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神尊的身影

    神尊?易辰转头朝安若看去,脸上浮现出不解的神色。

    传说中的神尊,他才刚刚听说,那是万年前的最强者,就连天巫火神他们也只能仰望的存在,在易辰眼中是一位极其陌生强者。

    “真的是神尊?”易辰非常认真的看着安若,这并不是在开玩笑。

    “神域山脉的禁地,还有神尊曾经留下来的气息,跟那道身影的气息完全一模一样。”安若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莫非真的是他?”易辰此刻感到非常的疑惑。

    从那股能量波动可以看出来,那并不是神尊本人,而是他留在这里的一股能量罢了。

    但是,真正让易辰在意的,却是因为,那道背影看起来非常的熟悉,完全跟他刚才在神殿里面所遇到的那位神秘强者一模一样。

    这让易辰不由得怀疑,难道当初自己在神殿里面遇到的那位强者,便是神尊本人不成?

    “没想到这一天还真的来了。”便在易辰疑惑的时候,前方那道身影发出了笑,依旧是如此的熟悉。

    “果然是他!”易辰的眸间闪过锐利的光芒,那道声音实在太熟悉了,跟自己当初在神殿那里所遇到的那位神秘强者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从这里可以判断出,他跟神殿里面那道身影是同一个人!

    “对于星辰月族的预言,我都是非常的信任,留下这股魂力,也是以防万一,如果你真的已经进入了这里,注意看我当初曾经刻画的阵纹。”

    一道笑声从前方响起,说话之人正是神尊,只是他并未转身过来看易辰一眼,只是轻轻一挥手。

    “轰!”便在此刻,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响起,神尊他的身影立刻炸开,化为一股能量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

    四周的天地在此刻受到了影响,剧烈的颤抖起来,可以非常明显的感应到,这里的阵法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在神尊所在的位置,浮现出了无数的阵纹,它们相互间凝聚在一起,以神尊刚才所在的位置为中心,缓缓朝四周扩散开来。

    这里的阵法对外来的能量非常的排斥,就像易辰刚才一样,如果释放出魂力的话,便会在瞬间就震散。

    可是,现在出现的那些纹路,却并未遭到任何的排斥,所到之处,阵法的能量反而被削弱了。

    “这是怎么回事?”安若感到非常的惊奇,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突然出现的阵纹。

    “那是破阵的阵纹,应该是神尊当初留下来的。”易辰的眸间闪烁起了异彩。

    他非常的吃惊,没想到当初神尊也曾经来到过禁摩山,并且还破掉了禁摩山的可怕法阵。

    “你只有三次观看的机会,将我破阵的阵纹和位置都记住,否则你们将被困在这里,永远都不出去。”

    便在这个时候,神尊的声音再度响起,就像是在提醒着易辰一般。

    “看来,神尊是通过星辰族的星象神算,预知咱们将来有一天会来到这里。”安若非常的激动,道。

    易辰也算是见识过星象之力的强大,自然是点了点头,此刻也没有想太多,仔细的观看地面上浮现的阵纹。

    那些阵纹出现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第一遍出现的时候,眨眼间就从易辰的眼皮底下消失,很难仔细的看清楚每一条阵纹所在的位置。

    “小魔兽,看看能不能使用天书来记录这些阵纹。”易辰当即便是吩咐一声。

    “是!”小魔兽立刻舞动爪子,一道能量波动从易辰的储物戒当中朝四周扩散开来。

    下一秒,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天书便从储物戒当中快速飞了出来。

    “凝!”小魔兽可以催动天书,易辰同样也是可以,只不过没有小魔兽那么娴熟罢了。

    如若是在以前的话,易辰肯定会让小魔兽来操作,可现在的情况跟以前不同。

    如果想要让天书记录什么东西的话,必须要易辰本人来操作才行,不然的话天书根本无法记录到任何的东西。

    “嗡!”就在易辰的魂力刚刚注入其中的时候,一道刺眼的光芒便是从天书当中闪烁起来,一道道纹路在天书上面浮现。

    “跟神尊的阵纹一模一样!”小魔兽仔细观察了下天书上面凝聚出来的阵纹,当即便非常兴奋的大叫一声。

    易辰总算松了口气,那些阵纹实在太复杂了,只是观看一会就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看三遍就想要将所有的阵纹位置记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那无形中也给易辰增加了非常大的压力,而现在就不同了,拥有天书的帮助,易辰将不用担心记不住阵纹的位置,也可以通过天书记录的阵纹,仔细的感悟那些阵纹的奥妙。

    三遍的演练很快便过去,神尊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那只是神尊当初留下来的一股魂力罢了,并不能维持太长时间。

    “如若你已经记住了,并且能够参悟那些阵纹的话,对对你的修炼之路将会有非常大的好处,如若你没有记住的话,这辈子也只能被困在这里。”

    神尊凝重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只是当年神尊遗留下来的魂力,所说的话也是当年留下来的话罢了,根本无法交流,易辰倒是没有理会。

    “准圣灵境,这样的修炼速度虽快,但还是慢了些。”便在这个时候,神尊的声音再度响起。

    原本并不太在意的易辰,在此刻瞪大了眼睛,如果那只是神尊当初遗留下来的魂力,根本不能够感应出他的修为,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那股能量还有自主意识不成?

    “神尊,真的是您吗?”安若此刻也是非常的兴奋,道。

    “神域一族的气息。”神尊的声音再度响起,可以感应到,正有一道目光在注视着安若。

    “神域山脉圣女,见过神尊。”安若不顾身上的疼痛,立刻便跪在地面上。

    只不过,安若行礼并未得到神尊的回应,只是一道淡淡的恩声从里面穿出来。

    “我的时间不多,帮你一把,希望你早点成长起来,不要叫我失望。”

    神尊的声音再度响起,而后易辰便感应到有一股恐怖的能量正快速朝他冲了过来。

    “神相之力!”这一瞬间,易辰几乎是本能一般掐动法诀,血红色的神相之力从经脉当中汹涌而出,立刻就在身前位置凝聚出一个盾牌挡在前方。

    不过,那股能量的速度极快,易辰凝聚出来的盾牌,在面对他的时候,也好像是空气一样,立刻就被穿了过去,直接进入易辰的兽魂当中。

    “轰!”那股能量跟兽魂碰撞在一起,一道沉闷的声响从易辰的兽魂当中传出,一股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易辰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等到缓和过来的时候,易辰立刻观察自己的兽魂。

    刚才的撞击非常的恐怖,但易辰的兽魂竟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刚才自己也只不过是被那股霸道的力量给震伤罢了。

    “神尊的神威。”小魔兽用震惊的目光看向易辰的兽魂,道:“主人,您仔细感应下,自己是否已经触摸到了机缘?”

    易辰缓缓闭上眼睛,半响后,道:“好像跟周围的魂力融为一体,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奇妙了。”

    “刚才那股能量,包含了神尊对天地的感悟,是比顿悟更加珍贵的东西,主人触摸机缘的几率将会更大,以后也会受益无穷!”小魔兽兴奋道。

    易辰倒是非常的吃惊,没想到神尊竟然用最后一股能量,给他这么好的东西。

    “那个神尊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我。”易辰眉头微微一皱,道。

    他倒不是在怀疑神尊的动机,一位素未谋面的强者,应该不会在他身上下什么不好的心思。

    但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易辰有一种自己好像从一开始就受到了神尊的关注,一路上好像有很多事情,好像别人都已经算计好的一般,这让易辰心中非常的疑惑。

    难道背后真的有一双大手,在推动着某些事情?

    如果真的这样,易辰他自己在这里面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神尊在这里面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想到这里,易辰不由得联想起自己所知道关于神尊的事情,龙仆他们都说神尊不知所踪,不知道是死是活。

    可是,当初在神殿里面,易辰遇见了一具尸骸,还有一位神秘强者,授予了他强大的修炼法诀,从背影和声音可以判断出,那个男子跟所谓的神尊一模一样。

    躺在棺材里面的那个人,有九成的可能就是神尊,他很有可能已经陨落。

    可刚刚见到那股能量的时候,易辰又有些否认这样的想法,神尊遗留下来的魂力,竟然有自主意识!

    强大如大,在这天地间,会不会遗留有分身?

    星辰神王当年也凝聚出了分身,便是现在的星相城主,拥有自主意识,实力也很恐怖,而身为实力比神王更加厉害的神尊,会不会也是一样?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