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拒绝合作

    “如果你有信心的话,现在倒是可以来试一试。”易辰此刻依旧在笑,只是那笑容当中,已经流露出了杀意。

    邪剑的修炼天赋并不弱,成长的速也非常的快,并且还是跟远古北冥兽王在一起,将来定是一大敌。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便是,当初邪剑曾经抓走了易星,威胁过自己身边的人,易辰一个都不会放过。

    只是考虑到远古北冥兽王的原因,易辰迟迟都没有对邪剑动手,况且平时也没有多动手的机会,毕竟邪剑逃跑的功夫一点都不差。

    就算他想要杀邪剑,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远古北冥兽王可以瞬间改变四周的天地法则,让邪剑非常轻松的离开。

    当初易辰便已经见识过,那便是神王境的可怕,若不是北冥岛的天地法则限制住远古北冥兽王,恐怕他早就已经从里面逃脱。

    邪剑的目光当中闪过森冷,易辰在他的眼中就是宿敌,他的弟弟就是被易辰所杀,这个仇,自然要报。

    当然了,邪剑并不是那种重感情的人,身边所有人在他的眼中都是提升修为的工具,包裹他的弟弟,不然当初就不会吃掉自己亲弟弟的遗体。

    不过,邪剑也并不是那种鲁莽的人,目光从星无憾的身上扫过,而后心中的杀意收敛了不少。

    他很清楚星无憾的修为,有一位准神在易辰的身边,自己要是闹起来的话,肯定不是对手。

    “咻!”邪剑并未多说什么,双手立刻掐动法诀,魂力顺着他的经脉涌出。

    “凝!”喝声响起,邪剑结印朝前方击出,魂力疯狂的在前方凝聚成一道虚影,正是远古血冥兽王的模样。

    “易辰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远古血冥兽王率先笑了起来,此番跟易辰说话的语气,也是颇为的客气。

    “找我有什么事?”易辰不紧不慢的回应,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态而缓和多少。

    对方可是拥有神王境修为的远古凶兽,不管态再怎么好,都得提放着才行。

    “炎族准备开发神迹,里面有什么东西,相信你已经知道了吧?”远古血冥兽王的语气沉了下来。

    “知道一些。”易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天巫火神的话,他也不知道神迹里面的事情。

    里面有他非常渴望得到的元武精魄,当初远古血冥兽王曾经以此来找过他,目的就是想要跟易辰合作,将它从北冥岛里面释放出来。

    现在,易辰总算知道它为什么那么着急来找自己,元武精魄在什么地方易辰已经知晓,等于说,自己失去了跟易辰合作的筹码,为了快点从北冥岛里面出来,远古血冥兽王必须放下架来找易辰。

    能够开启法阵的至宝就在易辰的手中,它就算不想放下架都难。

    “没有任何人比我更清楚神迹里面的情况,若是咱们合作的话,我可以帮你拿到元武精魄!”远古血冥兽王用其诱惑的语气道。

    根据易辰得来的消息,远古血冥兽王就是从神迹里出来的强者,它对神迹自然是非常的了解,若真的肯帮忙的话,得到元武精魄的几率非常大。

    “我看,咱们应该没有什么可以聊的了。”便在这个时候,安若说出这番话来,显然是直接替易辰拒绝了远古北冥兽王。

    “神域圣女。”这个时候,远古北冥兽王的目光放到安若的身上,意外道:“没想到你也在这里,神域一脉落得这般田地,真是可惜。”

    “当年若不是你从中搅合,神域一脉又岂会落得这般田地?”安若并未给它好脸色,甚至还带着敌意,显然远古北冥兽王跟神域山脉有着深的渊源。

    “我也只是顺势而为,形势所迫。”远古北冥兽王笑了笑,道:“神迹里的那个家伙,只有我才能压得住他,若是不跟我合作,你们不要说得到元武精魄,能够活着出来,都很难说。”

    看来神迹里面真的还有更加强大的魔兽,从远古血冥兽王的话中,易辰做出这样的判断。

    只是,这些完全在他原来的料想当中,有一头神境的魔兽,肯定还会有其他神境的魔兽。

    原来的话只能算是判断,如今算是在远古血冥兽王这里得到了证实,易辰心中凝重,看来这番进去神迹,所要面临的危险将会是难以想象的。

    “跟我易辰合作,最重要的是诚意,可惜,从你们以前的所作所为,我看不出有半点诚意,你们还是找别人吧。”易辰摆了摆手,非常直接的拒绝。

    这一刻,原本模样看起来非常客气的远古血冥兽王脸色微微沉了下来,身为神境的魔兽,曾经可以说是一兽之上,万万兽之下。

    易辰这样的修为在他的眼中,就好像蝼蚁一般不值一提,自己却对他低声下气,最后还被无情的拒绝,这让他大感丢脸。

    “敢这样直接拒绝我北冥兽王的人可不多。”两道血色光芒从远古血冥兽王的眸间闪过,道。

    “那我应该可以算是一个。”易辰丝毫不畏惧,双目跟远古血冥兽王对视着。

    场上的气氛在此刻降成了冰点,远古血冥兽王跟易辰对视了一会,反而笑道:“好好好,我北冥兽王果然没有看错人,有志气。”

    “多谢夸奖,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告辞了。”易辰不想在这里逗留,准身准备离开。

    “若是不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到最后,换来的只有后悔,相信我,你这个决定,将会让你后悔终生。”远古北冥兽王冷冷道。

    “多谢你的提醒,只可惜咱们不是一人。”易辰却是笑了起来,留下这句话便和安若他们朝远处飞去,只留下满脸阴沉的远古北冥兽王。

    一缕浓郁的杀意,在远古北冥兽王四周弥漫,那一片的空间都扭曲起来,那只是远古北冥兽王的一道虚影,可杀意依旧是阴寒无比,让人胆寒。

    “我说过他不会跟你合作,现在你相信了吧?”邪剑笑了起来,道:“北冥兽王,你能够靠得住的只有我,邪剑!只要你不断的让我变强,将来我一定会有办法将你弄出来。

    远古血冥兽王并未理会邪剑,直到易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眼皮底下,方才冷声道:“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若是神迹开启,那个家伙出来的话,对咱们非常的不利。”

    邪剑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家伙是谁,可远古北冥兽王提到那个人的时候,语气非常的沉重,显然对方是一位远古北冥兽王不得不重视的对手。

    能够被他视为对手的可不多,邪剑非常清楚对方的含量,他能否更快的成长,完全要靠远古血冥兽王,他可不想自己的靠山出什么意外。

    “现在有什么办法?”邪剑询问道。

    “此番他们前去神迹,对于咱们来说倒是个非常不错的机会,你也跟着过去,若是有机会的话,便将至宝夺来,若是没有机会,便想办法夺取元武精魄。”远古血冥兽王非常的聪明,吩咐道。

    “如果只有他们一伙人的话,我倒是有五成把握弄到手,可是你知道,这趟进入神迹的还有炎族的人,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古族参与,这项任务可是非常的艰巨。”邪剑笑了笑道。

    “只要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好处自然少不了你,我北冥兽王向来是说到做到。”远古北冥兽王知道邪剑想要什么,道。

    “希望你说话算话。不过,想要从虎口夺食可不容易。他们人多势众,况且还有其他古族的人,我形单影只,一个人力量薄弱,恐怕做不了什么。”邪剑耸了耸肩,他很自负,但也很有自知之明。

    “神迹里有我以前的手下,只要带着我的气息,便能够传唤它们为你所用,数量虽然不多,但在神迹当中,对付他们足够了。”远古血冥兽王道。

    邪剑倒是非常的意外,没想到远古北冥兽王还有这一,当即点了点头,而后一挥手,远古北冥兽王的头像立刻消失在前方,只是留下他一个人漂浮在虚空中。

    “说到做到?”半响之后,邪剑漠然冷笑起来,道:“我邪剑从来都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我自己。”

    。。。。

    “看来远古北冥兽王也非常看重神迹,咱们进去的话得小心点才行。”

    四周已经没有了邪剑和远古北冥兽王的魂力波动,易辰一众人已经走远,龙仆率先提醒道。

    一个对自己那么重要的东西在别人的身上,如果是易辰的话,他也会经常惦记着那件东西,不会放过任何得到他的机会。

    “只要远古北冥兽王出不来,对于咱们来说就没有任何的威胁。”易辰摸了摸下巴,道:“不过还是得小心他们才行。”

    不知道为何,易辰心中有一种预感,此番进去神迹,远古血冥兽王恐怕会给他带来大的麻烦。

    易辰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当初正是因为这直觉,帮助他摆脱了不少的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