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木域神使,君无心!

    六族的传承到底是什么东西,易辰并不清楚,可是,从天巫火神的话来看,应该是非常强大的传承才对,若是能够开启的话,绝对是一件好事!

    龙仆和安若两人相互间对视了眼,均是没有回应,从他们的目光当中可以看出沉重和黯然。

    “怎么,难道天地神书没有办法开启六族的传承吗?”见到他们那副模样,易辰感到非常的不解。

    “拥有天地神书,的确能够开启六族的传承没有错。”天巫火神笑了笑,道:“但拥有天地神书还远远不够,开启的条件可谓是非常的苛刻。”

    “哦?究竟需要什么条件?”易辰倒是非常想要知道,炎斗鸣同样也是如此,身为炎族的人,一直听说炎族的传承,从祖辈的口口相传中,知道传承对古族是多么的重要。

    天巫火神只是笑了笑,并未明面上回答易辰,而是转头朝安若看去,道:“是否要开启六族传承,决定权在你们神域一脉上,需要什么条件,相信你们都很清楚。”

    “神域山脉?到底是什么样的条件?”别人越是不说,易辰越是想要知道,转头朝安若看去。

    “那是神域最高的秘辛,不能透露,特别是一个外人。”安若哼了一声,没有理会易辰,转头朝别处看去。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烦,我家主人怎么招惹你了?信不信本魔兽收拾你一顿?”小魔兽大叫一声,没好气的看着安若。

    “小魔兽。”易辰招了招手,心中对安若一直有愧,可能当初在龙渊大陆的时候,那件事情对安若的伤害太大了吧,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能够突然接受一个男人。

    即便,当初错并不在易辰的身上,而是那一颗灵石,但在易辰看来,依旧是自己的不对,不管安若对他多么的冷淡,他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负责到底。

    天巫火神看了看安若,又看了看易辰两人,笑着道:“有些事情强求不得,命里有,终究有,命里无,到底无,圣女,有些事情相信不需要我提醒你,当断则断。”

    “多谢火神提醒,安若知道该怎么做。”安若鞠了一躬,眼睛当中闪过抉择的痛苦,道:“前辈,咱们还是先谈正事要紧。”

    “正事?”天巫火神转头朝山谷入口看去,道:“我有一位老朋友快到了,让我先接一个客人,到时候再谈那些事情。”

    “客人?”易辰心中吃惊,同时也在猜测天巫火神口中所谓的客人到底是谁,像他这样的超级强者,他的朋友修为肯定也是一位恐怖的强者才对。

    “天巫老鬼,本座已到,还不快点打开传送之门,莫非要本座硬闯不成?”忽然间,山谷外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吼叫声。

    易辰心神一颤,脑海颤抖了下,当即有一股头疼欲裂的感觉。

    “好可怕,一道吼声便差点让我的心神失守。”炎斗鸣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均是用双手捂住了耳朵,一副痛苦的模样。

    “来着到底是谁!”易辰更加的好奇,他感觉,对方的修为肯定不在天巫火神之下。

    “这么多年了,还是改不了嗓门大的臭毛病。”天巫火神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同时掐动一个法诀,四周的阵纹同时涌现出来,喝道:“开!”

    山谷前方闪烁起一道刺眼的光芒,随机一道身穿着青色长衫的身影飞了进来,他戴着一顶白色斗笠,正中间位置有一个由魔兽图案扭曲形成的木字。

    “难道是木域神使——君无心!”一见到他那副打扮,龙仆立刻猜测道。

    “木域神使?”所谓的五大神使,易辰还是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见到,仔细观察前方那个人,易辰同时释放出一缕气息朝他笼罩而去,想要感应他的修为。

    “嗡!”自己的气息刚刚靠近那个人,突然间,易辰感觉自己的气息,好像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拍了下。

    易辰心中冷哼一声,同时往后面退出一段距离,同时收回自己的气息,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

    “好可怕,刚才都感应不出他是怎么出手。”冷汗,从易辰的额头上渗出,用凝重的目光看着前方之人,他感觉,刚才对方要是出手重一点的话,自己恐怕会直接被杀掉。

    “小家伙,这样可不礼貌,就当是一个小小的教训。”笑声从前方传来,嗓门巨大,四周的天地都在颤抖,炎斗鸣他们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君无心,没有看到老夫这里有客人?真受不了你这大嗓门。”天巫火神使劲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不满道。

    “你这老家伙终日不出门,怎么还会有客人,这倒是稀奇得很。”君无心嘿嘿笑了起来,目光方才转移到龙仆他们的身上。

    “晚辈见过木域神使。”龙仆立刻上前,似乎对君无心这个人并不陌生,上前行了一礼。

    “神域的气息,你是神域山脉的人。”君无心倒是很惊讶,而后又从炎斗鸣他们的身上扫过,道:“有点意思,炎族的小家伙,还有星辰月族的小家伙。”

    那个所谓的星辰月族小家伙,说的自然是星无憾,一大把年纪,竟然被人叫成小家伙,怎么听都别扭。

    “晚辈星无憾,见过神使。”可星无憾他却没有丝毫的意见,一抱拳,鞠了一躬。

    “你们来这里,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多少年了,有多少年没有见到六族的人了。”君无心嘿嘿笑了笑,随后便将目光锁定在易辰的身上。

    “这。”不一会,君无心似乎非常的吃惊,转头朝天巫火神看去,道:“这怎么可能,那熟悉的气息到底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他?”

    “你再仔细感应一下,便会发现有些不同。”天巫火神似乎对易辰非常的了解,道。

    “果然有不同之处,他的身上还有天玄族的气息,还有一缕貌似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族气息。”君无心又仔细打量了下易辰,但依旧是一副不解的模样,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母亲是天玄族的人,我父亲是普通的修者世家子弟。”易辰倒是没有隐瞒,同时也疑惑道:“莫非我的身上还有第三股比较特殊的气息?”

    “有吗?我怎么感觉易辰兄的身上只有一缕气息而已。”炎斗鸣投来疑惑的目光,他的感应又有些不同,同时也询问道:“星无憾前辈,您的感应是不是跟我一样?”

    星无憾释放出魂力,直接将易辰笼罩住,非常仔细的感应起来,半响后,摇了摇头道:“我同样也只是感应到一缕气息而已。”

    这一刻,易辰等人都疑惑的看着君无心两人,心中倒也是非常的吃惊,如果自己的身上真的有三股气息,而身边的人都没有办法感应到,只能说明神使的恐怖。

    “你们感应不出来也很正常,等你们的实力到了某个程度,也能够做到。”天巫火神摆了摆手,并没有在那个问题上做多解释,道:“君老头,在阴阳河那边有没有发现?”

    “跟你所感应到的一样,当我过去查看的时候,果然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一刻,君无心他的目光凝重起来。

    “无心前辈发现了什么东西?”易辰隐隐觉得,君无心他所发现的东西,对易辰他们来说也是息息相关的,甚至有可能是大事。

    “阴阳封印出现了裂痕。”君无心并未有丝毫的隐瞒,这句话,让易辰等人心神一颤。

    “怎么会这样,阴阳两个位面,完全靠着那个阴阳封印,按照先辈们推测,最起码要再过百来年,传送通道才会打开。”星无憾立刻说道。

    易辰此刻也凝重起来,身为魔鉴师的他非常了解阵法,若是阵法出现裂痕的话,说明阵法的能量已经快要到尽头,这样的话,阴阳位面肯定会在这段时间内打开。

    “这可就麻烦了,六族现在还处于混乱当中,自从阴阳位面封印之后,各族之间的争斗又损失了不少强者,若是在这个时候阴阳位面被打开,将会是一场灾难。”星无憾非常的激动,拳头紧握道。

    “你们也不要那么悲观,先让君老头将话讲完。”天巫火神倒是非常的镇定,只是摆了摆手,似乎这样的事情还无法撼动他的内心。

    “不过,我发现,那些出现的裂痕并不是阵法能量枯竭而出现的裂痕。”君无心摸了摸下巴,道。

    “阵法只有在能量枯竭的时候才会这样,为什么现在能量还没有枯竭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形?”炎斗鸣很不解,转头询问易辰:“易辰兄也是修炼魔鉴术的,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易辰默默的点了点头,道:“如果阵法的能量还很充盈,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有人用蛮横的手段,冲击阴阳封印阵。”

    “难道真的是阴位面的人在冲击法阵?那个阴阳法阵能量很恐怖,就算集结阴位面所有的强者都无法破开啊!”炎斗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