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鼠王

    一般只有能够化形的魔兽,才懂得说人族的话,而那头老鼠并未释放出丝毫的能量波动,也就是一头非常普通的魔兽,不知道它又如何能够讲人族的话。

    “一个普通的人族修者,怎么能够凝聚出神相之力?”那只鼠王用非常吃惊的目光看着易辰,从那眼神当中,也看出了一抹忌惮的味道。

    龙仆也算是一位高手,可鼠王并不放在眼里,那是因为他的修为受到了压制,而易辰能够使用神相之力,分分钟就能将它治得服服帖帖。

    “将那储物戒还与老夫!”龙仆飞速上前来,道。

    “你这老贼说什么呢?本鼠王何曾拿过你的储物戒?”那只老鼠做出一副非常不屑的模样,道。

    “哦?那你倒是说说,你左手上的那个戒指是谁的?”老仆没好气的看着那只老鼠。

    “我的。”鼠王这句话倒是有些中气不足,看来他自己说这样的话也有些不自信。

    “老鼠,我问你一遍,那个储物戒是谁的?”看到龙仆治不了那只老鼠,易辰飞身上前,用非常和蔼的语气道。

    只是,易辰那种和蔼的语气,在鼠王的耳中怎么听都怎么刺耳,打了个机灵,道:“本王只是看在那个东西还不错,拿来玩玩罢了,还你。”

    说着,那只老鼠便将戒指取了下来,朝龙仆丢了过去。

    “里面缺少了一些东西。”龙仆非常仔细的检查了下储物戒里面的东西,没好气的看着鼠王。

    “口说无凭,我鼠王将戒指还给你了,里面的东西本王可没动,你不要诬赖本王。”老鼠哼声道。

    龙仆身为神域山脉的长老,竟然被一头老鼠戏耍,这要是被那些熟人知道,还不被笑掉大牙,面上无光。

    “我看你手上的戒指挺不错,应该也是龙仆前辈的吧?”易辰目光紧紧的盯着老鼠手中另外一个紫色的戒指,道。

    自从知道龙仆是神域山脉的人之后,易辰出于尊重,开始称呼龙仆为前辈。

    只是龙仆还是称易辰为少主,两人这样的称呼,倒是让听者感到非常的别扭。

    “呔,本王的东西你也想要强行霸占?”老鼠用凶狠的目光瞪着易辰,就好像要将他吃掉一样。

    “咻!”易辰自然不会跟它啰嗦,释放出神相之力,将他手中的储物戒包裹住,强行拿了过来。

    调动魂力注入其中,易辰发现老鼠的储物戒里面倒是藏了不少的东西,其中还有一些是龙仆的东西,因为有些东西上面还残留有龙仆的气息。

    一挥手,易辰将龙仆的东西全部都拿了出来,而后看着那只老鼠,道:“你这样可不老实,不问则是偷。”

    “本王看上你的东西,那是本王看得起你们!”鼠王倒是孤傲得很,用极其不屑的目光看着易辰等人。

    “我对你的储物戒也非常感兴趣,我就收下了。”易辰笑着,便将戒指戴在自己的手上。

    易辰一向都是这么直接爽快的人,眼前这只老鼠这么霸道,易辰能够做到比他还要霸道。

    老鼠差点就要气晕过去,一直以来它都觉得自己已经够坏了,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一个比他还要坏的。

    “你,你竟然敢强占本王的宝物!”鼠王立刻血红了眼,恶狠狠的盯着易辰,龇牙咧嘴看起来非常的可怖。

    “身为魔兽,还是可爱一点比较好。”说着,易辰一挥手,狠狠的将鼠王按到土里面去。

    如果是其他的魔兽,易辰哪里会啰嗦,直接一巴掌就拍死,只是眼前这只老鼠竟然会说人话,并且智商还不低,狡诈得很。

    不管怎么看都有点人样,正因如此易辰才没有那么爽快的杀他,反而还觉得他非常的有趣。

    被人如此对待,鼠王自然是非常的愤怒,从嘴里吐出一撮泥土,喊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将本王的储物戒还回来!”

    易辰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得赶紧找到炎帝他们所在的位置,不能让他们轻易的得到元武精魄。

    “龙仆前辈,咱们走!”易辰一挥手,将神相之力收回到自己的体内,转身便要飞身离开。

    见到这样的情况,鼠王自然是非常的着急,要是易辰离开的话,他的东西可怎么办,当即大声喊道:“本王在神迹里面生活了万年时间,对这里非常的熟悉,你们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这一刻,原本准备离开的易辰停了下来,回身朝鼠王看去。

    “咱们对神迹的情况还不熟,如果能在它那里得到一些消息的话,或许能够帮到咱们。”炎斗鸣道。

    闻言,易辰点了点头,身形一动,来到鼠王身前,道:“那你倒是跟我们说说,神迹这里面的情况,让我们了解下。”

    见到易辰一副似乎非常诚恳的模样,鼠王当即便翘起了嘴巴,一副非常得意的样子,道:“这你就问对了人了,但是你得先将储物戒还给我。”

    “你先将神迹里的情况告诉我们,储物戒自然会还你,我易辰可从来都不说假话骗人。”易辰道。

    “那本王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得到消息之后,故意不将储物戒还与我?”鼠王撇了撇嘴,道。

    “看来,我只好亲自动手了。”易辰嘴角一勾,释放出一股神相之力,飞速朝鼠王的脑袋笼罩而去。

    眼前这条老鼠非常的狡诈,易辰可不敢保证它会不会将一些虚假的消息给自己,还是使用神相之力直接搜取他脑袋里面的记忆比较靠谱一些。

    “别乱来,进入我的脑海,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甚至你自己都会受伤!”鼠王当即惊声道。

    易辰倒是放缓了速度,此刻在鼠王的脑袋里面,感应到一股极其恐怖的能量,牢牢的将他的脑海保护起来。

    “一股不亚于神王的气息!”易辰脸上浮现出吃惊的神色,刚才要是搜取鼠王记忆的话,那股能量肯定会立刻引爆。

    一股能够媲美神王最强一击的能量,若是直接引爆的话,易辰他们都会因此而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炎斗鸣他们面面相窥,均是感到非常的吃惊,大家都没有想到,一头好像没有半点修为的魔兽,脑海中竟然还布有如此之强的能量。

    “一位神王,为什么要将自己的魂力种在他的脑海里面?”龙仆感到非常的疑惑,道。

    一头看起来非常普通的魔兽,竟然值得一位拥有神王境的强者亲自动手,难道这里面就没有什么秘辛在其中吗?

    易辰同样也有这样的想法,目光从鼠王的身上扫过,觉得眼前这头魔兽,可能有些来头。

    “怎么样,是不是怕了?如果不是本王提醒,你们现在的性命肯定已经搭在这里了。”鼠王非常得意的昂起头,道:“算起来本王还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你们准备用什么方式报答本王!”

    “看来,对你不能太过客气。”易辰一耸肩,魂力在他的控制下顺着经脉汹涌而出,直接将鼠王笼罩住,强烈的气息压制得它喘不过气来。

    “喂,小子,快点住手,你难道不想知道神迹里面的情况?”一头没有任何修为的魔兽,怎么可能是易辰的对手,当即便大声喊道。

    “老鼠,留给你的时间不多,如果三十秒内还没开始介绍,储物戒你是别想要了。”易辰笑着用威胁的语气道。

    鼠王心情是极其的不爽,可无奈被易辰控制住,这个时候不服软也是不行。

    “我说你们人族修者好好的,为什么要进入神迹这个地方。”鼠王摇了摇头,道:“打开神迹的封印,对你们没有任何的好处,还有可能因此而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蓬!”易辰释放出来的神相之力更加的庞大,鼠王被庞大的气息压制得龇牙咧嘴,那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本王快撑不住了,赶紧将你的神相之力撤开!”鼠王当即大声喊道。

    “不要再跑偏了,我的时间不多。”易辰一挥手,所有将鼠王压制住的魂力全部都消散在空气中。

    鼠王猛烈的喘着粗气,道:“我就奇怪了,你们身边有神域山脉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神迹里面的情况。”

    易辰几人同时转头朝龙仆看去。

    “因为沉睡的时间太长,许多记忆都还没有恢复。”龙仆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你继续讲,不要跑偏。”易辰点了点头,重新看向鼠王。

    “我跟你们明说了,赶紧离开这里,否则等黎火兽神和他沉睡的部下都苏醒的话,你们想要离开这里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咯。”鼠王道。

    “黎火兽神,莫非是神迹两大兽神之一?”易辰当即便询问道。

    在进入神迹之前,他从远古血冥兽王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神迹的事情,从鼠王的话中做出这样的判断。

    “没想到你还知道两大兽神,看来你知道的东西还不少。”鼠王点了点头,道:“黎火兽神就是两大兽神之一,另外一个则是已经前往人族,被人族神王镇压的血冥兽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