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御阵灵竹

    能够看出山脉的走势其实并不是特别困难,只要稍微的对魔鉴有些了解,都能够看得出来。。更新好快。

    “长老他们说过,当年有许多强者进入神迹闭关过,若是能够得到那些强者的传承,定有莫大的好处!”其中一位炎族成员道。

    “等等,咱们这样贸然进去,要是惊动了还在闭关的强者怎么办?”有一些炎族成员担忧道。

    “白痴,万年前到现在,就算那位强者还在闭关,也早就已经变成一具骷髅,咱们进去怕什么。”领头的炎族成员道。

    听完这番话,一众炎族的成员们都跟着兴奋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可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怕是你们没有进去的机会。”便在这个时候,炎斗鸣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一众炎族的成员都吓了一跳,同时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即便发现了三道熟悉的身影。

    “是易辰!”一众炎族的成员瞳孔一缩,全部都‘露’出了惊悚的表情,如临大敌。

    “人生何处不相逢,炎族的人跟我易辰可真是有缘分。”易辰面带笑容,缓缓朝他们飞了过去,一句简单的话让他们如坠冰窖。

    “我们的炎帝和炎族其他的太上长老们就在附近,你最好不要‘乱’来。”领头的炎族成员用凝重的目光看着易辰,冷冷道。

    “讲这番话之前,难道就没有先想想,是否还有其他的炎族成员在?”炎斗鸣倒是笑了起来,道。

    身为炎族的人,对同伴的感知能力非常的强,如果有同伴在附近的话,第一时间就能够感应到。

    可这附近并没有炎帝他们的气息,骗得了别人,但却骗不了炎斗鸣。

    “炎斗鸣,你这个炎族的叛徒,帮助别人对付自己的族人,你就不怕遭天谴?”领头的炎族成员喝道。

    “当日将我驱逐出炎族的时候,可层想过我也是炎族的一份子?对我父亲出手的时候,可曾想过他是炎族的一份子?”炎斗鸣整个人的声音都冷了下来。

    “身为炎族的一份子,生死不在自己的手中。”领头炎族成员道:“回头是岸,跟我们一起回去,炎族高层会给你一个轻一些的处罚。”

    “可笑至极。”炎斗鸣耸了耸肩,道:“炎族早已与我恩断义绝,对待仇人,我自有对待仇人的方式。”

    “走!”见到说服不了炎斗鸣,他们留在这里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当即一众炎族的成员不敢在这里逗留,转身就朝远处飞去。

    “凝!”易辰的喝声在虚空中回‘荡’,纹器和纹盘立刻飞出,神相之力同时汹涌而出,在易辰的控制下便开始疯狂的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在纹盘上面浮现。

    紧接着,便在易辰的控制下朝一众炎族的成员冲了过去,凝聚成一个护罩将他们都笼罩在其中。

    “冲出去!”被困在里面,一众炎族成员脸‘色’极度难看,同时舞动拳头,朝易辰凝聚出来的护罩轰击而去。

    凭借他们的修为,就算可以使用魂力,都不一定可以破开易辰的法阵,更不用说,他们现在还无法使用魂力,只能通过‘肉’体力量来破阵,这样更加不可能成功。

    “易辰兄,‘交’给我。”

    看炎斗鸣的样子是想要自己动手,易辰倒是能够理解他心中的仇恨,一挥手,护罩中间位置开出了通道。

    炎斗鸣身形一闪,立刻进入护罩当中,用冷冷的目光看着一众炎族的成员。

    “炎斗鸣,在神迹里面,你的修为被压制,我们有这么多人,你不是对手。”领头的炎族成员冷声喝道。

    炎斗鸣自然没有理会,身形一闪便快速朝他们冲了过去,凛冽的杀意在虚空中弥漫开来。

    他的确没法使用魂力,但他原来的修为就比这些炎族成员要高得多,‘肉’体力量自然要比他们强上一些,即便不使用魂力,想要杀他们也是轻而易举。

    只是片刻的功夫,地上便只剩下几十具尸体,炎斗鸣身上沾满了鲜血,有他自己的,也有炎族成员的。

    毕竟原先就受了很重的伤,无法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面对几十位成员的围攻,还是吃了不小的亏。

    “散!”易辰一挥手,法阵立刻便消散在虚空中。

    “咱们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炎斗鸣身形一闪,来到易辰的身旁,同时说道。

    “什么东西?”易辰疑‘惑’的看着炎斗鸣,不解的询问道。

    炎斗鸣一摊手,一块沾染了血迹的令牌出现在他的手中,上面刻满了纹路,彼此间‘交’织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的神秘,中间位置还有一个炎字。

    “这是炎族的令牌?”易辰询问道。

    炎斗鸣点了点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说话,便将那块令牌丢给易辰。

    这个令牌对于易辰他们来说非常的重要,能不能进入炎族,可都靠这块令牌。况且,这也是他此番前来火域最主要的原因。

    只是易辰没有想到的是,本身只是为了令牌,却知道了神迹的事情,如今他的目标便是全力争取到元武‘精’魄。

    一挥手,易辰将令牌收入储物戒当中,同时释放出神相之力,将地面的那些尸体全部都埋入土中,以防引来魔兽。

    而后便朝前方的山脉飞去,漂浮在上面,易辰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道:“闭关的位置应该就在山脉中央。”

    仔细的在四周观察了下,果然在山脉的中间位置找到了一个山‘洞’,只是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封住,方面还布满了各种阵纹。

    “想要进入里面的话,需要破开这个阵法才行。”炎斗鸣也观察了下,道:“上面有很多魔兽留下来的爪印,看来有不少魔兽曾经想要闯进去。”

    其实这也非常的正常,毕竟神迹当中是魔兽生存的地方,来这里闭关还是要冒非常大的风险。

    幸运的是,这里的魔兽并不会魔鉴术,修者若是来这里闭关的话,只要布下阵法,它们便很难闯入其中。

    “这个阵法起码经历了万年时间,上面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多,要破开他并不困难。”

    易辰控制纹器和纹盘,开始刻画起来,一道道纹路涌入石‘门’当中。

    “轰!”半响,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回‘荡’,耀眼的光芒在大‘门’上面闪烁起来,阵法立刻就被易辰给破开,大‘门’自动打开。

    一股霉味从山‘洞’山中传了出来,那是经历多年时间不通风而产生的味道。

    易辰三人没有在外面逗留,立刻便进入山‘洞’当中。

    里面的空间倒是非常大,摆设却是非常的简单,只有几张木桌,还有普通的罐子。

    只是,一阵风从外面吹进来,那些桌子和罐子就好像风化一般,变成了碎屑,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无法经受岁月的摧残。

    “那是什么东西。”炎斗鸣抬头看向前方,那里闪烁着一道碧‘玉’的光芒,一股灵威从那边传了过来。

    易辰同样朝那边看去,发现正有十根‘玉’竹‘插’在地面上,通体白‘色’,看起来就好像是竹子一般,只是上面没有任何的枝叶,看起来非常的干净。

    “御阵灵竹!”安若立刻便呼出这个名字来。

    易辰自然也是不陌生,那东西在许多记载当中都能够看到,对于魔鉴师来说,那就是神物!

    御阵灵竹在魔鉴师的阵法当中,拥有着千变万化的能力,能攻能守,是极少能够配合阵法战斗的至宝,易辰从来都没有见过,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够遇见十根御阵灵竹!

    “御阵灵竹需要用魔鉴师的鲜血培养,这里的御阵灵竹,应该就是前来这里闭关的那位强者留下来的,只是还没有培养完成便陨落了。”炎斗鸣道。

    当初这御阵灵竹还未培养成型,但经过万年的自然成长,这些御阵灵竹已经完全成型,不需要再进行任何的培育,这倒是为易辰做了嫁衣。

    有这样的好东西,易辰自然不会客气,安若和炎斗鸣两人都不是魔鉴师,这样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作用,一挥手,便将十根御阵灵竹都收入自己的储物戒当中。

    这对于易辰的好处是非常巨大的,拥有这十根御阵灵竹,将来在战斗的时候,使用阵法配合上御阵灵竹,他的战力将成倍增长!

    易辰三人又在山‘洞’里面转了一圈,又发现了不少的好东西,这不愧是远古强者闭关修炼的地方。

    当然,收获更巨大的还是炎斗鸣,在一个角落里面找到三把准神器,并且,那三把准神器长剑,必须配合使用,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实力来。

    “三把准神器,却是同体成长,配合在一起战斗的话,威力绝对会被普通的准神器要强得多。”炎斗鸣脸上早已经笑开‘花’,将那把准神器收入储物戒当中。

    “里面还有一个房间,应该就是那位远古强者修炼的地方。”

    易辰笑了笑,又重新找了一遍,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而后转头朝身后看去,不知道在这里闭关的那位远古强者到底拥有什么境界的修为。--30264+dsuaahhh+2527532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