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易辰的计划

    “吼”九眼冥兽发出疼痛的怒吼声,皮肤被火焰焚烧得干裂,爱那股火焰的煎灼下痛不欲生。

    “若是在巅峰状态,使用焚天囚神锁可以无限束缚,现在我只能坚持三分钟,抓紧时间!”小魔兽大声喊道。

    这是难得的机会,易辰哪里会错过,身形一闪立刻来到九眼冥兽身前,近距离接触,易辰整个人都显得极其渺小,光只是一只眼睛,就是易辰的好几倍。

    “吼”九眼冥兽有一种极其强烈的危险感,冲着易辰发出低沉的怒吼声,腥风从它的大口中传出,让人作呕。

    易辰丝毫不惧,紧盯着它的眼睛,嘴角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纹器!”一声怒喝响起,纹器立刻来到易辰前方,神相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其中,一道道神秘的纹路在表面浮现起来,一股庞大的能量在纹器当中凝聚。

    “绞杀!”双手立刻结印,纹器在易辰的控制下飞速旋转起来,朝九眼冥兽其中一只眼睛冲击而去。

    “噗”一声入肉的声音响起,纹器穿过九眼冥兽的眼睛,鲜血狂撒而出。

    “吼”眼睛被活生生的绞成肉泥,所要承受的疼痛难以想象,九眼冥兽发出了凄厉的咆哮声。

    “蓬”一股精纯到极点的自然之力,从九眼冥兽的脑壳处汹涌而出,将它受伤的眼睛包裹。

    刚才被纹器绞成肉泥的眼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此之重的伤势都可恢复,可见它的恢复能力到底有多强。

    “必须一击毙命,否则杀不死它。”见到这番情景,易辰目光锁定在九眼冥兽的心脏处。

    心神一动,纹器再度旋转起来,带着凛冽的劲风朝九眼冥兽的心脏冲击而去。

    “锵!”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响起,纹器只是在九眼冥兽的皮肤表面擦出了火花,并未直接破开他的皮肤,甚至没有伤到它的肌肉。

    “不成,它的**力量太强了,准神魔兽的表面皮肤就好像是铠甲,防御力并不输于那些至宝,根本无法破开。”易辰眉头皱了起来,这是一个极大的难题。

    “看来一击毙命是行不通了,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小魔兽同样皱起眉头,道:“相信它还有其他的弱点,再找一找。”

    闻言,易辰立刻点头,再度来到九眼冥兽的眼睛前方,直勾勾的看着它的眼睛。

    “这是它最为薄弱的地方,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突破口,既然从皮肤表面没有办法攻入,那就从你这个地方下手!”

    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易辰朝九眼冥兽受伤的眼睛冲了过去,眼珠子被绞碎,九眼冥兽的那只眼睛就好像是血淋淋的山洞一般,刚好可以容纳易辰的身躯。

    九眼冥兽不断的咆哮,摇晃着脑袋想要将易辰甩出去,被人进去脆弱的身体内部,是非常危险的。

    “我就不信,你的身体内部,跟你的皮肤表面一样坚硬!”易辰的笑声响起,控制纹器朝前方冲击而去。

    “噗!噗!噗!”

    **力量再抢,身体内部一样是脆弱无比,九眼冥兽体内的器官,根本无法阻挡易辰的冲杀,鲜血狂飙。

    剧烈的疼痛让九眼冥兽不断的哀嚎,不断的摇晃脑袋,但却无法将易辰甩出来,只能任凭他破坏自己躯体内的器官。

    不过,九眼冥兽它的修复能力的确可怕,易辰在不断的破坏,而那股庞大的自然之力,却是在不断的修复被破坏的**。

    易辰转头朝能量涌出来的方向看去,发现在九眼冥兽的身体深处,漂浮着一个碧绿的光球,那股庞大的生命之力,正是从那碧绿光球中渗透出来。

    “那应该就是九眼冥兽的本源。”易辰做出这样的判断,九眼冥兽之所以拥有强大的修复能力,正是因为拥有那股庞大的生命之力,那就是它的本源。

    似乎感觉到易辰已经发现了自己最脆弱的地方,九眼冥兽的咆哮声更加的响亮,显得非常的紧张。

    “看我将它打碎如何?”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猛然间一挥手,纹器带着凛冽的劲风朝碧绿光球冲击而去。

    一声清脆的声响传出,碧绿光球并未受到丝毫的伤害,依然是完好无损。

    见此情景,易辰非常的惊讶,那个光球的坚硬程度,超出了他的预料。

    再度控制纹器发动攻击,易辰发现不管如何都无法破坏。

    “九眼冥兽的本源,比它的**更加坚硬,蕴含在其中的自然之力也是极其的庞大,若是吸收的话能够得到极大的好处,我来助你!”

    小魔兽的喝声响起,同时挥舞爪子,身体表面燃烧的火焰再度开始凝聚,形成庞大的锁链,飞速朝九眼冥兽的本源冲了过来,将之紧紧缠绕。

    “凝!”易辰反应极快,掐动法诀调动神相之力,一个巨大的虚影在他的身后形成,虚影巨大的双手朝那个光球抓去。

    下一秒,易辰和小魔兽同时用力,散发出碧绿光芒的光球瞬间就被抽了出来。

    “收!”说时迟那时快,易辰再度再度调动神相之力,将那个光球抓住,将之收入储物戒当中。

    “吼”九眼冥兽仰天发出凄厉的长鸣,随即健壮的身躯就好像被抽调了气力一般,瘫倒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尘土扬起。

    炎无言一众人的脸色难看起来,本源被抽走,九眼冥兽直接就被抹杀掉,那是他们进入神迹保命的倚仗。

    “吼”小魔兽在此刻发出一道吼声,几条巨链飞速回缩,化为火焰在它的身体表面燃烧。

    庞大的身躯在此刻也在缓缓缩小,又变成原来娇小玲珑的模样。

    “又是这种让人讨厌的眩晕感,准圣灵境的修为果然支撑起禁术。”小魔兽好像被抽掉了所有的力量,缓缓从虚空中坠落下来。

    易辰立刻一挥手,将小魔兽的身体接住,将它带来回到丹田当中。

    “小魔兽,你没事吧?”见识了小魔兽刚才发出来的威势,易辰现在叫这个名字,倒是感觉有些别扭。

    “使用禁术后会有严重的后遗症,会进入虚弱状态很长一段时间,接下来只能看你自己了。”小魔兽的声音极其虚弱,道:“东面位置有许多魔兽的气息在接近,小心点。”

    难道神迹里的那些魔兽已经过来了?易辰眉头微微一皱,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有两下子。”炎帝冷漠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他所饲养的九眼冥兽被易辰所杀,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似乎死掉的只是一只可有可无的宠物一般。

    “如果没有其他的倚仗,你身上的那份元武精魄地图,我可是志在必得。”易辰冷冷的与他对视着。

    炎帝只是冷笑,拳头在此刻缓缓虚握起来,凛冽的劲风在他的身体四周搅动,看那模样他是准备自己亲自动手。

    这倒是让人非常奇怪,他的魂力修为受到压制,应该使用不了才对,哪来的信心跟易辰战斗?

    “啾!”便在此刻,远处的虚空响起一道鹰啸声,几十道庞大的身影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漂浮在虚空中冷冷的看着易辰等人。

    “神迹的魔兽怎么那么快就来了。”炎无言的脸色一沉,道。

    “应该是被他引来的。”千变神菩冷冷的看着易辰,道。

    “真是个麻烦,没有九眼冥兽,咱们无法抵御神迹魔兽的进攻。”炎无言道。

    与他们不同的是,炎帝他的面上表情倒是非常的平静,冷冷的目光在那些魔兽的身上扫过。

    领头的魔兽,正是追杀过易辰的金鹏。

    “将万兽珠和天眼神鼠交出来。”金鹏倒是直接无视了炎帝等人,目光聚集在易辰的身上。

    对于它们的出现,易辰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刚才小魔兽已经提醒过他。

    “此地不宜久留,不要跟他们纠缠,对咱们没有好处。”小魔兽使用传音道。

    “万兽珠,自然不会给你们,但能不能得到天眼神鼠,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易辰自然了解,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将天眼神鼠放在地面上,同时身形一闪朝西面位置冲了过去,看那模样是打算直接放弃天眼神鼠。

    “吱!”天眼神鼠抽动鼻子,迈开四肢便朝南面位置跑去。

    “抓住天眼神鼠!”炎帝也没有想到,易辰会这么果断的放弃天眼神鼠,喝声响起,与炎无言一众人朝天眼神鼠飞去。

    “金鹏尊者,咱们要追还是抢夺天眼神鼠?”漂浮在后方的魔兽询问道。

    “先将天眼神鼠拿到手,那个小鬼跑不了。”金鹏冷哼一声,朝天眼神鼠飞了过去。

    他们之间的争夺,易辰一点都不关心,只顾着自己离开,直到飞出了数百里,方才停了下来。

    “天眼神鼠对咱们非常重要,为何轻易的放弃?”小魔兽虚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其中也带着不解。

    “重要的东西,只有用在合适的地方才能发挥作用。”易辰只是笑了笑,道:“你觉得天眼神鼠在咱们的手上能发挥作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