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两大兽神

    这些不过都是在远古兽王那边得到的消息,易辰只是觉得很有可能罢了,如今得到的鼠王的证实,这里的确还有一头拥有神王境修为的兽王!

    “神迹还未被封印之前,北冥兽王和黎火兽神在神迹当中拥有绝对的统治权,可惜后来北冥兽王离开了神迹,导致后来被封印。”鼠王道。

    从鼠王的话来看,当年北冥兽王在神迹这边还有用不了的势力,如今被封印在北冥岛,也只有他自己而已。

    “当年北冥兽王在神迹中的势力大不大?”易辰立刻询问道。

    “能够跟黎火兽神抗衡,甚至可以跟任何一个远古族抗衡,你说大不大?”鼠王瞟了易辰一眼,就好像是在看井底之蛙一般。

    这番话,让易辰的眉头微微皱起来,这似乎不是一个好消息。

    从鼠王的话中可以知道,北冥兽王当年在神迹中呼风唤雨,手下拥有众多强者,可是只有他自己被封印,当年他的手下却并未被封印。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咱们将来恐怕要面临更多的对手。”龙仆同样也是微微皱起眉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莫非你们跟北冥兽王有过节?”鼠王眼睛轱辘转动了下,询问道。

    易辰只是一耸肩,道:“当年北冥兽王离开的时候,他的手下有没有跟着离开?”

    “这事你问本王可就对了!”看鼠王的样子似乎非常的兴奋,道:“很遗憾的告诉你,没有。”

    易辰只是点了点头,从脸上看不出有太多的情绪变化,似乎就好像是在听着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紧张?”鼠王疑惑的看着他,在他看来,得知自己的敌人还有一批强大的手下,身为敌人的他应该紧张才对,怎么可能如此的平静。

    “哦?那你觉得应该紧张到什么程度?”易辰笑了起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的敌人那么多,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多几个对手又如何。

    鼠王摸了摸下巴,道:“其实你的运气还算不错,北冥兽王离开之后,他曾经的那些手下,不是被黎火兽神杀掉,就是被黎火兽神收服,残留的部下已经不多。”

    既然是如此,易辰倒是对北冥兽王的事情失去了兴趣,道:“我还需要一个消息,元武精魄在什么地方。”

    鼠王在神迹这里生活,应该知道所有神迹的事情,元武精魄是神迹最为知名的东西,他不可能不知道。

    “原来你们是为了元武精魄而来!”这一刻,鼠王瞪大了眼睛,发现了易辰的目的,他非常的震惊,道:“我还以为你们只是进来探索神迹,没想到是这样的目的。”

    鼠王当然知道元武精魄是什么,远古时期为何有那么多远古强者冒险进入神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元武精魄。

    不管受伤的那些修者有多强,伤势有多么的严重,只要使用了元武精魄,便能够起死回生。

    这只是其中一个效果,在修复肉身的同时,还能够给修者带来一次化茧为蝶的机会,有可能突破原来的境界,也有可能领悟无我无道。

    对于那些已经修炼到极限的强者来说,领悟无我无道是可遇不可求的,若是能够突破原来的境界,那便是惊天造化!

    在进入准神境之后,想要踏入神王境极其的困难,万年都不见得有一人可以踏入那个境界,而元武精魄却可以给他们一次化茧为蝶的机会,光只是这一点,便让所有的强者都垂涎。

    “你可知道它在神迹什么地方?”易辰眸间闪过异彩,从鼠王的反应来看,他所知道的事情并不少。

    “如果本王知道元武精魄的话,还会在这里跟着你们瞎扯淡?”鼠王反应过来之后,用非常不屑的目光从易辰一众人的身上扫过,道。

    “你不说,那我也就没有办法了。”易辰脸上浮现出笑容,神相之力的波动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

    “信不信由你。”鼠王这一次的反应倒是跟刚才不同,道:“我很明确的告诉你,就算是黎火兽神,也找不到元武精魄在什么地方。”

    易辰等人相互间对视了眼,这听起来好像有些天方夜谭了,元武精魄就是神迹里面的东西,是黎火兽神领土内的东西,怎么可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感受到易辰等人怀疑的目光,鼠王倒也是平静得很,道:“这跟元武精魄的封印有着极大的关系。”

    似乎讲到了鼠王最感兴趣的事情,他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神迹里有三个封印,一个封印着万兽之祖,另外一个则封印着万兽之祖的万兽珠,最后一个封印所封印的东西,则是元武精魄。”

    “当年刚刚发现元武精魄的时候,神迹经历了一场浩劫,两大兽神为了争夺元武精魄打得不死不休,后来人族修者那边进来了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封印了元武精魄,方才终止了这场浩劫。”

    “封印元武精魄?”易辰愣了下,道:“为何有人要封印元武精魄?”

    不单只是易辰不懂,就连炎斗鸣他们同样也是不懂,不管是任何人,见到那样的宝物都不可能不心动,按照正常的想法,都会将那元武精魄拿走。

    “你们人族修者怎么就那么俗。”鼠王自然能判断出易辰他们在想些什么,当即便努嘴道:“据说,当年封印元武精魄的,是阳位面的神尊。”

    “神尊!”易辰几人的反应都极大,他们对神尊可是不陌生,那可是阳位面的最强者,在龙仆他们的眼中,是传说般的存在。

    “那个神尊可这是狠啊!那个不是普通的封印,而是一个可移动的封印,随时都会移动到无人的区域,就算暂时找到它也无用,还未破解阵法,它便重新移动了。”

    鼠王摇了摇头,这句话当中带着无尽的遗憾,似乎他曾经也打过元武精魄的主意。

    “魔兽当中没有魔鉴师,就算是法阵不移动,你们也破不了阵。”易辰道。

    “可不是,你们人族的法阵,这是叫人恶心。”鼠王做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好像曾经吃了阵法的亏,道:“特别是神尊布下的法阵,太可怕了。”

    “莫非你还接触过那个法阵?非常的厉害?”易辰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气急败坏的鼠王,越来越觉得眼前这条老鼠不简单。

    “废话。”鼠王哼了一声,那样子看起来倒是非常的傲娇,道:“被列为三大禁忌之地,还是神尊所设的东西,能不厉害?当年只是稍微靠近一些,就差点要了我的老命。”

    看样子,就算找到了封印元武精魄的地方,想要拿到手也不容易。

    “神迹的疆土极其辽阔,法阵又没有具体的移动位置,想要在这无垠的土地找到它,怕是要花费不小的功夫。”龙仆道。

    “说不定它能够派上用场。”易辰一挥手,一个毛茸茸全身包裹在火焰中的小魔兽出现在他的掌间,正是进来神迹前,天巫火神给易辰的天眼神鼠!

    “天眼神鼠的嗅觉极其的敏锐,若是要寻找宝物的话,能够派上用场。”龙仆的眉头微微一皱,道:“可是元武精魄被阵法保护,就算有天眼神鼠,也难以感应到它所在的位置。”

    跟龙仆的感应不一样的是,一旁的鼠王此刻却好像非常的兴奋,双眼紧紧的盯着易辰手中的天眼神鼠。

    “咱们走吧。”

    易辰摇了摇头,将鼠王的戒指摘下,随意的丢还给他,里面有不少的好东西,只是答应的事情,易辰自然会去做,不会有半点食言。

    能够拿回自己的戒指,鼠王非常的兴奋,小心翼翼的擦了擦,戴回到自己的手上。

    “如果你们想要找到元武精魄的时候,或许可以考虑带上我!”

    与此同时,鼠王对着易辰的背影大声喊道。

    “你?”易辰他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他,不知道鼠王到底哪来的自信,莫非他有特殊的能力可以找到元武精魄?

    “你刚才不是说,连黎火兽神都无法找到元武精魄所在的位置吗?”炎斗鸣同样也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你们不要小看本王的实力!”鼠王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不高兴,道:“光凭我自己肯定无法找到元武精魄,但是加上你的天眼神鼠可就不一样了!”

    “哦?此话怎讲?”易辰看了下手中的天眼神鼠,道。

    天眼神鼠小小的身躯在轻轻的颤抖,小小的眼睛看着鼠王,似乎充满了忌惮和害怕。

    “当年本王运气不错,碰到了元武精魄的法阵,虽然差点丢掉了性命,但运气还算不错,在临走的时候收走了一缕阵纹!”鼠王的样子充满了自得,从储物戒里面拿出一个竹简来,道:“天眼神鼠只要记住这股阵纹的波动,便能够感应到元武精魄所在的位置。”

    这番话,倒是让易辰对鼠王的身份产生了好奇,一只普普通通的老鼠,怎么可能禁忌法阵的攻击中逃脱,且在离开的时候,还强行收走一道阵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