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炎族第一帝才

    帝,在古族里面可是极高的称号,不是一般的成员能够称之为帝,那也是一个禁忌的名号,那个人必然是非常的不简单。

    “恩?”藏身在黑色漩涡当中的人有些惊异,可以感觉到他的注意力已经放到声音传来的方向,很显然,他知道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是谁。

    “蓬!”没有丝毫的犹豫,强横可怕的能量疯狂的从黑色的漩涡当中冲了出来,他所攻击的方向,正是炎帝所在的方向。

    非常的可怕,释放出攻击的那个人似乎知道炎帝的实力,他此番发出的攻击,比刚才攻击炎无言的时候还要强横。

    在场的修者们脸上都浮现出骇然之色,那股极度恐怖的波动,在他们的眼中看来极度的可怕,要是自己去面对那股能量的话,肯定会在瞬间被碾成肉泥。

    易辰的双眼也眯成锋芒状,从那股气息来看的话,出手之人的修为是一位准神,只是,他的修为要比炎无言高出一些。

    炎帝所在的位置却是没有丝毫的动静,等到那股能量靠近的时候,前方的空间便开始扭曲起来,正有一股诡异的能量在操控着那一片空间,强横的吸力从中渗透出来。

    传送阵中的那个人释放出来的魂力,此刻受到了吸力的影响,竟然不受控制,直接被吸入了黑色的漩涡当中。

    出手之人对他使用出这样的手段,自然是非常的吃惊,此刻想要努力的夺回魂力的控制权,却发现自己的魂力已经被牢牢的吸住,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抽回来。

    “还给你!”那道极其霸道的声音再度响起,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那一片空间颤抖了下,那个人释放出来的魂力,反过来朝传送阵冲击而去。

    “哼!”隐藏在传送阵之人非常的吃惊,没想到炎帝竟然能反过来控制自己的攻击,一道道恐怖如龙般的魂力从传送漩涡当中汹涌而出,在传送漩涡前方凝聚。

    “轰!”撞击声在虚空中回荡,强者之间的战斗,所散发出来的威势极其的恐怖,在场的所有的修者都受到了影响。

    特别是一些站在前方的修者,直接就被震飞出去,就算是距离得比较远的修者,都被震住了内伤,场上狂风大作,看起来就好像是末日一般。

    易辰他们距离战场很近,那样的威势对他们造不成丝毫的影响,只是为了不被发现,一众人偷偷往后面撤开。

    隐藏在传送阵当中的那个人似乎并不想起太大的冲突,直接收敛自己的气息,传送漩涡也逐渐的缩小,最终消散在空气中。

    炎帝所在的位置也是非常的平静,似乎并没有打算追击,双方间都非常的有默契,强者之间的战斗都非常的谨慎,也非常的可怕,胜负即是生死。

    “戒严,修复法阵!”炎无言脸色凝重,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便往营地深处飞去。

    一众炎族的成员不敢怠慢,四周有着一群虎视眈眈的修者,虽然不放在眼里,但要是发生动乱的话,还是会带来不小的麻烦。

    “那个人出手,倒是帮了咱们不少忙,不然的话咱们的行踪分分钟都有可能暴露。”星无憾笑了起来,道。

    刚才易辰控制法阵攻击,已经惊动了炎族的人,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排查周围的修者,在众目睽睽下,易辰他们都无法离开,隐匿气息的他们,若是释放出气息的话,便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那样的情况还是比较惊险的,还好那位神秘强者的出现,帮了易辰他们不小的忙,炎族的人都以为刚才是那位神秘强者布下法阵攻击,倒也没有继续排查。

    “斗鸣,那个炎帝是炎族的什么人?”易辰直接开口询问,他对那个炎帝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刚才那位神秘强者,在修为方面比炎无言还要强,可他释放出来的攻击,非但没有攻击到他,反而还被拦截了下来。

    “炎帝?”一提到这个名字,炎斗鸣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凝重起来,道:“炎族第一天才,被成为千古第一帝才,还未成年便已经被神王指定为未来接班人。”

    天才这些还是一个称号,只要稍微优秀一些,就会被冠以天才的名号,可接班人的身份,便让人感到非常的震撼。

    炎族可不是一般的家族,能够成为接班人的都是亿里挑一,经过重重考验,方才能挑选出一位合格的接班人。

    身为炎族的族长,自然不是那种鲁莽的人,在一位天才还未成年的时候,便指定他未来的接班人,这点可以说明,那个人真的非常的有实力和天赋,年纪轻轻便得到这样的承认,可并不容易。

    易辰点了点头,从刚才他出手也可以看出来,他的确非常的厉害,修为恐怕已经接近神的境界。

    “我倒是忘了,那些古族里面,还有一些从未露面过的天才。”易辰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笑容,此刻他的心情,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懂。

    对手,他渴望的是对手,淋漓尽致的战斗,从刚才炎帝出手就能够看出来,他非常的强大,是一位充满了未知的对手。

    他是炎族的人,同样还是一位极其恐怖的天才,这样的人正是易辰所需要的对手,若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好好好的战上一场,分出胜负。

    天才之间便是如此,谁都非常的自负,谁都非常的好战,不管如何都会决出胜负。

    当然,炎帝是炎族的天才,跟易辰站在对立面,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一场战斗,彼此间只能成为敌人。

    “他同样也是我要超越的目标。”炎斗鸣同样是拳头紧握,双目紧紧的盯着炎帝方才所在的位置。

    只要是炎族的年轻一辈,没有人不渴望超越炎帝,炎斗鸣同样也是如此,那是他多年想要超越的目标,只是后者所站在的位置太高了,高到他只能仰视的位置。

    “你的修炼天赋并不差,只是没有足够的资源,努力修炼的话,有机会超越他。”易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炎斗鸣只是默默点头,他知道自己的斤两,道:“若是碰上炎帝的话,小心一点,虽然我没有跟他交过手,但从家族那些先辈对他的赞誉,可以知道他的实力。”

    对于自己的实力,易辰非常的自信,只是还没有自信到盲目的地步,出来一位如此强劲的对手,他自然会小心谨慎。

    “炎族的人就这么点水平?这样都没有发现法阵是你所布下的?”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非常熟悉的声音,从易辰等人的脑海当中响起。

    “邪剑!”易辰立刻从声音判断出来人的身份,转头朝东面位置看去。

    一道身影正漂浮在远处,用冷冷的目光看着易辰等人,显然他使用变幻之术改变了自己的容貌。

    气息隐匿得非常到位,如果不是他使用传音,易辰他们也发现不了邪剑。

    “竟然能够辨认出咱们的气息,他是怎么做到的?”炎斗鸣的脸色凝重起来,被人知道了身份可不是一个小消息。

    “恐怕,从一开始的时候,便已经被他盯上。”易辰笑了笑,倒是非常的镇定。

    其实,易辰心中倒是有些惊讶,很显然,一开始的时候邪剑就跟着他们一群人,惊讶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感应到他的存在。

    “这里有这么多修者,还有炎族的人,你说,将你的身份暴露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邪剑冷冷一笑,继续使用传音道。

    这一刻,星无憾和龙仆两人同时紧握起拳头,目光都聚集在邪剑的身上,一缕杀意在他们的心中弥漫。

    若是身份暴露的话,将会带来一场灾难,星无憾他们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必要的时候,肯定会第一时间将邪剑干掉。

    易辰只是摆了摆手,道:“相信我,只要你一开口,下一秒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看来你并不是不怕死,龙渊狂魔,其实也不过如此。”邪剑的话中带着一丝鄙夷。

    “咱们还没有熟到可以让我浪费大把时间陪你聊天的地步,找我有什么事,直说。”易辰耸肩道。

    “跟我来。”邪剑一甩手,转身朝前方飞去。

    “那个邪剑狡猾多端,跟上去,怕是会做出不利于咱们的事情。”龙仆道。

    “只要远古血冥兽王没出来,他对咱们构不成威胁。”易辰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便跟了上去。

    龙仆他们相互间对视了眼,同样没有在原地逗留,飞速跟上。

    半个时辰后,邪剑停留在一块大石头上,此刻已经离神迹有很长一段距离,并不用担心被炎族的人发现。

    “没想到你还真的敢跟来,难道不怕我在这里设下陷阱杀了你?”邪剑桀桀冷笑道。

    “陷阱?”易辰一摆手,道:“火域的环境特殊,底下燃烧的火焰,并不适合远古血冥兽生存,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要杀你,有何难?”

    邪剑的脸色一沉,那句话易辰说得轻描淡写,那种气势跟以往完全不同。

    “哼,若不是它需要你,我一早便杀了你!”邪剑声音更加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