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无我无道

    易辰从来都没有进入过神迹,可是,从远古血冥兽王它们那边得到的消息,便能够判断出来,里面的魔兽非常的恐怖。%d7%cf%d3%c4%b8%f3

    就算炎族的人修为有多么强,进入神迹之后,他们也都无法使用魂力,就跟普通人一样,对任何人都构不成威胁,那个时候他们便必须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在神迹里面挣扎。

    因此,易辰才会做出这样的判断,等到真正进入神迹时候,修者之间发生冲突的概率非常低,除非同时找到了强大的宝物,否则不会轻易的动手。

    “炎族所拥有的手段非常多,他们肯定能够料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我看他们多半有自保的手段,否则不会轻易的进入神迹。”炎斗鸣警觉道。

    他从小就在炎族里面长大,并且他的父亲也是炎族高层,深深知道炎族的底蕴有多么的恐怖,因此在跟炎族的人较量的时候,他都非常的小心谨慎。

    易辰只是点了点头,朝炎族营地中间位置看去,炎帝便在那个位置,双眼微微眯起,一股强烈的战意在易辰的心中弥漫起来。

    “那里应该就是神迹的入口之处。”便在这个时候,龙仆伸手指向前方,在一个洞口位置,有一群炎族的成员在进进出出,看起来非常的忙碌。

    闻言,易辰立刻释放出魂力朝那边渗透而去,当靠近那个山洞入口的时候,便能够感应到一股非常强大的能量波动。

    身为一位魔鉴师,对于各种能量波动感知非常强,立刻便判断出来,那样的波动是属于封印波动,道:“看来,那是神迹的入口没错。”

    “嗡!”与此同时,易辰感觉前方的空间颤抖了下,他释放出来的魂力立刻就被震散,一股霸道的力量从前方袭来。

    易辰再度释放出一股魂力,将前方冲击而来的能量波动笼罩住,立刻碾碎,消散在空气中,没有造成丝毫的动静。

    与此同时,十几道身影从山洞里面飞了出来,用凝重的目光观察四周,他们的目光当中都带着惊疑之色。

    “若是普通修者的话,早就已经被发现。”炎斗鸣笑了起来,道:“炎族的人还挺精明,在神迹的入口处布下了一个法阵。”

    “你这可以算是变相的在夸自己吗?”小魔兽使用传音调侃道。

    “不要将我跟那些炎族的人混为一谈,我跟他们不是一伙人,他们是他们,而我是我。”一将炎斗鸣跟炎族的人扯在一起,他就有些不太高兴。

    “那些古族的成员,从一出生便被烙上了生为古族,死为古族的烙印,你这种生来叛逆的族人倒是非常的少见。”星无憾笑着道。

    古族的人都是狭隘的,这跟他们生来所被灌输的思想是有关系的,家族的意志,让他们可以舍弃小我,而成就大我,不管家族做什么决定,他们都会默默承受。

    “我跟你们不同。”炎斗鸣冷笑一声,道:“在我这里没有所谓的家族意志,也不要用道德来束缚我,以德报德,以怨抱怨,伤害了我的家人,他们都要付出代价。”

    “你不是一个人。”易辰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平静,道:“有仇报仇,幽怨抱怨,否则便是奴。”

    “不是一路人,进不了一家门,什么样的人就能够吸引什么样的人,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星无憾摇了摇头,身为古族里的人,他对易辰两人的话一点都不排斥。

    每个人都有叛逆的一面,被强行灌输家族的意志,甚至还得束缚自己的行为,那是非常难受的,只是为了所谓的大家不得不去忍受。

    星无憾以前同样非常的排斥,只是渐渐的习惯和屈服,渐渐的被时间所磨掉了棱角,只是他对炎斗鸣的话也有一些不赞同。

    “现在你还年轻,等到你真正面临家族危机的时候,相信我,你会做出跟现在相反的决定。”星无憾笑着道。

    “不可能,我炎斗鸣跟炎族不两立,只有将炎族连根拔起,才能解我心头之恨。”炎斗鸣咬着牙齿,面相看起来有些狰狞。

    易辰看了看炎斗鸣,又看了看星无憾,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两边都有他的道理,只是将来会怎么走,便只有看炎斗鸣自己。

    “四周的天地法则发生了改变,似乎有人正在使用传送法阵。”

    便在这个时候,易辰有了特殊的感应,当即抬头朝前方的虚空看去。

    “是什么人使用传送法阵来这里?”星无憾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色。

    “并不清楚,不过他们使用的是大型传送法阵,来的人应该不少。”易辰摸了摸下巴,道。

    如果是一两个人前来的话,肯定是使用小型传送法阵,只有大批修者前来才会使用大型法阵。

    更加重要的是,火域并不是一个适合使用传送法阵的地方,这里的天地法则非常的混乱,魔鉴师想要传送来这里的话,刻画法阵极其的困难,如果不是大师级的魔鉴师,难以刻画出那样的传送法阵。

    从这可以判断出来,对方肯定有强大的魔鉴师,并且敢在炎族人的面前直接使用传送法阵过来,肯定是几个古族之一才对。

    炎族的营地当中,同时飞出几道身影,其中一个是炎无言,还有一个是千变神菩,至于其他几个人,易辰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但他们的气势一点都不必炎无言弱多少。

    从这里便可以判断出来,他们肯定都是准神境修者,并且他们跟易辰一样,感应到了有修者正使用大型传送法阵。

    “轰!”当一道沉闷声响传出的时候,虚空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点,凛冽的劲风在四周搅动,漫天的尘沙在此刻被带动起来。

    在场所有的修者目光都被那个黑点所吸引,在众人的注视下,那个黑色的点开始逐渐的扩大,最终形成了一个极大的传送漩涡。

    “有人通过传送法阵朝这边来了,到底是什么人?”在场的修者都感到非常的疑惑,能够弄出这么强大的传送阵,背景肯定非常的恐怖。

    黑色的传送漩涡当中非常的安静,只是静静的在虚空中搅动着,并未有修者从里面飞出来,颇有暴风雨前宁静的感觉。

    “装神弄鬼。”一见到这样的情况,炎无言立刻冷哼一声,双手掐动法诀,而后飞速朝前方一挥手。

    一股庞大的魂力顺着他的体内汹涌而出,直接朝那个黑色的漩涡冲了过去。

    边在这一刻,可以感应到,黑色的传送漩涡当中同时有一股能量快速冲出,跟炎无言的魂力相互间碰撞在一起,两股能量同时消散在空气中。

    “熟悉的气息!”易辰望着黑色漩涡的双眼瞬间眯起,那股能量的气息他一点都不陌生,正是在易辰破开炎族法阵的时候,对炎族出手的神秘强者。

    “是你!”很显然,炎无言也已经判断出了对方到底是谁,脸色在此刻阴沉下来。

    “炎族的人依旧还是如此的暴躁,跟你们打交道,真的挺让人厌烦。”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苍老的笑声从黑色的漩涡当中传出,而后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缓缓从黑色的漩涡当中飞出。

    黑袍上面印有一个黑色的图案,是一头魔兽的图案,隐藏在黑暗当中,只露出一对阴森的双眼,似乎要将天地万物都吞噬掉一般。

    “古魔族!”一见到衣服上面的那个图案,易辰立刻便知道那位老者的身份!

    其实有这样的判断也非常的简单,当初古魔族的人在追杀他的时候,所身穿的衣服上面,同样有一个这样的图案!

    “古魔太乙!”炎无言喊出这个名字来,从他的眉宇间看出了凝重。

    千变神菩等人,脸上也都是露出凝重的神色,他们都拥有准神境的修为,同时做出这样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古魔太乙的影响力。

    “当初远古时期,古魔太乙便已经是太上长老,若是论辈分的话,炎无言他们还要比古魔太乙小上一倍。”龙仆道。

    准神之间的年龄差距,也决定他们实力方面的差距,年龄越大,修炼的时间也就越长,顿悟的就会也就越多,跟后辈的差距也会更大。

    “古魔太乙,是在众多太上长老当中,顿过无我无道九次的准神之一,实力自然不言而喻。”安若道。

    无我无道,是一种顿悟的境界,易辰以前的那些所谓的顿悟,其实也只是一些小小的皮毛,无我无道,才是一种最为接近天机的顿悟。

    当初易辰那些小顿悟,便给他带来了非常多的好处,若是能够进入无我无道那种境界的话,所获得的好处岂不是更加的恐怖?

    “无我无道,这么说来,几乎所有的准神都有过那样的顿悟?”易辰继续询问道。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能说是全部,这也是因机缘而定,有些准神可能从未进入过无我无道那种顿悟的境界。”星无憾摇了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