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齐聚神迹

    “这倒是,只是想要说服洪荒古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炎斗鸣立刻摇头,道:“各族都在自保,炎族不找他们麻烦,他们都烧香拜佛了,哪里会趟这趟浑水。”

    易辰也从来都没有考虑到洪荒古族的人,他跟洪荒古族之间虽然有些交情,但还没有熟到可以让对方冒着危险来帮忙的地步。

    当初洪荒古族肯帮忙守护圣灵族,将万魔巢的人击退,完全是因为易辰知道洪荒神王的消息,加上万魔巢对洪荒古族构不成什么威胁,都是有条件的交换。

    如今,洪荒神王已经被接回到洪荒古族,在没有任何条件可以交换的情况下,他们肯定不会出手帮忙。

    “这些还是得自己想办法,咱们先去神迹那边再说。”

    易辰现在更想知道神迹那边是什么情况,一众人并未在这里浪费时间,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之后,快速朝神迹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前来火域的修者数量非常多,陆续还有不少修者听闻神迹的消息,匆匆赶了过来,因此,一上易辰一众人碰到了很多人族修者。

    为了掩人耳目,不被其他人发现,易辰他们并未单独行走,而是跟那些修者走在一起。

    距离神迹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空气中渐渐弥漫起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非常的诡异,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记得上次前来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气息,非常的陌生,易辰沉思道:“莫非是神迹里面发出来的气息?”

    “是神迹里面的气息。”龙仆仔细感应了下,点了点头,道:“看来神迹很快就要被打开了。”

    易辰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多说话,心中自然是非常的凝重。

    炎族的人目的是为了得到元武精魄,它对炎族族长非常的重要,只要能够顺利吸收,便能够彻底恢复。

    易辰绝对不能让他们得到元武精魄,道理非常的简单,炎族神王恢复,对他们非常的不利,依照他们的现在的实力,完全不是神王的对手,会被非常轻松的抹杀掉。

    还有便是为了猴,留给易辰的时间已经不多,要是不能得到元武精魄的话,得到猴的将会是死亡,不管怎么样都要将元武精魄拿到手。

    半天的赶,易辰等人终于来到了神迹所在的位置,这里已经聚集了无数的修者,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身影。

    十数万修者聚集在这里,并且能够来到这里的修者,都是修者中的佼佼者,一同散发出来的气息非常的强烈,火域中的火焰都被强烈的魂力气压推开。

    当然,这并不是最终修者的数量,漂浮在高空中环顾四周,便能够发现,还有修者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易辰回头朝神迹所在的位置看去,那边看不出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原来的景物,看不到半个炎族成员的身影。

    “不是说这里有神迹吗?怎么什么都见不到?”

    有一些后来的修者见到这样的场景之后感到非常的疑惑,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那边有一股非常特殊的气息,说不定真的有神迹,我过去看看。”一位年轻的修者从人群当中飞了出来,看来是想要过去试探下。

    “最好不要过去,你没有看到那附近有不少修者的尸体吗?”不过他被一些修者拦截了下来。

    在四周的确有不少修者的尸体,他们都想要过去观察,只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杀害。

    “咕噜。”原先准备过去的修者吞咽了下口水,那些尸体当中,有不少是洪荒境的修者,那样的强者都被杀掉,更不要说他这种修者更低的修者。

    “是什么东西出的手?”一些后来的修者非常的疑惑,他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也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生价值观不一样,追求喜好各不同,追求其中一种生活方式到致,会让人很累。前者的生活过久了,偶尔会羡慕后者,后者的平淡久了,会羡慕前者。每个人都有一颗蠢蠢欲动,不甘于平淡,又追寻平凡的心。若是让我选,两样都来,反正最后都要死,有生之年必须爽。

    炎族布下的阵法非常强,一般修者要是靠近的话,会在瞬间就碾杀,就算是易辰也不敢轻易的靠近,更不要说是那些普通修者。

    他们也都不知道那边究竟有什么东西,一群人都在外面等待,只是渐渐的都有些不耐烦,修者大多数都是没有什么耐心的人,对至宝的渴望有时候会让他们失去等待的耐性。

    “看来咱们得做点什么才行。”易辰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若是修者不知道里面的情况,炎族人只要不出来就不会有影响,易辰自然不可能让他们舒服下去。

    一个转身,易辰悄悄朝远处飞去,炎斗鸣他们都不知道易辰想要干什么,但是为了不不引起那些修者的注意,他们都没有跟上来。

    找到一处无人的地方,易辰将纹器和纹盘都拿了出来,调动魂力注入其中,而后便开始刻画起来。

    “主人难道是想要直接将他们的阵法给破掉?”小魔兽从丹田当中飞出来,询问道。

    易辰点了点头,如果没有阵法保护的话,便能够看到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的话修者的情绪更加的难以控制,场面会更加的混乱。

    一道道纹在易辰的刻画下,在纹盘上面形成,而后在易辰的控制下不断的在地面凝聚,散发出非常强烈的威势。

    布下一个阵法对于易辰来说并不算什么,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半个时辰后便大功告成。

    一挥手,自己布下的阵法全部都隐藏在地底下,易辰再转头返回到炎族所在的位置。

    “易辰兄是要出手了吗?现在出手的话,若是被发现对咱们很不利。”炎斗鸣很了解他,有些担心道。

    “放心,他们没有那么容易发现。”易辰非常自信的笑了笑,调动一股魂力,在右脚上凝聚。

    “啪!”轻轻一踏地面,一股无形的能量以易辰为中心,朝四周扩散开来,魂力的波动非常的微弱,并且还是隐藏在地底下,其他人根本就感应不到。

    “轰!”不多时,刚才易辰外出布下阵法的位置,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声响,格外的嘹亮,这边所有的修者都能够听得到。

    “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在这个非常敏感的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注意,一众修者纷纷朝声响传来的方向看去。

    “咻!”一道刺眼的金光从那边闪烁而起,以快的速朝这边冲了过来,呼呼的风啸声格外的刺耳。

    一众修者都非常的惊讶,同时也是非常的凝重,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只有小心点的防备。

    只是那股能量并不是冲着他们而来,而是直接朝传闻中神迹所在的方向冲去,那东西正是刚才易辰所刻画出来的阵纹。

    “轰!”原本那个位置非常的空旷,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可那股能量快要穿过去的时候,却突然间好想撞击到了什么东西,被拦截了下来。

    在一众修者的注视下,前方的虚空渐渐有一道道纹浮现,形成了好像玻璃一般的东西,挡住了那道能量的去。

    透过那个浮现出来的阵纹,可以见到里面的景色,正有一排排的帐篷,还有来来往往,穿着着统一服装的修者。

    “快看啊!里面竟然有人!”在场的修者都看到了里面的景色,他们都非常的惊讶。

    “原来咱们所见到的全部都是阵法凝聚出来的虚影!将那些靠近的修者杀掉,应该是他们做的!”

    此刻他们总算恍然,同时也是非常的兴奋,传闻应该没有错!能够让人花费这么多的心思布下这么庞大的阵法,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除了兴奋之外,他们的心情也是非常的凝重,因为,那些人身穿的服装他们都不陌生,正是炎族的服饰,那些全部都是炎族人。

    炎族,六大古族之一啊!不是他们所能够对抗的,就算真的有神迹,他们恐怕都讨不到什么好处。

    只是,他们并未退怯,有时候就算没有任何的优势,他们也都会在心里安慰自己,灾难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此刻,他们也都非常的疑惑,刚才有人敢攻击炎族的营地,他们都是很吃惊的,连炎族都敢得罪,那个人究竟是谁?

    “不知死活!”一道冷哼声从营地当中响起,显然控制阵法的那个炎族人非常的恼怒,竟然有人敢冲击他们的法阵,实在是活腻了。

    “蓬!”便在这一瞬间,整个阵法开始运转起来,一道道能量中间位置凝聚,而后带着凛冽的劲风朝易辰凝聚出来的阵法冲击而去。

    “有意思。”易辰的脸上浮现出笑容,指尖轻轻一点,自己凝聚出来的阵法立刻腾空而起,凝聚成一个护盾,跟那股能量撞击在一起。

    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猛烈的撞击并未给易辰凝聚的阵法带来丝毫的伤害。

    (ps:最近累得不行,一直都在熬夜,几乎每天都熬到3-4点钟,几个月来都快累垮了,前天铁手在调整睡眠,导致疲劳,实在没法更新,接下来会继续调整,更新不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