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反遭暗算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在虚空中回荡,那一片空间都在颤抖,竟然好像玻璃一般出现了无数的空间裂痕。

    准神的战斗便是如此的恐怖,只是气息的碰撞便会产生那么强烈的波动。

    在远处观看的炎斗鸣等人都受到了影响,全部都往后面退去,直至离开了战场中心,方才停下来,紧张的观望着。

    战场中心的星无憾两人,所受到的冲击是最为强烈的,两人同时被霸道的力量震退十几米。

    “现在不是纠缠的时候,得离开这里才行。”圣灵宫主又看了易辰一眼,他所布置的阵法已经快要成型了。

    如果只有星无憾一位准神的话,他一点都不惧怕,拼尽全力的话,就算不能赢,也可以非常轻松的逃脱。

    可现在还有一个易辰,他的实力并不弱,在使用准神器的情况下,易辰完全有跟准神一拼的实力。

    两个人圣灵宫主都不怕,可他们两人要是联手起来对付他的话,圣灵宫主想要逃走的机会都没有,易辰的速他可是早有耳闻,也有圣灵宫的人在他的手中吃过亏。

    一想到这一点,圣灵宫主立刻想要离开这里,环顾了下四周,当即朝东面位置飞去。

    “别想走!”星无憾自然不会放他离开,飞速冲了上去挡在他的身前。

    与此同时,魂力好像火焰一般,在星无憾的右掌凝聚起来,带着凛冽的劲风朝圣灵宫主的脑袋拍去。

    “哼!杀!”圣灵宫主的反应快,双手立刻合十,魂力凝聚成一头魔兽冲了上去,撞击声在虚空中回荡,两道身影碰撞在一起。

    那一片空间好像停滞了,星无憾两人的身影同时停滞在虚空中一动不动,只有一道沉闷的声响在虚空中回荡。

    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余波朝四周震荡开来,所到之处,地面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方圆里的山峰都被震成粉末,四周一片空旷,地面也被震出一个深坑。

    这便是准神之间的战斗,挥手之间移山倒海,威势其的恐怖。

    “痛快,再来!”星无憾的大笑声在虚空中回荡,这一刻,他将自己的气息发挥到致,继续发动攻击。

    圣灵宫主现在只想要离开,并不想在这里浪费多的时间,无奈星无憾也是一位准神,被他缠住的话根本无法摆脱。

    “通天困神阵,起!”

    便在这个时候,易辰的喝声也在远处响起,一道刺眼的光芒在四周闪烁起来。

    一道道阵纹疯狂的冲天而起,在战场的四周飞速旋转游动,而后相互间交织在一起,直接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护罩,将一众人都笼罩在其中。

    “好强烈的阵法波动,是古阵!”圣灵宫主的脸色一变,从那股阵法波动可以判断出来,那不是普通的阵法。

    “还敢分心?”星无憾的喝声响起,趁着圣灵宫主观察法阵的空挡,一掌朝他的腹部拍去。

    等到圣灵宫主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只能仓促的凝聚出一个护盾挡在自己的身前。

    撞击瞬间,他的护盾便被击碎,本人被震退出去,模样狼狈,吃了不小的亏。

    只是,圣灵宫主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刚好借助那股震力,飞到阵法的边缘,一掌带着可怕的气息朝那个护罩拍去。

    遭到圣灵宫主的攻击,通天困神阵开始颤抖起来,只是星无憾的攻击并且给通天困神阵带来大的破坏。

    “这个法阵竟然能够承受住我的攻击。”圣灵宫主的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色,他万万没有先到,易辰在阵法方面的造诣已经这么深。

    其实这个一点都不奇怪,身为远古法阵的通天困神阵,本来就非常的强大,况且易辰现在的魔鉴水准也是登峰造,通天困神阵已经被他改过,就算是准神境强者,也能够暂时的将他困住。

    “圣灵宫主,咱们的总账,现在得好好的算算了。”

    易辰面带笑容飞了过来,布下阵法之后,他也就轻松多了,不用担心其他修者闻声而来。

    圣灵宫,是易辰在妖族那边最强大的敌人,如果能够将圣灵宫收服的话,妖族那边便是天府的天下,不用再担心圣灵宫这个定时炸弹。

    “想要杀我,你们会付出不小的代价。”身为一方强者,圣灵宫主自然不会乱了阵脚,保持着足够的冷静。

    “杀你?为何要杀你?”易辰耸了耸肩,道:“圣灵宫虽然刁难了我很多次,但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没有动到我半根毫毛,我跟你们的仇并不深。”

    这话让圣灵宫主有些意外,冷冷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仇是不深,但你们圣灵宫一直想要我易辰的性命,为了将来不惹来更多的麻烦,我决定收服圣灵宫。”易辰语气平静道。

    只是,圣灵宫主却是放声大笑起来,道:“你若是说拔掉圣灵宫,我还会相信几分,但收服二字,却是无比的可笑。”

    的确,杀掉一个仇人非常的容易,但想要仇人归顺,却是其的困难。所谓征天下难,收人心更难,世界上最复杂,最难以征服的便是人心。

    星无憾对易辰这样的决定,也感到非常的意外,并且他也有一丝怀疑,想要收服一位准神强者,无异于天方夜谭。

    “那就让我看看,你这小鬼到底有没有那样的本事。”圣灵宫主冷笑一声,这一刻,他所释放出来的气息已经到了致。

    有通天困神阵,根本无法离开,场上还有易辰跟星无憾两人,圣灵宫主已经做好了困兽之斗的准备。

    “无憾前辈,咱们一同联手,不要求杀他,只要将他控制住便成。”易辰一挥手,喝道:“小魔兽,火凤,黑焰,烈焰,火蜥,出来!”

    这一瞬间,五道魔兽的身影,快速从易辰的丹田里面飞了出来,漂浮在前方的虚空中。

    火凤它们早就已经从沉睡当中醒来,并且都拥有元古境的修为,彼此间的配合非常的默契,倒是能够帮上不少忙。

    “吼!”已经很久没有跟易辰一起并肩作战了,火蜥它们都发出一道怒吼声,音波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

    “一群蝼蚁。”圣灵宫主目光从火蜥它们的身上扫过,不屑的笑了起来,只拥有元古境修为的魔兽,在他的面前就好像是蚂蚁一般,不值一提。

    那种其不屑的态,让火蜥它们都非常的不爽,同时发出一道愤怒的吼声,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天玄冥月神弓!”易辰一挥手,一道刺眼的光芒从他的储物戒当中闪烁起来,一把长弓带着凛冽的劲风飞了出来,被他握在手中。

    强横的气息缓缓朝四周震荡开来,神器一出,周围的空间都承受不住神器的威压,寸寸崩裂。

    圣灵宫主的目光牢牢锁定在天玄冥月神弓上,炙热的目光在他的眼神中流动,神器啊!天下间所有修者梦寐以求的神物!拥有他,自己低战力最少可以翻十倍!

    易辰只拥有准圣灵境的修为,但却可以跟准神强者一战,便是因为神器的原因。

    “我要上了!”星无憾并未选择单打独斗,这个时候跟易辰联手更好一些,当即快速冲了上去,直接发动攻击。

    “凝!”易辰拉动天玄冥月神弓,天地间的魂力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凝聚成一支箭矢。

    当放开的瞬间,那支箭矢带着恐怖的威势冲了出去,天地都在颤抖,所到之处空间都扭曲起来。

    “护盾!”同时面对一位准神,以及一位战力可以跟准神比肩的易辰,圣灵宫主非常被动,立刻调动魂力凝聚出一个护盾挡在身前。

    撞击之声在虚空中回荡,他凝聚出来的护盾立刻就被两人的攻击震碎,凛冽的劲风带动起漫天的尘沙,将他包裹在其中。

    “易辰兄和无憾前辈两人联手,同境界的修者根本不是对手。”远处观看的炎斗鸣此刻笑了起来,道。

    “他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毕竟他们的对手是一位准神,稍有不慎都将万劫不复。”龙仆满脸的凝重道。

    果不其然,龙仆的担心立刻便发生了,当劲风和漫天的尘沙散去的时候,星无憾他本人的身影也消失了。

    “人呢?”星无憾面上浮现出不解之色,通天困神阵完好无损,圣灵宫主不可能逃脱才对。

    “主人小心!他在您的身后!”便在这个时候,小魔兽的喊声响起。

    易辰立刻转头看去,一道残影闪过,圣灵宫主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易辰所对立的地面上还有一个地洞,他竟然在很短的时间内挖洞逃离,且在计划着暗算易辰。

    “啪!”圣灵宫主的目标非常明确,一只手搭在天玄冥月神弓上,一只手凝聚强横的魂力,朝易辰的腹部拍去。

    “不好!”易辰脸色剧变,这个时候只能松开天玄冥月神弓,双手迅速结印,魂力凝聚出一个护罩挡在自己的身前。

    “轰!”震耳的声响传出,易辰被一股霸道的力量推开出去,脸色煞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