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与炎帝初次交锋

    他会出现在这里,易辰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毕竟他是古魔族的超级天才,亲自前来也非常的正常。zi幽阁.ziyouge.

    “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古魔银风漂浮在远处的虚空,和易辰相互间对视着。

    “你的修为,好像又精进了不少。”易辰也只是笑了笑,两人的谈话就好像是朋友间的对话一般。

    当初两人刚刚相遇的时候,都是刚刚开始修炼,两人的修为都不高,几乎可以说是同期修炼的天才。

    古魔银风,也是易辰第一个遇到的超级天才,同样也是古族里面的天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彼此间都是惺惺相惜。

    “你的也不赖。”古魔银风也是笑了起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我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只是没想到你的胆子会这么大,敢走得这么近。”

    易辰只是耸了耸肩,用半开玩笑的语气道:“我想,咱们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兵刃相见吧?”

    其实,易辰倒是非常希望跟古魔银风战一场,两人相遇之后,还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战斗过,相信古魔银风也有着跟易辰相同的想法。

    “你的话又点燃了我心中的战意。”古魔银风拳头虚握起来,道:“不过,要是开战的话,恐怕你没有力气离开这里。”

    “反正都是要死,临死前战个痛快,又有何妨?”炎族的人虎视眈眈,更是有大批修者在这里,易辰想要逃离的几率为零,已经有了必死的决心。

    场面非常的安静,场上所有人都在用各种目光打量着易辰,不得不说,易辰现在表现出来的从容,实在让他们感到吃惊。

    就连古魔太乙,这位阅人无数的强者,目光当中也是闪过了好奇的目光,实在没法想象,普通的修者家族,竟然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天才。

    “还轮不到别人收你的性命,你的人头是我千变神菩的。”一道冷哼声响起,千变神菩散发出非常强烈的杀机。

    “你可以来试试。”易辰嘴角一勾,毫不畏惧的跟千变神菩对视着,冷芒从眼眸深处闪过。

    炎族那边有五位准神,他们想要杀易辰的话,根本逃不了,饶是如此,易辰依然无惧,并且也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

    一缕魂力,在易辰的控制下进入储物戒,而后一道轻微的颤抖声在储物戒当中响起,一份卷轴受到了易辰的感应,散发出了轻微的能量波动。

    那份卷轴,正是天巫火神交给易辰保命的东西,里面封印有天巫火神巅峰时期最强的一击。

    一位比神王还有强大的神者,全力一击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光之是想想都会让人心生战栗。

    “那是什么波动?”身为九悟准神,古魔太乙他的感知能力非常强,立刻就捕捉到卷轴释放出来的恐怖波动,这让他非常的震惊。

    就连炎无言他们也都是如此,目光全部都聚集在易辰的储物戒上面,目光当中闪过吃惊和骇然。

    很显然,卷轴里面散发出来的天巫火神气息,被他们给感应到了,可以明显的感应出来,易辰的储物戒当中,蕴含着一股极度恐怖的能量。

    那是一股炎无言他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可怕能量,若是易辰直接引动的话,恐怕他们在场所有的准神同时联手,都无法将那股能量拦截下来。

    那股能量的波动非常的微弱,场上的修者有一些修为并不高,他们无法感受到,但却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易辰的储物戒连有让他们感到心悸的东西。

    也不知道不是因为出于本能反应,他们都不敢再靠近易辰,纷纷朝两边散开,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你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炎无言冷哼一声,道。

    闻言,易辰漠然笑了笑,道:“你们不是想要我的性命吗?一起上来吧,这样我也好多拉几个垫背的。”

    易辰并没有直接回应,卷轴里面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让他们非常的忌惮,他们当然不会贸然冲上来。

    炎无言他们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有这么多修者在这里,竟然被一位刚踏入修炼没有多少年的年轻人大呼小叫,这样还拿他没有办法,实在是丢人丢到家。

    “易辰兄可以放心,有我在,没有人能动我古魔银风的兄弟。”古魔银风也感到意外,反应过来后,目光从炎族成员的身上扫过。

    易辰倒是没有想到,古魔银风会公然站在自己这一边,并且,古魔太乙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好像很支持古魔银风一般。

    “这是我们炎族与他之间的恩怨,莫非你们古魔族打算插手?”千变神菩一心想要杀掉易辰,古魔银风他们插手,又多了几分变数。

    “难道你还听不出我话中的意思吗?”古魔银风只是笑了笑,道:“你们炎族想要杀谁都可以,但敢动我古魔银风的兄弟,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一众炎族的人都用森沉的目光望着古魔银风,如果不是古魔太乙在这里的话,他们恐怕会立刻就动手。

    炎无言他们都没有再说什么,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古魔银风和易辰两人,并未选择出手。

    先不说古魔银风已经表态站在易辰这边,光之是易辰储物戒里面的那个东西,便可以将他们震住,若是那股可怕的能量被易辰引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一个不好自己的性命都会搭在这里。

    想要杀易辰的那些人族修者同样也是如此,不敢轻易的靠近易辰,而是漂浮在远处冷冷观望。

    易辰心中对古魔银风倒是很感激,所谓患难见真情,这便是最好的证明。

    对于古魔太乙的支持,易辰心里也明白得很,当初古魔银风曾经来找过易辰,表示古魔族愿意跟易辰合作。

    只是被易辰拒绝,起码可以知道,古魔族一开始就有意跟易辰接触,只是易辰本人没有多大的兴趣,并且对古魔族一点都不信任罢了。

    如今,这倒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公开表态支持易辰,以后易辰怕是要跟古魔族牢牢的绑在一起。

    本身依仗天巫火神的能量,易辰便有极大的几率脱险,古魔太乙他们并需要做些什么,只是简单的表个态,这笔买卖不管怎么做都值。

    易辰本身对合作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恐怕想要摆脱古魔族都非常的困难,心中不由苦笑,也不知道这样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我炎族面前,何时轮到你这跳梁小丑来撒野?”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年轻的喝声从炎族的营地深处响起。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那些普通的修者全部都捂住耳朵,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而后用惊骇的目光往炎族的营地看去。

    “蓬!”与此同时,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杀意,从那个位置朝四周扩散开来,所到之处虚空都在颤抖,所有感受到那股冰寒杀意的修者,脸色都变得惨白。

    只是,那股杀意所指之人,并不是场上的修者,而是冲着易辰而来,后者的脸色当即便凝重起来。

    “是炎帝!”炎斗鸣的脸色一变,在易辰的旁边,他也被牵连在内,在那股杀意面前,炎斗鸣根本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

    冰冷的杀意,让易辰心中无比的凝重,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的身上,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在心中腾升而起。

    “果然厉害。”易辰倒是没有想过,会这么快跟炎帝对上,一股强烈的战意在心中燃烧起来。

    那样的战意,不是易辰所能够控制的,而是处于一种战斗的本能,一种天生对战斗的渴望,遇到强大的对手便会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

    “找死!”炎帝的哼声从营地当中响起,而后一股金色的恐怖的能量,在他所在的位置疯狂的汹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快速朝易辰冲击而来。

    所造之处,空间都在颤抖,大地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在场的修者脸上都浮现出骇然之色,那股能量实在太恐怖了。

    “让我来!”星无憾哼了一声,掐动法诀准备出手。

    “神魔塔。”易辰只是笑了笑,看那样子是想要自己亲自动手,当即飞身冲了上去,掐动一个法诀。

    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兽魂当中闪烁起来,神魔塔闪烁起刺眼的光芒,当飞出来的时候,立刻在易辰的身前胀大起来,朝炎帝的魂力冲击而去。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在虚空中回荡,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地下出现了一个深坑。

    四周的修者全部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能量余波,大片修者被推开出去,稳住身形后,用骇然的目光看了过来,易辰两人的能量碰撞实在太恐怖了。

    易辰本人也是往后面退开一段距离,神魔塔飞回到易辰的身前。

    “好强。”易辰看了下神魔塔,目光当中闪过吃惊,只见神魔塔的表面已经浮现出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痕,那是接下炎帝一击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