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蒙混过关

    这一瞬间,幻灵无须散发出来的气息发声了改变,与炎斗鸣的气息一模一样。

    “将它服下,便能掩盖自身气息。”炎斗鸣将手中的幻灵无须递了过来。

    易辰倒是没有多想,拿过来便服下,当即散发出来的气息发声了变化,与炎斗鸣的气息一模一样。

    炎族成员之间,有着相同的气息,只要一靠近便能够感应到,就算完全隐匿自己的气息也没有用。

    不这样做的话,贸然进入,可你当会被其他的炎族成员发现,到那个时候,便会遭到炎族成员的围攻。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进去。”炎斗鸣身形一闪,率先飞往传送阵所在的位置,易辰紧随其后。

    刚一靠近,阵法便散发出极强的能量波动,一股无形能量将易辰笼罩住,仿佛在检测易辰一般。

    所幸,炎斗鸣他的气息产生了作用,阵法并未排斥易辰这个外来者。

    从储物戒里将炎族的令牌拿出来,在易辰的控制下往那个阵法飞去。

    一道光芒从令牌中闪烁起来,立刻跟阵法相互间融合在一起,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传送法阵在这一瞬间开启。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易辰立刻进入传送阵当中,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下一秒两人便消失在原地。

    待到光芒散去的时候,易辰两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看起来跟外面并无不同,但却有一股莫名的威压在天地间弥漫。

    “**的世界,跟洪荒古族他们一样。”易辰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道。

    这里并没有天地法则的笼罩,有一股神威在天地间弥漫,压制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使用传送者是何人?”一道喝声从不远处响起,四道身影同时腾空而起,冷冷的看着易辰两人。

    传送时的威势非常强,易辰两人想要偷偷潜入不被发现,完全不可能。

    “难道他们没有换班?”炎斗鸣的脸色有些不好看,看来是他估算错误了。

    易辰倒也理解,炎斗鸣离开炎族这么长时间,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目光锁定在前方三道身影上,拳头虚握起来,已然是做好了战斗准备。来了就不可能回头,一定要将安若救出去。

    “大胆,本座问你们话,竟敢不答。”方才喊话的那人脸色沉了下来。

    进来之前,易辰两人都换上了炎族的衣服,加上两人都有炎族成员的气息,他们倒是感应不出来。

    “炎无言长老派我们出去执行任务,这是无言太上长老的令牌。”炎斗鸣慢条斯理的从储物戒里,将令牌拿出,献了上去。

    三位守门尊者接了过来,彼此间看了一眼,道:“的确是无言太上长老的法令,他派你出去,所为何事?”

    “如果尊者想要知道的话,不妨去问太上长老,事关机密,晚辈不敢说。”炎斗鸣道。

    语气非常的从容,不慌不忙,不单气息没有异常,还有炎族的令牌,三位尊者倒也没有怀疑,将令牌还给了炎斗鸣,道:“走吧。”

    “多谢尊者。”炎斗鸣对着易辰点了点头,两人便朝前方走去。

    “等等。”并未走出多久,后方又传来了一道喊声,易辰双眼闪过锐利的锋芒。难道又被他们察觉发现了?

    “让我来。”炎斗鸣使用传音,同时转身笑问道:“不知道尊者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每日出入的弟子不少,但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你。”这一刻,他们人的目光眯了起来,似乎要将易辰两人看透一般。

    进来之前,两人便使用了变幻之术,他们自然不知道易辰两人的身份,不认识也是很正常。

    这一下子,要是没有办法蒙混过去的话,易辰两人的身份肯定会因此而暴露。

    “晚辈外出的时候是在早上,是其他的尊者在这里把守,您不知道晚辈也是正常。”炎斗鸣他的反应倒是非常的快,立刻回应道。

    整个过程并未有丝毫的停顿和思索,看起来非常的自然,就算他们的目光非常的老辣,判断力有多么的准确,也无法怀疑炎斗鸣的身份。

    几人相互间对视了眼,看那样子已经算是完全信任了,道:“进去吧,这段时间炎族戒严,不要到处乱走。”

    “谢尊者提醒,咱们走吧。”炎斗鸣双手一抱拳,跟易辰两人一起往里面走去。

    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炎斗鸣紧握的拳头方才松开,大口喘着粗气,道:“还好蒙混过关,不然出师未捷,咱们都会有危险。”

    方才,易辰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此刻也是松了口气,道:“带上你一起进来,果然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能够混进来,不一定代表咱们安全了,救出安若才是关键。”炎斗鸣道。

    “得先知道,他们将安若关在什么地方。”易辰道。

    “肯定是在冰晶阁,那里是关押炎族叛徒,以及一些重要人物的地方。”炎斗鸣对炎族内部情况非常的了解,道。

    “位置在哪里?”易辰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最好现在就能将安若救出来。

    “冰晶阁守卫森严,稍有风吹草动,炎族高层就会被发现,咱们要等待时机。”

    “你有什么计划?”看得出来,炎斗鸣他早有准备,易辰询问道。

    “每天早晨,炎族成员都会聚集在一起朝拜先祖,那个时候的守卫最为松懈,是不错的动手时机。”炎斗鸣道。

    “看来今晚得在炎族这里呆一个晚上。”易辰并不想拖太久,现在也只能这么做。

    “有一个地方比较安全,跟我来。”炎斗鸣转身朝前方走去,易辰跟在后面快速前行。

    炎族地域极其辽阔,所见到的建筑都是宏伟气派,经常有炎族的成员在四周走动。

    易辰两人的到来,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半个时辰后,便来到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

    这里只有一件阁楼,看起来非常的简朴,四周杂草丛生,看来已经许久没有人住。

    炎斗鸣驻足而立,看着阁楼的眼睛闪过一丝波动,易辰可以明显的感应到他的情绪波动,这对炎斗鸣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两人进入阁楼当中,炎斗鸣环顾了下四周,道:“五年了,没想到我还能够回来这里。”

    从他的自言自语中,倒是可以得知,这里是炎斗鸣当年居住的地方。

    喜欢留恋过去,是每个人的通性,特别是在外闯荡了很久,回到曾经温暖的地方,那种怀念和过往的温暖,会折磨每一个人的神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