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天巫火神,熟人?

    “说来也奇怪,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逸枫摇了摇头,被易辰这么一说,他感觉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张清思索了下,道:“自从我师尊去世后,圣灵周子一直想要拉拢我们,提升他们的影响力,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对我们动手,那样对他们没有好处。”

    “这其中一定有原因,难不成圣灵族和炎族之间有不见得人的勾当?还是圣灵周子临时起意对咱们动手?”逸枫道。

    “炎族当年对圣灵族出手,给他们带来非常惨重的损失,他们应该不可能合作才对。”小魔兽道。

    “不能妄下这样的结论,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易辰眉头微微一皱,道:“若是圣灵族跟炎族真的有勾当的话,情况对咱们来说将会更加的不妙。”

    “有些事情不得不堤防,张清,你们在明处,需要更加的小心。”星无憾道。

    “放心。”张清点了点头,道:“相信圣灵族的人很快就会回来,咱们得赶紧离开。”

    “不要露出破绽,等到鬼谷前辈恢复出关的时候,事情就好办多了。”易辰提醒道。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这次是不小心让他们有机可乘,圣灵周子他们想要对我动手的话,可没有那么的容易。”张清一抱拳,道:“我和逸枫先走一步了。”

    “保重。”易辰双手一抱拳,他自然不想让张清他们冒险,现在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

    “逸枫,咱们走。”张清收回魂器,和逸枫两人转头朝东面位置飞去。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就知道那个圣灵周子有问题。”小魔兽哼了一声,道。

    因为南炎的关系,易辰他们刚开始的时候,跟圣灵族合作得非常的愉快,直到圣灵周子出现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味

    “如果圣灵周子跟炎族有牵扯不清的关系,圣灵族的处境将会非常的不妙。”龙仆道:“可惜,南炎门主在炎族没有话语权,那些圣灵族的成员估计也不知道内情。”

    “现在只是怀疑,圣灵周子跟炎族有没有合作,咱们先别妄作定论。”易辰摆了摆手,道:“连炎族都那么看重的神迹,咱们不能错过。”

    “想办法混进神迹应该不错!”小魔兽搓了搓手,非常的兴奋,道。

    “不妥。”漂浮在远处的安若终于开口说话了,道:“若是想要混进去的话,太难了,不一定会成功。”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麻烦?”小魔兽没好气的回了一声,它对安若似乎带有很大的偏见,道:“给我说说你有什么样的建议?”

    其实这也不怪小魔兽,它一直跟随着易辰,自然知道安若跟易辰之间的事情,她对易辰态度非常的冷淡,导致小魔兽对安若非常的不满。

    “小魔兽。”易辰咳嗽了一声,现在他跟安若的关系的确非常的尴尬,摆了摆手,道:“安若你有什么建议?”

    “咱们应该先找天巫火神,希望他能够给予我们一些帮助,否则凭借咱们的实力,就算混进去,也难以保证可以逃出来。”安若道。

    “天巫火神?他是谁?”易辰对这个名字非常的陌生,在安若的口中说出来,应该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人。

    “火域守护者,天巫火神,远古五大神使之一。”龙仆对那个人似乎很了解,道:“想要请动他帮忙,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五大神使?都是什么人?很强吗?”不得不说,易辰对这个世界了解实在太少了。

    “金木水火土五域神使,没有见识过他们的实力,你无法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大。”龙仆笑了笑,道。

    “在哪里能够找到他们?”既然龙仆都这么说,那位天巫火神实力应该非常强,若是有一位这样的强者帮助,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圣女,劳烦您了。”龙仆点了点头,而后便朝安若看去。

    “随我来。”安若并未犹豫,转头便朝南门位置飞去,易辰没有丝毫的犹豫,快速跟上。

    “主人,你说她的话可信吗?”小魔兽快速钻入易辰的丹田中,使用传音道:“什么五大神使,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龙仆不会欺骗咱们。”易辰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心中,他对安若绝对是信任的,而且非常的肯定,没有丝毫的怀疑。

    见到易辰这么说,小魔兽也只有摇头,道:“真是伤脑经,以前那么聪明的主人,怎么一见到那个女人就完全没有了脑子。”

    易辰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做多回答,飞速的速度提升了不少。

    越是往前方行进,火焰的温度也在不断的提升,炙热的能量扑面而来,雀跃的炙热能量让人难以抗住它的高温。

    易辰一众人停了下来,前方已经无处可走,只有熊熊燃烧的炙热火焰。

    普通火焰只有一种颜色,前方的火焰却是有七中颜色,层层热浪扑面而来,每一种颜色的火焰温度都不同,最深一层的紫色火焰怕是随便能将一位强者焚烧成虚无。

    “嗡!”岩浆之精颤抖了下,似乎是在警告易辰不要靠近,火焰的温度实在太过于恐怖。

    岩浆之精炙热的高温,曾经让许多修者都为止恐惧,如今易辰他们所见的温度,竟然比岩浆之精的能量更加的可怕。

    “天巫火神就在里面?”炎斗鸣开口询问,同时也摇头道:“如此可怕的火焰,恐怕咱们无法通过。”

    “不必。”安若一挥手,同时对前方的漫天火焰道:“神域山脉圣女前来拜访天巫火神。”

    清脆的声音在前方回荡,火域四周平静无比,并未有人回应。

    “神域山脉?”片刻,一道宛若惊雷般的声音,打破了四周的宁静,在火域四周回荡。

    “打扰了神使实在抱歉,只是现在有一事相求,不知道火神能否帮忙?”安若对着前方漫天的火焰一抱拳,道。

    “进来吧。”那道嘹亮的声音再度响起,前方的火焰开始翻滚起来,好像有一股无形的能量将它们朝两边推开,形成一条没有火焰的通道。

    易辰一众人没有停留,快速朝前方飞去,尽头处,正有一个巨型传送阵,没有逗留,一众人快速进入传送阵当中。

    眼前闪烁起一道刺眼的光芒,散去之后,易辰一众人便出现在一个幽静的山谷当中,一股极度浓郁的天地魂力扑面而来。

    “这地方?”易辰环顾了下四周的环境,脸上浮现出吃惊的神色。

    “易辰兄难道来过这里?”见到易辰一副惊讶的样子,炎斗鸣不解询问道。

    易辰点了点头,当初第一次来到火域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血池,当时便有一位强者强行将他拉入传送阵。

    而他所来的地方,就是这个地方,当时还有一位神秘强者在这里,正是他给了易辰荒级图鉴。

    “莫非你已经跟天巫火神见过面?”安若不解询问道。

    “也许是他。”易辰点了点头,在还没有见到人之前,还不能够百分百的确定就是他,飞身朝前方飞去。

    前方一颗参天巨树直通云层,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阵纹,一股滔天之势朝四周扩散开来。

    在那树下,有一间简陋的小竹屋,此刻正有一道苍老的身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与那天地相互间融合在一起,完全感应不出他有丝毫的生命气息。

    “果然是他。”易辰站在远处望着那道身影,那位老者,正是自己第一次进入火域时,所遇到的那位神秘强者,没想到他就是安若口中的天巫火神。

    老者已经感应到易辰一众人的到来,在此刻睁开双眼,两道犀利的目光在眸间闪过,刹那间,在他身前的空间都扭曲起来,那仅仅只是一个眼神。

    “年轻人,咱们又见面了。”老者回头看向易辰,犀利的目光似乎将易辰的内心都看穿了,给人极大的压力。

    “易辰见过前辈。”易辰双手一抱拳,道。

    那日一别,未曾想这么快便有缘再见,看来咱们真的特别有缘分。”天巫火神笑了笑,随后便看向安若,道:“神域山脉向来不与外界来往,圣女来我火域所为何事??”

    “外界情况,不知道前辈是否知晓?”安若开门见山道。

    “镇守火域,乃是我天巫火神的责任,我天巫火神只管镇守火域,外界之事与我无关。”天巫火神笑了笑,道。

    “六族之争,阳界无安宁之日,若是阴阳两界相同,阳界定遭大难。”安若倒是非常的聪明,先说明了现在的局势,还有将来需要面临的困难,这样的话,天巫火神说不定会出手帮忙。

    “镇守一方,方才是神使之责,六族之争乃是各族内部之事。”天巫火神摆了摆手,道:“神域山脉,乃是六族之首,平息六族之乱,乃是神域山脉本分之事,身为圣女有闲情来我火域,倒不如早日想出解决之法,岂不是更加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