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神迹消息

    逸枫快步走上前来,与易辰的拳头碰撞在一起,狼狈的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若是以前相见,彼此间定然会很高兴,此次气氛却是有些尴尬。

    逸枫的笑容也逐渐收敛,转头朝张清看去,后者的脸上带着浓重的杀意,死死的盯着易辰。

    “张清。”逸枫心中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快步走上前去似乎是想要劝劝他。

    “不用说了。”张清摆了摆手,道:“鬼谷是我师父,他遇难,我这个身为徒弟的,自然有义务为他报仇,情义不能两全。”

    易辰并不是张清,却能够清楚后者挣扎的痛苦,为自己的师父报仇,失去的将会是兄弟,若是不报仇,便愧对了鬼谷对他的栽培,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恐怕就算是易辰,也难以抉择。

    鬼谷没有死,这个消息告诉张清的话,便能够让他释怀,可那样做的话,恐怕会被其他人看出破绽来。

    “张清,你我兄弟一场,我不想对你动手。”易辰笑了笑,道。

    “我又何尝不是,奈何天意弄人。”张清仰头一声长叹,道:“这段时间,我也思考了很多事情,有些事,终究需要个了断。”

    张清身躯一震,整个人的气势宛若利刃一般迸溅而出,飞速腾空而起,手中的魂器指向易辰,道:“我早就希望能够与你一战,今日倒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张清,拳脚无眼,不要那么冲动。”逸枫着急劝解道。

    “逸枫,你在一旁看着,这是我跟他的个人恩怨。”张清咬牙道。

    见到兄弟之间的战斗,逸枫心情非常的复杂,一见到张清和易辰两人那副坚定的模样,只能往后面退开。

    “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不会手下留情。”易辰心神一动,准圣灵境强横的气息朝四周扩散开来。

    “我同样不会手下留情。”张清眼神中闪烁起锐利的锋芒,一道道纹路在他的魂器上面浮现,魂力不断的在魂器当中凝聚。

    他知道自己不是易辰的对手,后者可是一位真正的准圣灵境,魂力上面的储备比他多得多,只有倾尽全力发动一次攻击,他只有一次机会而已。

    “鬼谷秘技——天鬼魔像!”同时,张清咬破自己的手指头,一滴精血被挤出,滴在魂器上面。

    魂器发出一道轻吟声,而后一股庞大的能量从魂器当中冲出,凝聚出一个巨大的虚影,漂浮在张清的身后,滔天魔气朝四周弥漫开来。

    这一刻,张清他整个人的气息瞬间提升了数倍,易辰倒是没有想到,张清还有这么一手。

    鬼谷身为人族超级强者之一,肯定有独特的秘技,张清身为他的正统继承人,肯定有学到真正的本事。

    “洪级上等魂技——魔影灵动斩!”

    张清怒喝一声,身后的那道虚影同时发出了惊天咆哮声,手中的魂器飞速朝前方劈出。

    可怕的魂力汹涌而出,凝聚成一把巨剑,带着滔天的威势朝易辰的脑袋劈了过来,四周的空间都在颤抖。

    如此强横的攻击,倒是超出了易辰的意料,这一招足以秒杀同境界中的修者,张清的竟然还隐藏了这么强悍的杀技。

    一直以来,易辰都觉得自己对身边的人都很了解,一有危险都是他自己一马当先,尽可能用自己的力量帮助身边的人脱险。

    他倒是忘了,自己身边每一个人,都有着不俗的战力,修炼天赋自然也非常的强悍,只是在易辰的光芒笼罩下,黯淡无光罢了。

    “杀!”面对前方冲击而来的能量,易辰双拳紧握,魂力飞速在双拳间凝聚,魂力好像火焰一般熊熊燃烧。

    “轰!”凛冽的劲风刮起,易辰双拳带着可怕的气息迎了上去,跟张清的能量相互间撞击在一起,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

    身处在爆炸中心的张清,被霸道的力量退开出去,撞击在远处一块岩石上,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比。

    “张清你怎么样了?”逸枫紧张冲上前去,道。

    “咳咳。”张清剧烈的咳嗽,样子看起来无比的狼狈,并未回应,目光盯着易辰所在的位置。

    待到余波都散去之后,易辰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毫发无损!

    “为什么。”张清的目光中尽是不甘,道:“你当我是兄弟,为什么不倾尽全力,让我死个痛快?”

    “我易辰不会对自己的兄弟动手。”易辰心神一动,释放出来的魂力瞬间收敛,落在地面上。

    “这句话,你不觉得很讽刺吗?”张清苦涩一笑,看得出来,他刚才是一心求死,这样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道:“无力为恩师报仇,我张清愧对他老人家对我的培养。”

    说着,张清举起手中的魂器,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咻!”易辰立刻出手,一股魂力带着凛冽的劲风撞击在张清的魂器上,霸道的力量将那把魂器掀开。

    “看来,有些事情也应该告诉你。”易辰忍不住叹了口气,本来还想要继续隐瞒,见到张清那个样子,也知道不能再隐瞒下去了。

    突然间来这么一句话,张清和逸枫两人都有些奇怪,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易辰。

    “鬼谷前辈正在天府疗伤。”易辰直接使用传音交流,这样的话比较方便一些,也能够防止其他修者偷听,毕竟修者的听力极其的敏锐。

    事情其实也并不复杂,只是半刻中,便将前因后果告诉了张清。

    “这是真的?”听完了易辰的话,张清迷茫的眼神当中闪烁起神采,使用传音道。

    “为了不使这个消息泄露,给大家带来麻烦,所以我决定隐藏。”易辰点了点头,坚定道。

    “原来老师他还活着。”张清现在非常的兴奋,一扫之前的颓废。

    在内心深处,他对易辰非常的信任,就如同易辰对他的信任一般,他绝对不会怀疑易辰这句话的真假,如果是谎言的话,总有被拆穿的一天,易辰也没有必要用这样的话来骗他。

    “没想到圣灵族的人这么卑鄙,一边装好人,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倒易辰兄的身上,真可恶!”逸枫愤恨道。

    “他们的账,我迟早会跟他们算。”易辰漠然一笑,对圣灵周子他们出手,是迟早的事情。

    “抱歉易辰兄,让您受委屈了。”张清摇晃着站起身来,充满歉意道。

    “兄弟之间哪来的抱歉?我易辰似乎不是那种计较之人吧?”易辰笑了笑,道:“不过,有一点我需要说一下,咱们以后还是敌人。”

    张清是个聪明人,道:“只要我师父还未出关,我便会一直装下去,不会让任何人产生怀疑,咱们以后还是敌人。”

    “这样最好。”易辰点了点头,道:“因为这个事情,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招揽人族修者,圣灵周子他们倒是捡了不少的便宜。”

    按照易辰的计划,原本想要打动鬼谷,劝说他加入天府,凭借他的威望,招揽人族修者,后来被圣灵周子他们陷害,导致身败名裂,招人已经不可能了。

    “你在暗处做其他事情,明处的事情让我去做便成。”张清笑了笑,道:“凭借我师尊的威望,人族那边我倒是能够招收到不少人,等我师尊伤好之后,咱们再一起联手。”

    易辰点了点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道:“你们小心一些,圣灵周子对你们出手第一次,肯定还会有第二次。”

    “你放心,我们不会松懈,南炎门主也一直很照顾我们,方才是他派人给我们传信,只是我们撤退的时候慢了一步。”张清道。

    “要是被圣灵周子他们知道的话,南炎前辈他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小魔兽凝重道。

    “圣灵周子顾及到圣灵族大局,若是对南门出手,肯定会引起暴动,安全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易辰笑了笑,道:“我倒是有一个疑问,他们为何要追杀你们?”

    “我差点忘记跟你说了。”张清清了清嗓子,道:“我们的人发现了炎族人,并且不小心闯入了他们的根据地,发现那地方竟然有一个神迹!”

    “难道跟远古战场那些地方一样?”易辰询问道。

    “不一样,那个地方并未有远古战场的气息,而是远古时期便留下来的神迹,我师父当年也提及过,只是从未有人知道神迹具体位置。”张清的话中带着一丝兴奋。

    神迹啊!要是挖出来的话,说不定能够得到绝世神藏。

    “炎族的人,难怪他们这一次追杀咱们的时候并不积极,原来是这个原因。”易辰一众人总算释然,道:“这样来看的话,神迹所在的位置,便是咱们上次得到天地灵根的地方。”

    “易辰兄,你有什么打算?”张清询问道。

    “神迹那东西,想想都令人垂涎,有机会进入的话,说不定可以得到天大的机缘,我自然不会放过。”易辰笑了笑,道:“只是我现在有一事不明,为何你们发现了炎族的人,反倒是圣灵族的人来追杀你们?”

    (一更献上,铁手祝大家圣诞快乐,天天都有好心情!)