重新开启,六族将重新进入繁荣盛世。”

    “然后发生了什么?”猴子继续询问,看来他对阴阳位面之战后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

    “只是,因战事影响,阳位面法则之力被破坏,天地魂力极其稀薄,六族怕是撑不到变数之期,于是相续约定封印自身,待到变数来临之日,再苏醒过来。”星辰神王摇了摇头,道:“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炎族竟然趁这个时候,做出让人不齿的事情。”

    圣灵神王点了点头,接下去道:“当年我们都认为叛徒是古魔族,只是没有太多证据,封印阴阳位面通道后,也无过多精力追究,但六族约定封印自身沉睡后,却接连后族人被杀死,我们几位神王有所感应,先从沉睡中醒来。”

    “那后续发生了什么事情?”炎斗鸣很急迫的询问,易辰此刻的心情也跟他一样。

    “当时几位神王相互猜忌,炎族神王暗中捣鬼,让我们相互猜忌。”说出这番话后,星辰神王有些恼怒。

    剩下的不用多说,易辰也能够猜测出来。

    因为叛徒的出现,才导致阴位面在大战中失利,六族对于叛徒自然是无比的仇视。

    几位神王为了维护自族,爆发空前大战。

    “为何当初你们发现是炎族从中使坏?”炎斗鸣继续询问道。

    “只能怪我们太大意了。”圣灵神王摇头,道:“等有所察觉时,也为时已晚。”

    话音落下,圣灵神王的身影逐渐模糊起来,气息也飘忽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散掉一般。

    “星象之力,持续不了太长时间,很快你便会恢复成原来的模样。”星辰神王道。

    “我明白。”圣灵神王点头,而后目光朝易辰看来,不断的在打量着他。

    “是不是很意外?”猴子龇牙一笑,道。

    “意外?”易辰感到非常不解,不明白猴子和圣灵神王两人怎么回事。

    “我的时间并不多,希望你们可以帮我从炎族那里夺回我的精血还灵魄。”圣灵神王道。

    “想要跟炎族一较高下,还得联合各族,相互团结才成,神王请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易辰点了点头,道。

    “希望你们的能尽快行动,血池那边,还有一位神王被困,请尽快将她救出来。”圣灵神王有些哀伤道。

    “莫非是天玄神女?”猴子立刻说道。

    “正是她,当年与我一同前往血池,遭炎族伏击,是她帮忙,我才得以逃脱,但精血和灵魄还是被夺走,逃往龙渊大陆时被镇压。”圣灵神王道。

    “天玄神女是谁?”易辰并不认识,倒是极感兴趣,莫非至强者中还有女人不成?

    “远古时期,唯一一位拥有神王境的女人,乃是天玄族的族长——天玄圣女。当年你母亲乃是她座下最杰出的弟子。”猴子道。

    易辰了然,未曾想到,第六位神王是一位女人,若是将她救出来的话,对付炎族就变得简单了。

    “前往血池,还需要作何准备?”易辰询问道。

    “血池里关着万千灵魄,收集了万千生灵的精血,徒手前去,难以找到我们的灵魄和精血,必须有我们的玉牌才行。”圣灵神王道。

    “那是什么东西?”易辰从未听说过所谓的玉牌,道。

    “每个古族,每位成员都有身份玉牌,用自身精血淬炼,与淬炼者乃是一体,本人陨落玉牌也会粉碎。”炎斗鸣对这个非常了解,道。

    “没错,玉牌上有我的精血气息,你可凭借玉牌找到我的灵魄和精血。”

    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神灵神王的身体逐渐疲软下去,充盈的肉身渐渐干瘪。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观察了下自身情况,圣灵神王眼神涣散,又恢复原先那副无神的模样,发出一道吼叫声。

    易辰立刻掐动一个法诀,神魔塔散发出刺眼神芒,将圣灵神王收入其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