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疯狂的易辰

    神迹是一片**的空间,这里有着不同于外界的天地法则,充满了兽‘性’。-

    除了这一种独特的天地法则之外,天地间还有两外两种天地法则,一种至‘阴’至柔,另外一种至刚至阳。

    两种天地法则互不相容,只是非常少量的存在,一直被神迹里的天地法则压制。

    三种天地法则在这片天地,形成一种非常微妙的平衡,只是现在,那种平衡却突然间就被打破。

    有一种神秘的能量,强行将三种天地法则扭在一起,这打破了神迹原有的平衡。

    这一片天地陷入了黑暗,乌云占有了原来的天地,神迹里所有的魔兽,以及进入神迹的修者,目光全部都朝一个方向看去。

    在这一片黑暗中,那片却闪耀着刺眼的光芒,空间也因为承受着一股极其恐怖的能量而扭曲。

    “有东西在强行改变神迹里的天地法则!”在某一个角落,一众炎族的人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炎无言眼睛里闪现出震惊之‘色’。

    “如果不是至宝,便是人为,但就算是神王,也不能改变天地法则,只能被天地法则所‘操’纵,多半是至宝。”

    炎帝也在场,面上的神‘色’闪烁不定,若是以前的话他肯定会前去探寻一番,只是现在他们还有事情要做,无法过去。

    “好像是天地神书的能量,还有易辰的气息。”又有一群人停了下来,同时转头朝光芒传来的方向看去,说话之人正是龙仆。

    “易辰兄替我们挡下万象巨龙一众,凭借他个人实力,肯定无法逃脱,想必是他在动用天地神书,做最后一搏。”炎斗鸣的目光中尽是担忧。

    他们跟易辰在一起已经有一段时间,易辰身上有什么样的底牌他们都非常清楚,那一股威势他们都感受过,便是引爆天地法则的威势。

    第一次使用的时候,他们都在场,那种可怕的威势他们至今还历历在目。

    “他这样做,是想要跟万象巨龙一众同归于尽。”龙仆眉头紧皱,担忧道。

    “从现在的威势来看,那股威势的确比当初要强,但只要保护好自己,易辰兄应该能够逃脱吧?”炎斗鸣道。

    “若是强一点点,倒还是有希望逃脱,但神迹里有三股天地法则,同时引爆,所有神迹里的生物都会受到‘波’及。”

    龙仆这句话,让炎斗鸣他们的脸‘色’都凝重起来,他们也都没有想到,易辰竟然会直接引动三股天地法则。

    魂力是修炼的根本,天地法则便是让所有修者都敬畏的东西,调动天地法则在他们看来都是天方夜谭,更不用说是引爆天地法则。

    “咱们现在过去也是平添一条‘性’命,要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否则天地法则引爆,咱们都要受到‘波’及。”星无憾道。

    他们并不是不想帮忙,而是无能为力,明知道自己的伙伴深陷危机,随时都有‘性’命之忧,但却没办法过去帮忙,对于他们来说这本身就是一种煎熬,相比死,那种煎熬让人更加的难受。

    “轰隆!”一道沉闷的声响在易辰所在的位置响起,这一刻,那片传出来的威势更加的可怕。

    炎斗鸣等人深深的看了眼易辰所在的方向,同时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深吸一口气,转身便朝远处飞去。

    “天地法则竟然真的被引动了。”六魔杰等人脸上浮现出骇然之‘色’。

    从那么远的地方,都能够感受到那种可怕的压迫,更不用说,他们还在战场的中心。

    就算他们拥有准神的修为,此刻也是看得心惊‘肉’跳,一种极度危险的念头在他们的心中腾升起来。

    “快点离开这里,三种天地法则若是引爆的话,咱们怕是连‘性’命都会丢在这里!”

    魔森面‘色’凝重大喊一声,已经顾不上魔灵禁天戟,六道身影同时朝远处飞去,速度快到极致。

    “万象,你若是要留在这里的话,我不拦着你。”不死神凤留下这句话,同样拍打翅膀转身离开。

    万象巨龙的目光里带着贪婪,一脸的纠结,似乎不想这样离开,但为了不影响自己,还是转身跟着不死神凤一起离开。

    “天释,还在等什么,还不走?”雷霆的喊声当中带着一丝焦急,这是他晋级准神之后,少有出现的焦躁。

    天释牟王并未回话,不断的有汗珠在他的身体滴落下来,身体也在微微颤抖,面上的肌‘肉’也引扭曲而显得狰狞。

    他不是不想走,只是三股天地法则好像是三条锁链一样,将他束缚在虚空中,动弹不得。

    一位准神,在天地法则面前连一丝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从这里可以看出天地法则有多么的霸道和可怕。

    “没想到,那小子还真的有引动天地法则的能耐,方才倒是低估他了,若是早些知道,肯定不给他出手的机会。”雷霆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道:“咱们走,天释你自己保重。”

    话音落下,雷霆也转身飞速逃离,只有邪剑冷冷的看着易辰所在的那个位置。

    那目光当中,除了‘阴’冷之外,还有嫉妒,恨,还有不甘心。

    这一次,易辰又展现出了一种极其可怕的东西,让天释牟王他们都为之震惊,甚至他这张底牌,还有足够的能力去击杀天释牟王。

    以前邪剑只是觉得,自己在实力方面跟易辰有一些差距,但现在易辰所展现出来的魄力和疯狂,还有给他撑腰的那些底牌,每一样都是邪剑所缺乏的。

    所以,邪剑对易辰是羡慕的,同样也是嫉恨的,大家都是同一代的天才,甚至他还算比易辰大了十几岁,率先进入了修炼之道。起点也比易辰要高,从一开始修炼便有源源不断的资源。

    与他的条件相比,易辰倒是要惨淡得多,家族背景不够优越,修炼的环境也是极其的恶劣。

    但现在他所拥有的东西,每一样都让邪剑嫉妒,修为方面更是超越了邪剑不止一个档次,底牌更是将天释牟王这类强者震慑住了。

    结合种种,邪剑都非常的不甘心,为什么自己的起点那么好,却没有像易辰那样的机缘,这是为什么?凭什么?

    “哼!”邪剑的冷哼声在虚空中回‘荡’,目光闪过凶狠之‘色’,而后同样准神朝雷霆离开的方向飞去。

    恐怕邪剑不会知道,易辰从离开家族开始,所经历的磨练,非一般人能够体会,无数次将自己‘逼’入绝境,不断的刺‘激’自己的修炼潜能。

    那一份对实力的执着,还有那种对于实力的渴望,同样不是邪剑所能够相比拟。

    他凭什么比我强,这恐怕是很多人想要当着易辰的面大喊。

    可惜他们除了不甘的咆哮之外,却看不到易辰在这方面的努力,执着于实力所付出的代价。

    “该死。”天释牟王的目光冰冷,前方所凝集的天地法则让他感觉到心惊‘肉’跳。

    “怎么样,对现在这样的结果还算满意吧?”一道漠然森冷的笑声,从漫天的神光里传了出来。

    此刻易辰的声音中带着颤抖,猛喘着粗气,身处在三道天地法则的笼罩中,他所要承受的威压要比天释牟王等人强烈得多。

    “不折不扣的疯子,就算那股天地法则能杀了我,你一样也逃不了。”天释牟王冷声回应,这句话就好像是在说教一般,似乎在强调引动天地法则的危险‘性’。

    “你怕了。”简单的三个字,从易辰的口中吐出,却是让天释牟王冷‘色’冰冷。

    身为一位准神,在一位只有圣灵境的‘毛’头小子面前‘露’出惧意,这是一种天大的耻辱。

    并且,如易辰所说,天释牟王在这个时候真的怕了,若是他引爆那三道天地法则的话,自己真的有可能被绞杀在此。

    强者拥有着普通修者所没有的特权,站在金字塔的位置上,翻云覆雨,他们极其享受手中的权利,因此比普通人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

    “怕也没有用,三道天地法则全部都聚拢过来了,接下来便让你看一场表演,这三道天地法则引爆之后,会是怎样震撼的一个场面。”易辰的大笑声在这片空间响彻起来。

    这一刻,天地神书所在的位置,逐渐的扭曲起来,可以非常明显的感应到,三道不同的天地法则,在此刻渐渐的被扭在了一起。

    “竟然真的要引爆天地法则,简直就是个疯子,不可理喻,该死!”天释牟王的脸上浮现出慌张之‘色’,艰难的掐动法诀,喝道:“牛麟盾!”

    原本牛麟盾在天释牟王的控制下,是想要冲过去将易辰绞杀,现在天释牟王却将牛麟盾重新召回,挡在了他的身前。

    “以为准神器就能够保护你?死前拉一位准神垫背,我易辰这一辈子,也算是值了!”易辰面‘色’狰狞,已经完全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决心,目光中爆闪出凶狠之‘色’。

    “天地法则,爆!”

    时间在这个时候仿佛静止了,周围的事物仿佛也停止了,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唯一响亮的,便只有易辰这一道冷冷的喝声。--30264+dsuaahhh+258229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