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不利的消息

    深深的疲倦感袭来,易辰感觉精神恍惚,不知道休息多长时间,身体显得非常沉重。

    天地间的法则,只剩下一种,这是阳位面的天地法则,自己应该已经离开了神迹。

    稍作休息,易辰站起身来,跟他料想的一样,不由疑惑道:“是你将我从神迹里带出来?”

    古魔银风点了点头,道:“引爆天巫火神的能量,神迹已经乱作一团,恰巧我们在附近,将你一起带了出来。”

    闻言,易辰倒是非常感激,在神迹里昏迷极其危险,可怕的能量冲击会将他的身体撕裂。所幸遇到古魔银风,否则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数。

    “多谢的话,就不多说了,否则就太见外了,日后有需要的地方,只要你开口,我易辰一定赴汤蹈火。”易辰道。

    “谁需要谁,那可不一定。”古魔银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只是那种刻到骨子里的冰冷,还是让他的话没有丝毫亲和力。

    两人认识的时间很长,在一起的时间很短,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情,就算许久不见,也不会有丝毫的生疏和尴尬。

    远处飞来一道身影,正是古魔族太上长老——古魔太乙。

    对他,易辰极其防备,他熟悉的只有古魔银风,这是值得一交的兄弟,其他古魔族的人,易辰并不信任。

    古魔太乙倒也能感觉出来,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来到古魔银风身旁。

    “长老,炎族动向如何?”古魔银风立刻询问道。

    “元武精魄被抢,炎族动作很大,短时间内,不会将精力放在咱们身上。”古魔太乙道。

    古魔银风只是点头,看了易辰一眼,而后询问道:“星无憾他们安全了吗?”

    这句话,自然是为易辰而问,目前他最关心的就是安若他们的安全,竖起耳朵聆听。

    “炎帝他们在神迹外堵截,星无憾他们被拦住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

    古魔太乙这个消息,让易辰眉头一皱,不由得担忧起来。

    以为龙仆他们能带着元武精魄离开,未曾想炎族的动作如此之快,大大超出他的预料。

    论实力,星无憾他们难以跟炎族一众人抗衡,怕是凶多吉少。

    “银风兄,我得先行一步。”易辰着急离开,不想在这里逗留。

    古魔银风对他很了解,每一位重情义的人,得知同伴陷入困境,都不会袖手旁观,自然不会挽留。

    只是古魔太乙在易辰离开前,倒是说了一句话:“现在的炎族极其强势,个人力量面对他们很单薄,古魔族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

    易辰只是一笑,并未回应,心里他很排斥跟古魔族合作,倒也没有直接拒绝,道:“以后应该会有机会。”

    古魔太乙也只是一笑,对易辰的离开也没有阻拦,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捋了捋胡须。

    “家族内部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唯一想知道的是,为何你们对易辰兄那么看重?”古魔银风不解询问道。

    “有些事情,三言两语难以说清,唯一需要记住的是,只有跟他合作,古魔族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古魔银风这句话颇有深意,引得古魔银风一阵沉思。

    他不明白,古魔太乙为何说这样的话,跟易辰合作真的那么重要?甚至关乎到古魔族的延续?

    易辰隐匿自身气息,速度发挥到极致,半个时辰后,来到神迹传送入口所在位置。

    这里一片凌乱,神迹大门处,不时有修者逃出来,个个狼狈不堪。

    神迹就是一个炼狱,凡是进入神迹的修者,来生不会想进第二次,每一位都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考验。

    劫后余生的喜悦,从他们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易辰并不关心他们,目光在四周扫过,寻找龙仆和炎族成员的身影。

    除了那些修者外,没有任何发现,炎族成员已经离开,龙仆他们则不知去向。

    这不是易辰想要的结果,元武精魄被炎族人拿回去的话,猴子将会陷入绝境。

    这是其一,龙仆他们要是被抓走,后果同样严重。

    唯一能做的,便是祈祷龙仆他们能成功逃脱,这个概率几乎为零。

    仔细搜索几遍,依然没有他们的身影,易辰只能选择离开,继续停留没有任何意义。

    两个时辰后,易辰便来到了水域,停留在一片山脉上空。

    这里只有苍葱的树木,并未有其他的东西,也没有生命波动。

    外来者肯定不知道,这是天府所在之地,表面所看到的景象,只是易辰布下的法阵。

    “开!”易辰一挥手,魂力打入阵法,眼前景色发生变化,一排排建筑引入眼帘。

    “闯入者是何人?”喝声从天府大门处响起,几道身影飞身上前来,冷冷的看着易辰,充满防备。

    易辰调动魂力使用变幻之术,换回自己原来的模样,道:“莫要紧张,是我。”

    “易辰尊者!”看清模样后,几位成员面露惊喜之色,眼神中尽是崇拜和敬畏。

    天府中,易辰便是他们的信仰,神一般的存在。

    “重新开启阵法,不要惊动其他人。”易辰身形一闪,进入天府中。

    极其的魂力感应笼罩整片天府,易辰清晰的感应到每一个人的气息。

    议事厅中,聚集了众多他熟悉的气息,其中也有星无憾他们的气息在其中。

    “无憾前辈他们安全回来了?”易辰感到疑惑,加快速度飞向议事厅。

    并未隐匿自身气息,星无憾他们也感应到易辰的到来,从议事厅中走出。

    “我们都还以为你在里面遭遇了不测。”见到易辰本人的时候,星无憾总算是松了口气。

    易辰只是一笑,易斯庆还有印巍他们都在场,一个个都是关切的看着他。

    “遇到一些小意外,所幸没有太大的问题,想要留下我,并不是那么容易。”易辰耸了耸肩,道:“咱们进里面说。”

    经历了一场磨难,易斯庆他们自然是有很多事情要问,一群人寒暄了一阵。

    “安若呢?”寒暄过后,易辰发现似乎少了一个人。

    星无憾他们的眉头微微一皱,道:“我们遭到了炎族的伏击,最终逃出来的只有我们几个。”

    果然还是有不好的消息,安若并未跟着他们出来,一番了解才知道,安若拼尽自己的力气,给星无憾他们制造机会离开。

    当初刚刚进入火域的时候,易辰在一个地方布下了传送法阵,星无憾他们正是凭借那个法阵逃脱。

    在易辰看来这是最为糟糕的消息,落入炎族的手中,多半没有好下场。

    “元武精魄带出来了吗?”易辰继续询问道。

    星无憾点了点头,将元武精魄拿了出来,推到易辰的面前,一股强横的波动从元武精魄中释放出来。

    “要不是安若危急中站出来,我们也无法将元武精魄带出来。”星无憾道。

    “有这东西在手还好一些,起码安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易辰深吸口气,道。

    炎族最终目的还是要得到元武精魄,这东西在易辰的身上,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安若便是他们的筹码,易辰很容易就能猜测出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东西。

    “用元武精魄换安若,神猴怎么办?”龙仆皱起了眉头,道。

    这也是易辰所担忧的,一边是危在旦夕的猴子,一边是被炎族控制的安若,要让易辰二选一的话,的确是一个极难的抉择。

    “先等一等,看看炎族那边有什么动静再说。”这些事情想一想都头大,易辰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

    “易辰兄!”便在这个时候,几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飞羽和傲天,后面还有小娃以及香蝶等人。

    前些时间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在闭关,易辰转头看去,同时感应了下,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元古境,没想到你们的进步这么快。”易辰倒是非常的欣慰,也朝香蝶她们看去。

    面对自己女人的时候,易辰总会表露出无限的柔情,肉麻的场景倒是没有出现,经历了这么多,彼此间都有一种无形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进步再快,也比不上你这个变态。”飞羽这句话当中带着一些郁闷,道:“你晋级圣灵境了?”

    闻言,易辰摇了摇头,道:“只是准圣灵境巅峰,还未触摸到晋级的契机。”

    易辰停留在准圣灵境这个境界,已有一段时间,一直在等待机缘的到来,这一等便是大半年的时间。

    修为越是往上,晋级机缘来得越慢,可遇而不可求,并非易事。

    “依照你的天赋,我对你很有信心。”飞羽大笑一声,道:“咱们兄弟几个中,就快诞生一位圣灵境强者,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当初在龙渊大陆相遇的时候,还是一群志趣相投的稚嫩少年,走到这一步,大家都没有想到,彼此间都是非常的欣慰。

    “实力越强,责任越大,将来的路,并不一定好走。”易辰也是笑了起来,未来还要面临更多的挑战,现在就有许多伤脑筋的事情等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