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鏖战

    魔兽还未化形前,只能调动体内的能量来战斗。

    而化形后的魔兽,却能够凝聚出本源神器,品级也是由魔兽本身的实力决定。

    但一般只能凝聚准神器,想要让本源神器真正的凝练成神器,还需要吸收天地灵根的能量。

    “使用本源准神器战斗,他的实力跟方才,完全是两个档次。”易辰脸上浮现出了凝重之色。

    “不知死活的小子,敢跟我战斗,勇气可嘉,接下来我便会让你知道,准神和准圣灵境的实力差距有多大。”

    天释牟王冷哼声在虚空中回荡,面上浮现出狰狞之色,兽臂猛然间朝前方挥出,牛麟盾在前方划出一道弧度。

    一股炙热的能量从牛麟盾当中冲出,带着狂猛的威势朝易辰冲击而来,所到之处空间尽数扭曲起来。

    这一股能量,比起天释牟王刚才的攻击更加的恐怖,易辰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神相之力在易辰的控制下从体内疯狂的汹涌而出,不断的在身前凝聚。

    彼此间的差距太大,易辰很清楚,若是攻击的话,只会让自己深陷在更大的危急当中。

    “御!”一道喝声在虚空中回荡,神相之力在易辰的控制下,飞速在身前凝聚出一个盾牌。

    碰撞的瞬间,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易辰的耳朵嗡嗡作响,神相之力凝聚出来的盾牌,立刻就被击散。

    前方袭来一股霸道的能量,易辰立刻就被推开出去。

    无法使用魂力和神器战斗,就算是防御,也挡不住准神的攻击,两者间的差距,完全超出易辰的意料。

    “杀!”天释牟王并未手下留情,满带着杀意发出怒喝声,手中的牛麟盾再度朝前方击出。

    “蓬!”这一刻,一股比刚才可怕了数倍的炙热能量涌出,凝聚成一头巨大的牛魔,口鼻间喷出了炙热的能量,朝易辰冲袭而来,所到之处空间都在颤抖。

    “小心,防御不了!”小魔兽的提醒声在耳边响起,他很清楚那股能量的强大,易辰的处境极其的危险。

    “那就只能硬撼了。”进退都是死,易辰别无选择,法诀掐动,疯狂的调动神相之力。

    “宙级上等斗战技——神王斗战技第六重!”

    越高级的斗战技越强,但现在时间紧迫,易辰只能在仓促下使用较为低级的斗战技。

    神相之力幻化成一个巨大的金色手印,击碎前方的虚空,迎了上去。

    只是碰撞的瞬间,由易辰神相之力凝聚而成的金色手印便被击散。

    那头牛魔却是毫发无伤,继续朝易辰冲撞而来,瞬间易辰便被庞大的能量淹没。

    “哼!”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被击中的易辰好像是炮弹一般倒飞出去,地面被撞出一个深坑,沙石四溅。

    “噗”一口猩红的鲜血从口中喷出,易辰脸色煞白,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穿在里面的铠甲也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啪啦!”好像玻璃一般的碎裂声在虚空中响起,那副铠甲直接就变成了碎片。

    “武极铠甲!”易辰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拳头也是紧握起来,面目狰狞。

    那副铠甲也是至宝,自从修炼开始,便一直穿在他的身上,从来都没有卸下来。

    虽然,对于现在的易辰来说,那铠甲已经不再重要,但那是自己的恩师印巍送给他的东西,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

    “不堪一击!”天释牟王的讥讽声在虚空中回荡,特别是他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让他极其的享受,心中的怒气倒也消散了不少。

    “你成功将爷我激怒了。”易辰的面色狰狞了起来,眼睛里尽是怨毒,死死的盯着天释牟王。

    随着易辰心境的变化,这样的表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现在这种疯狂的模样,倒是跟以前一模一样,甚至那缕煞气更加的浓烈,小魔兽也是非常的惊讶,不由道:“当初的主人,又回来了。”

    “一只蝼蚁也敢大言不惭,让本座送你上路吧。”

    天释牟王庞大的身躯一颤,一股恐怖的能量在他的牛麟盾当中凝聚。

    “天释一击!”喝声在虚空中回荡,牛麟盾再度朝前方挥出,强横到了极致的能量朝易辰冲击而来,仿佛天地万物都要被他吞噬,气势汹汹。

    “小心!”便在这个时候,小魔兽的声音在易辰的丹田当中响起,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易辰忍不住眯起眼睛。

    一只巨手在易辰的丹田当中探出,与前方的能量相互间撞击在一起。

    易辰只感觉一股恐怖的能量袭来,身子不断的往后面退出了几十米,稳住身形后,又是吐出猩红的鲜血。

    “小魔兽。”易辰立刻进入内视状态,刚才是他出的手,否则自己肯定挡不住那股力量。

    “现在只能靠你自己了。”小魔兽半眯着眼睛,右臂无力的垂落,肌肉已经被碾碎,帮助易辰挡下那一击,自己也受了极重的伤。

    “焚天尊者的气息!”远处,天释牟王脸上流露出了吃惊之色,目光紧紧的盯着易辰的兽魂。

    不单只是他,万象巨龙以及六魔杰一众,目光同样也都锁定在易辰的丹田上。

    “没有错,刚才一定是焚天的气息,虽然这么多年来没有遇到,但那一定是他的气息,错不了!”万象巨龙道。

    在小魔兽出手的瞬间,他们便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焚天尊者竟然会跟易辰在一起。

    “难怪你这小鬼敢这么大胆,原来焚天一直在你的体内。”天释牟王的脸色,渐渐的从原来的骇然,转变成了森冷。

    一开始感受到小魔兽的气息时,他的确非常的震惊,因为在场的众人都很清楚焚天的实力。

    只是,小魔兽的气息跟以前似乎非常的不同,他散发出来的气息非常的微弱,从这可以看出来,他现在并不是巅峰状态。

    易辰并未理会,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天释牟王。

    “当年神尊身边的两大护法神兽,焚天和神猴,想当初是多么的威风凛凛,现在怎么变成了缩头乌龟?连出来见我们的勇气都没有?”

    没有得到回应,天释牟王倒是也大胆起来,话语中带着一丝戏虐。

    “哼。”小魔兽发出一道轻哼声,并未理会天释牟王,闭着眼睛躺在易辰的丹田中。

    “你以前跟他们有过节?”易辰询问道。

    “当年神尊曾经来过神迹,只不过在那个时候,打断过他们的腿。”小魔兽的声音很轻,似乎在说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易辰倒是感到非常的无语,原来小魔兽以前那么的威猛,没有想到他早早便已经跟天释牟王一众有过节。

    不单只是天释牟王,万象巨龙他们也都是狰狞冷笑,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看得出来,当年他们肯定在小魔兽的手中伤得不轻,不然也不会如此的怨恨。

    “焚天,现在见到本座,连出来的勇气都不敢了吗?”天释牟王恼怒大喊道。

    只可惜,小魔兽并未去理会,依然是一种端着的姿态。

    “难道不打算回应一下?”易辰询问道。

    “一个小丑还没有让我出去见他的资格,即便是死。”小魔兽同样也是非常霸气的回应。

    只是这样说话的方式,倒是让易辰感到非常的不习惯,以往小魔兽都是呆萌型,气势跟现在完全不同。

    被如此无视,天释牟王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杀意更加的浓烈。

    “那就让我将你跟那个小鬼一块杀了。”天释牟王一挥手,牛麟盾立刻漂浮在虚空中。

    “轰!”四周的空间响起一道沉闷的声响,牛麟盾释放出强横的威势,让那一片空间都扭曲起来,天空上也涌现出了乌云,整片天地都陷入黑暗当中。

    一股强横到极点的能量,好像潮水一般狂涌入牛麟盾当中。

    这一刻,牛麟盾立刻就被激活,一道道蕴含着天地之理的阵纹,在牛麟盾表面浮现起来。

    天地间,似乎传出了某种非常特殊的回响,几个弯弯曲曲,蕴含着天地之理的大字,在牛麟盾表面浮现起来。

    “看来,天释牟王是下了决心要杀他。”雷霆在远处观望,对天释牟王使用这招感到非常的惊讶,道。

    邪剑也只是冷笑,道:“若是有机会,我倒是想亲手杀他,让其他人来了结他的性命,不免有些遗憾。”

    万象巨龙和六魔杰也都只是在远处观望,他们并未有插手的意思,只是万象巨龙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易辰的储物戒指上,他很清楚那个储物戒里面有什么东西。

    “想要走,已经是不可能了,只可惜,现在我并不是巅峰状态,否则哪里轮到这些小丑蹦跶。”小魔兽轻哼道。

    “实在不行,只能使用它了。”易辰拳头虚握起来,调动能量进入储物戒当中。

    “天书?”见到易辰的动作,小魔兽当即便知道他想要做什么,道:“你不会想要让天书控制天地法则吧?”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有引爆天地法则,咱们才有逃走的机会。”易辰眸间闪烁起锐利的光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