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夺脉

    “轰!”片刻后,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山脉当中冲出,那片山脉被冲出一个深坑,那是一头全身被红色伙伴包裹的魔牛,可怕的肌肉线条,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吼!”一众正在追赶易辰的魔兽,在那头魔牛出现的时候,全部都发出了臣服的低鸣声,不敢继续追赶易辰,膝盖全部都跪在地上。

    “为何有人族修者在此,莫非神迹的封印解开了?”魔牛并未理会那些下跪的魔兽,而是转头朝易辰看去,血红色的眸子间闪烁着森冷的光芒。

    背后传来了冰冷的感觉,易辰已经知道那头魔牛已经苏醒,当即掐动法诀,更加庞大的神相之力涌出。

    “神诀——万影魔踪诀!”当喝声响起的时候,凛冽的劲风在易辰的身边刮起,他的神相之力又凝聚出一对翅膀,插在神相之上。

    这一刻,易辰他的速度以百倍增长,肉眼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影,只能看见他凭空消失。

    “竟然还身怀五大神诀!”见到这样的场景,那头魔牛倒是怔了下,两道贪婪的目光在它的眸间闪烁。

    他的内心非常的愤怒,龙脉中蕴含的能量非常的庞大恐怖,如今就这样被一个人族抢走,他哪里会甘心,只是使用了神诀之后,易辰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无法追上。

    “卑贱的人族修者,莫要让本尊找到你,否则定将你生吞了!”魔牛狰狞的声音在四周回荡,同时喝道:“你们,将他在神迹里给我找出来。”

    “吼!”一众魔兽同时发出怒吼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同时朝易辰离开的方向冲了过去。

    那头魔牛的身体摇摇晃晃,样子看起来痛苦不堪,刚才被易辰强行抢走龙脉,给它带来了重创,否则他一定会亲自冲上去追赶。

    “人族修者,莫要躲在暗处,本尊已经感应到你了。”

    片刻之后,魔牛巨大的眼珠子转动,阴沉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回荡。

    “不愧是当年北冥兽王手下的得力战将之一——天释牟王,即便遭到重创,感知能力还是这么强。”

    一道漠然的笑声在远处响起,那片空间颤抖了下,一道身影慢慢的出现在那里,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手臂还在滴着鲜血,受了很重的伤,看那模样,竟然是被易辰打伤的邪剑。

    “北冥兽王!”那头魔牛一听到这个名字,当即便瞪圆了眼睛,道:“人族修者,在本尊面前直呼本座大名,信不信本座杀了你?”

    “我相信你不会。”邪剑笑了笑,一股能量从他的储物戒当中飞了出来,当即便凝聚成一道熟悉的身影。

    天释牟王在望见那道身影的时候,当即睁大了眼睛,感到难以置信,道:“北冥兽王!当初不是已经被六位神王斩杀了吗?”

    天释牟王有些不相信,但那股能量的印记,散发出来的的确是北冥兽王的气息。

    “兽王派我来这里,有事要你帮忙。”邪剑漠然冷笑起来,望着易辰离开的方向,森冷的光芒在眸间打转。

    。。。。。

    “那头准神魔牛竟然没有追上来。”半个时辰后,易辰停止飞行,漂浮在虚空中。

    “刚才拿走龙脉的时候,对它造成了重创,没有一段时间的休息,不可能追来。”小魔兽笑嘻嘻道。

    易辰倒是放心了不少,只是这龙脉散发出来的气息太强烈,不想办法将这气息掩盖的话,很快那些魔兽就会追上来。

    并且,龙脉毕竟也是神物,不会束手就擒,已经在不断地挣扎,想要摆脱易辰的控制。

    “既然拿到手,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你跑掉?”易辰笑了笑,一挥手,神魔塔从丹田当中飞了出来。

    “收!”掐动一个法诀,神魔塔的大门立刻打开,一股强烈的吸力释放出来,龙脉立刻就被吸入其中。

    神魔塔的坚韧程度是经得起考验的,易辰倒是不担心它会从里面出来,能够得到这样的好东西,这趟神迹进来得倒是非常值。

    易辰没有在这里浪费时间,感应安若他们两人所在的位置,立刻便朝那边飞去,跟他们会合。

    炎斗鸣他们就在一处山峰上等待易辰,一见到他平安归来,脸上当即便露出笑容,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跟上来了,我还以为会等很长时间。”

    “只不过是运气好了一些,那头准神魔兽没有追上来的**。”易辰同样也是浮现了笑容,也的确是易辰的运气好,在取走龙脉的时候让那头魔龙受伤了,不然的话还真的不知道要被追到什么地方去。

    “龙脉有没有拿到手?”那样的神物不是在什么地方都能够得到,就算在炎族里面,炎斗鸣也没见多少这样的神物,询问道。

    易辰一挥手,一道金光在他的丹田当中闪烁起来,被困在神魔塔里面的龙脉散发出了强烈的气息,看它的样子是想要从神魔塔当中冲出来,但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这让它非常的气馁。

    “五米长的龙脉,就算是在记载当中也极其少见,许多修者能够得到两米长的龙脉已经算是天大的机缘了。”炎斗鸣忍不住惊叹一声。

    其实在易辰看来,这条龙脉原来应该更长才对,只是那头准神境魔兽吸收的时间太长,让这根龙脉缩小了许多,否则的话,相信可以达到六米之长,蕴含在其中的魂力,可怕得叫人颤抖。

    龙脉的气息非常的强烈,易辰一挥手,将它所有的气息都掩盖,否则的话很快便会将那些魔兽给吸引过来。

    “从沉睡中醒来的魔兽数量越来越多,过不了多长时间,神迹里面到处都会遇到那些魔兽,留给咱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易辰深吸口气,道。

    “得快点找到炎族的人,他们知道元武精魄在什么地方。”炎斗鸣点头道。

    “咱们得等上一等。”便在这个时候,安若的声音响起,易辰两人抬头朝她看去,当即安若便说道:“我感应到了龙仆长老的气息。”

    安若和龙仆都是神域山脉的人,他们两人之间只要距离不是特别远,都能够感应到对方的存在。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能够快点找到龙仆他们,易辰倒也能够放心很多。

    “具体位置在哪。”易辰询问道。

    “跟我来。”安若身形一闪,在前方带路,三人朝前方冲了过去。

    半刻中后,易辰三人发现前方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龙仆。

    只是龙仆的前方,还有一道只有半人高的身影,长着长长的耳朵,模样看起来就好像是鼠类魔兽,但却有着精灵一般矫健的双腿。

    龙仆在后方快速飞行,而那头看起来就好像是鼠类的魔兽,则在快速奔跑,那速度也是极快的。

    “桀桀,老东西,修为再强,在神迹里面也没有丝毫的作用,你的速度还是趁早放弃吧!”

    那头正在快速奔跑的魔兽,竟然还在说着人族的话语,一边奔跑一边还回头叫喊,那样子看起来非常的得意。

    “将老夫的储物戒还回来!”龙仆眉头紧皱,若是能够使用魂力的话,肯定能够非常轻松的将那头魔兽拦截下来,现在却只能看着它不断的跑远。

    “本鼠王才不伺候!”鼠王咄之以鼻,对龙仆非常的不屑,奔跑的速度反而快了许多。

    “少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龙仆感应到前方有几道熟悉的身影,当即便用惊喜的眼神朝易辰看了过来。

    “龙仆,发生什么事情了?”易辰立刻使用传音道。

    “将那条老鼠拦截下来!”龙仆焦急喊道。

    那个场面看起来非常的滑稽,从感应来判断,那条老鼠散发出来的气息非常的微弱,甚至一丝魂力能量都没有,只是奔跑的速度快罢了。

    而龙仆,堂堂一位神域山脉的长老,却被一条老鼠耍得团团转,那场面看起来要多和谐就有多和谐。

    “凝!”不过,那条老鼠的速度倒是让易辰刮目相看,还是得出手帮忙才行,神相之力在他的调动下朝那头老鼠抓了过去。

    “没想到你还有同伴在这里!”鼠王非常的吃惊,两条双腿猛然间一蹬地,身体快速腾空而起,一道残影闪过,竟然躲开了易辰的神相之力。

    易辰倒是愣了下,没想到那条老鼠在速度方面还有两下子。

    “啊呸!废物,本鼠王是那么容易就被抓到的吗?”躲开了易辰的神相之力,那条老鼠非常的得意,开始大笑起来。

    “咻!”

    易辰倒也没有多说什么,脸上露出了笑容,同时变换一个法诀。

    这一刻,原本被鼠王躲开的魂力,却是突然间就折回,反手就将鼠王给抓住。

    那张老鼠脸得意的笑容立刻消失,变得非常的凄苦,怒声喊道:“竟然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有本事跟本鼠王比比速度如何?快点将本王放下来,否则你们将没有好果子吃!”

    易辰挠有兴趣的看着气急败坏的鼠王,一头小不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倒是让易辰感到非常的意外和惊奇。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