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炎斗鸣的计划

    当初在炎族的时候,炎斗鸣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易辰并不清楚。

    只言片语中,只知道他的父母已经不在,而且还跟炎族有关系,不然炎斗鸣便不会如此憎恨炎族。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触景生情,炎斗鸣显得有些沉默,盘坐在不远处一言不发。

    见状,易辰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现在正计划着怎么将安若从这里救出去。

    其实,想那么多办法,最后可行的也只有一条,那便是强行从炎族这里冲出去。

    这是最为简单粗暴的方法,也是唯一可行的方法,在戒备森严的炎族里,只能这样做,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救走,极其困难。

    “易辰兄,我想请你帮个忙。”不多时,炎斗鸣朝易辰这边看了过来。

    “咱们之间要做的事情,难道还需要加一个请字吗?”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道。

    “事关重大,如果做得不顺利的话,有可能会连累到你,甚至还会丢了性命。”炎斗鸣眉头微微一皱,道。

    “需要我做什么事情不妨直说。”因为有危险而不帮忙,那绝对不是易辰的风格,同样也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炎斗鸣倒是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道:“我想要进入炎族神殿,拿走炎族的神器。”

    易辰倒是非常的吃惊,他没有想到的是,炎斗鸣的计划竟然是这个,这可是极大的野心,竟然觊觎炎族神器。

    神器的威力非常恐怖,每个人见到神器的时候,都没法保持平静,炎斗鸣盯上了炎族的神器倒也非常的正常。

    “炎族守卫森严,神器对他们来说极其的重要,神器是古族的底蕴,想要拿走它不容易。”易辰眉头微微一皱,道。

    “这也是无奈之举。”炎斗鸣摇了摇头,道:“如若有神器在我的手中,那我便有了跟炎族叫板的资本,也能减低炎族的威胁。”

    没有炎族人的支持,炎斗鸣无法跟炎族抗衡,如果有一把神器在手的话,倒是能够增加不少信心。

    “神器具体位置在哪里?”易辰知道拿走神器非常的困难,并未劝阻炎斗鸣,询问道。

    “炎族的神殿。”炎斗鸣在炎族生活了这么多年,对炎族里的事情非常的了解,道:“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如果炎族神王出关的话,以后就没有那么好的时机。”

    由于受了重伤还在闭关,炎族神王并未将神器带在身上,而是直接放在了神殿里面,的确,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

    不然等到炎族神王出关的话,将来想要得到神器,便必须跟一位神王交手。

    “需要我怎么配合你?”易辰询问道。

    “明天,炎族的成员会去神殿祭拜先祖,那个时候是救安若的好时机。”炎斗鸣思索了下,道:“我希望,你将安若救出来后,能够制造一些混乱,到时候我潜入神殿里面,将炎族的神器拿走。”

    易辰并未直接回应,陷入了沉思,这个计划看起来好像很完美,其实风险极大。

    首先是易辰他所要面临的风险,弄出动静后,他就会被炎族的人盯上,可能会让安若和他一起被困。

    还有一个便是炎斗鸣,他夺取神器的成功几率有多高,期间如果遇到了炎族其他的强者,同样也会非常的危险。

    “这是一场赌博,如果咱们赢的话,好处自然不言而喻,要是输掉的话,将会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易辰道。

    炎斗鸣点头,他很聪明,同样能够考虑到易辰的所担心的事情,只是在他看来这是前所未有的好机会。

    “还比较具体的计划吗?”易辰倒是愿意尝试下,只是在尝试之前,必须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

    “咱们先等一个人。”炎斗鸣笑了笑,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

    不一会,易辰感应到正有一股匆匆朝这边赶来,速度非常的快,从那股气息的强度来判断,对方是一位圣灵境。

    他应该就是炎斗鸣要等的人吧?只是易辰还是警觉,因为那个人是炎族的人。

    当他靠近的时候,便可看清他的模样,是一位老人,面容和蔼,一袭炎族的长袍,看起来倒是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求叔!”炎斗鸣对着他招了招手,后者抬头看来,面上浮现出了激动之色。

    “少爷!”炎武求加快了速度上来,两人皆是非常的激动,握住对方的双手,炎武求更是老泪纵横。

    一番介绍,易辰才知道,炎武求是当年炎斗鸣父亲身边的人,炎斗鸣是他一手带走,两人的感情极深。

    “原来你就是易辰。”炎武求在知道易辰的身份后,一脸惊讶的看着他,眼神中还有一丝警觉。

    只要是炎族的人,自然知道易辰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可给他们带来了许多的麻烦,警觉是因为他跟易辰还不熟,同样也是出于对炎斗鸣的保护。

    “求叔不用担心,当初多亏了易辰兄出手相助,我才没有被炎族抓回来,这段时间也对亏了他的照顾。”

    炎斗鸣简单的说了下两人认识的经过,这才让炎武求放松了对易辰的警觉,道:“多谢你对我家少爷的照顾。”

    “兄弟之间的事情,如若说谢,也太见外了。”易辰只是摆了摆手,这番回答让炎武求对他的好感提升了不少。

    “你来这里想必是为了救那个安若吧?”炎武求捋了捋胡须,道:“为了应付你,炎族内部戒严,想要救她,不容易。”

    “当初安若被抓的时候,是为了掩护我们离开,求叔,希望你能够帮帮我们。”炎斗鸣道。

    “少爷的事,我炎武求就算是赴汤蹈火,也会尽全力相助。”炎武求摇了摇头,道:“只是,自从你们出事后,炎族高层对我有戒心,我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这些的话倒不用前辈操心,由我自己去做便成。”易辰只是一笑,他并不想将其他人牵扯进来。

    “其实我们不单只是要救人,还拿走炎族的神器。”炎斗鸣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

    “什么。”炎武求非常的震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这个计划他让我吃惊了,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求叔,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如果不采取一些行动,等到神王出关的时候,我没有任何跟他们叫板的资本,神器的强大相信你也清楚,有了它我也算有了一些倚仗。”炎斗鸣道。

    他的样子非常的坚决,颇有得不到神器宁愿死的气魄,炎武求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极力反对,但也知道炎斗鸣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既然你决定了,我尊重你的选择。”炎武求思索了下,道。

    “求叔,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出去,就靠您了。”炎斗鸣道。

    “你放心,这些我会帮你们安排好,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明天在这个时间点,你们必须来到这里,到时候我带你们离开。”炎武求道。

    “多谢你求叔。”炎斗鸣心中非常的感动,人走茶凉的事情并未发生在他的身上。

    “尊者遭遇了不幸,现在只剩下少爷,若是我袖手旁观,怎对得起尊者他们当年的栽培。”

    炎武求只是摆了摆手,为了防止被其他的炎族成员发现,他并未在这里多留多久,很快便离开。

    “明天的行动非常重要,不管是哪一个环节都必须小心,如若有其中一个环节出错的话,咱们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易辰望着炎武求离去的背影,说出这番话来。

    他这句话的意思非常的明显,很明确的告诉炎斗鸣他在担心什么,当即回应道:“易辰兄可以放心,求叔绝对没有问题。”

    看得出来,炎斗鸣他对炎武求非常的信任,易辰自然是相信炎斗鸣的判断,只是心中对炎族成员的警觉,让他没有办法对炎武求彻底放心。

    炎斗鸣从储物戒里拿出一份卷轴出来,道:“这一份是冰晶阁的地图,每一个位置都非常清楚,守卫的坐标也非常清晰。”

    易辰拿了过来,调动魂力进入卷轴中,一道道阵纹浮现起来,相互间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图案,上面有许多路线和标记。

    “将安若救出来后,我会尽量制造混乱,给你争取时间。”易辰一挥手,将那份卷轴收入储物戒当中。

    多余的话,已经不用说那么多,究竟能不能成功,这些大家都说不准,中途也有可能出其他的事故,一切都等明天再说。

    炎族的夜晚极其的不平静,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易辰便感应到有十几道魂力朝在空气中弥漫。

    每一道气息都非常的可怕,全部都是准神强者,他们的魂力已经将炎族笼罩。

    如果不是易辰使用了幻灵无须,肯定会被他们发现。

    时间点滴流逝,待到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那些魂力气息方才消散。

    易辰身形一闪腾空而起,来到阁楼的上空,从高处俯视炎族。

    这里的地域极其的辽阔,一眼望去全是一排排的建筑,看起来极其的宏伟壮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